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蛇王选妃

VIP花泽冥和炎辰洛

蛇王选妃 龙熬雪 1987 2014-03-05 16:43:25

  “哈哈……我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穆诗诗这种女人,怎么会有……”花泽冥晃着脑袋,昏昏沉沉的说着。

穆诗诗,穆诗诗就是个怪胎!

怪胎,世上最大的怪胎,明明很是花痴,明明他从小便认得她,可为何忽然之间她会变得如此……为什么她会变得如此快?

不,不,或许不是她变得快,而是他太慢了,为何没有早些发现她的好……为什么没有早一点?

“穆诗诗,穆诗诗,呵呵,穆诗诗……对不起……”炎辰洛眼神迷离的笑着,笑声之中带着苦,穆诗诗,满脑子他都是穆诗诗的哪一张脸……

很多很多,笑容的,冰冷的,搞怪的……他的脑子被她占据,他想要清空,却始终清不空,忘不掉。

花泽冥似醉非醉转而爬上床,指着炎辰洛笑:“哈哈,穆诗诗,你干嘛如此在意那个女人,那个疯女人,那个花痴……哈哈,花痴,花痴!”

花痴,花痴,干嘛还要在意她!

“花痴……是花痴,可我就喜欢她,就喜欢她。”他朦胧的眼睛带着痛苦,伸手揪住花泽冥的衣服:“我喜欢她,怎么办?怎么办?”

“喜欢?喜欢?那个花痴疯子,霸道,每一样都让人讨厌,讨厌,讨厌!咦,讨厌,我干嘛还想着她?嗯,不想,不想……”他被揪的躺在床上。

一双似醉非醉的眼睛,闪动着光芒,为什么他总会想着她,为什么他会对她牵肠挂肚……他似乎,似乎有点喜欢她了,似乎只是似乎……

“穆诗诗,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好难受,好难受,穆诗诗,穆诗诗我喜欢你,喜欢你……”他脑袋呢喃着说着,身子渐渐的倒在床上。

口总呢喃不断,声音渐渐的消失。

花泽冥那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眼中此时清明一片,那里还有醉酒猛烈的样子。

他转头看着沉睡的炎辰洛,那句句的话语印在他的心中,他喜欢穆诗诗,他喜欢穆诗诗……从未想到他竟然会喜欢穆诗诗到这种地步。

想到穆诗诗对他的样子,他看在自己喜欢的人对他形同陌路,他该是如何的难受?

“这有是何苦呢,哎,你傻,我也傻。”他叹息一声,自问,哪个女人到底那里好?到底那里让他喜欢?

不知道从何时他开始对她改变,开始喜欢看她的一举一动,喜欢听她说话,哪怕是让他气愤的话语。

他没有离开帝都,就是想要跟着她,想要每天都见到她……

“穆诗诗你是个狠心的女人,狠心的女人,惹上那么多人……”他低声的说着,翻了一个身,抓起酒水再次喝了起来。

醉吧,这次他真的想醉了……

夜幕降临,风刮了起来,冰冷的夜晚寒风入骨。

穆诗诗和白慕绯回府,便见穆允布局着饭菜。

“爹,你让丫鬟做就好,你干嘛亲自动手。”穆诗诗走过去,挽住穆允的胳膊。

有丫鬟不使,白给她们工钱了。

穆允呵呵一笑:“好久没给诗诗做饭了,爹,诗诗都快忘记爹的手艺了吧。”

穆诗诗有些惊讶:“这一桌子饭菜都是爹做的?”

她想了想,隐约的记得爹给他布菜,应该是很多年了,她这涌入才记忆都看不清那是多大了,只知道一个不大点的小人。

“看,都忘了不是,爹的手艺可是最好的,只是这些年爹没好话的陪你……”穆允说着说着就扯到了这上面,脸上一脸的歉疚。

“爹,我记得,我记得,爹最拿手的便是红烧肉,诗诗可是最喜欢吃的。”穆诗诗忙安抚穆允,他最近这几天的情绪刚刚稳定,可不能再继续消沉了。

穆允闻言,脸上露出喜色:“对,对,来快做下,四王爷快坐下。”

“爹,你怎么还叫四王爷。”穆诗诗嘟囔着嘴巴。

“哦哦,是爹忘记了,姑爷快坐,坐。”穆允招呼着。

穆诗诗嘴角抽搐,爹这是叫的也太见外了。

白慕绯眉眼之中竟是笑意,上前坐下:“爹,别忙活了,我自己来就好。”

爹?穆允一愣,爹?四王爷叫他爹?

穆允前半个月精神慌张,很少出门,白慕绯去看他,唤着他什么他都未曾注意过,如今终于注意到‘爹’这个称呼,让他有些惊讶。

“对,爹,你坐,剩下的我来。”穆诗诗将穆允按在凳子上,伸手端起碗,给他盛饭。

“哎。”穆允怔怔的坐下,显然还未从那句爹的称呼之中走出来,转而生怕自己听错了,看向白慕绯又问:“你……刚叫我什么?”

“爹。”白慕绯很配合的又叫了一声。

“哎呀,这可使不得……”穆允完全的惊讶了。

“有何使不得,爹,他可是女儿的夫君,你半个儿子,他若不叫你爹,我都饶不了他。”穆诗诗将饭送到穆允的桌前,笑道。

“诗诗,不可无力。”穆允呵斥了一声。

穆诗诗撇嘴,继续盛着饭。

“爹,这如今我已经不是皇族之人,很多事情为了诗诗我都能放下,请爹放心,我永远都会将诗诗放在第一位,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危险。”白慕绯语气之中表露的情感没有任何的作假。

穆诗诗盛着饭,嘴巴都列到耳朵根子了,嗯,这话听着舒服。

穆允一愣,满脸的的激动,他这半个月考虑了很多,一直在思索将穆诗诗交给他对不对,如今听到此话,他也为之欣慰。

别人不相信你,这个人,他是打心底里相信他。、

“好好,如此我便放心了,慕绯,来今日我们一起喝上一杯。”穆允反应过来,脸上极为欣喜,半个多月都消沉的他,此时心情一下子转好。

“好,慕绯敬爹爹。”白慕绯端起酒杯。

“好好好,哈哈。”穆允甚是高兴,一杯酒水一饮而尽。

穆诗诗笑意十足,抓起酒杯嘴上却道:“你们是不是忘记我了。”

“你不能饮酒。”

“你身体不好。”

同时响起的一句话,转而她手中的酒杯就消失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