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蛇王选妃

VIP酒坊1

蛇王选妃 龙熬雪 2026 2014-02-17 17:11:08

  “身体到没什么事,我给他出了几个镇定丸,此时还在睡呢。”

“北翼皇宫毁了,北翼皇如今剩下半条命,我怕……毕竟爹是朝着的将军,明日你去和炎辰洛说一声,就说爹爹辞官。”

如今的他是不能让穆允再披着将军的身份了,北翼皇也不定会让爹爹辞官,北翼皇气势被打压的如此厉害,她必须乘胜追击,让他准了爹爹辞官。

“这一点你放心,我已经让雷行去了。”这件事情他也早就想到了。

穆诗诗闻言心中甚欣慰,抬眼看着他道:“今后,我想让爹和我们住在一起,这样我也好照顾他。”

穆允的大半生都为自己的女儿操劳,如今也该享享清福了。

“好,我也是如此想的,今后就让爹和我们住在一起。”炎慕绯说道。

穆诗诗闻言,眼神闪过一丝光彩,笑道:“你倒是叫爹叫的挺顺嘴。”

“如今我们是夫妻,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自然你爹就是我爹,若不叫爹,你觉得我该叫什么?”他似笑非笑。

“贫嘴。”穆诗诗含着笑意瞪他一眼:“你还没告诉我巨蟒的事情呢。”

他金色的眼眸她见过,但是那条巨蟒和蛇群倒让她心生宅意。

炎慕绯对于巨蟒的事情也有些惊异,巨蟒骇然,但他却从心底感觉到亲切,很自然的对巨蟒发出号令。

“这一点我也疑惑,自幼我便对蛇有好感,也总是有蛇靠近我,但那些蛇只是远远的跟着,却不敢靠近,我的话蛇类会听,自然而然的也就变成了习惯,但像昨日那般的巨蟒我到也是第一次见。”最近他似乎有些不安宁,就连做梦都会梦到蛇群……

穆诗诗听着眉头皱起又松开,眼神带着几丝笑意盯着炎慕绯的脸仔细看,半响她道:“长得似乎越来越像蛇眼睛了,你该不会真的被蛇附身了吧。”

“我若是当真被蛇附身,你会如何,不怕?”他好笑的看她。

“怕?我穆诗诗从来没怕过什么,就算你是一条蛇我也不会怕,因为我知道就算你是条蛇,你也会守护我,所以我为何要怕。”穆诗诗笑着道。

蛇附身有何好怕,就算炎慕绯当真能变蛇,是条蛇她也不怕!

“当真?”炎慕绯眼中的金色又露了出来。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就算是条蛇,我自然也要跟随这条蛇。”她半认真半玩笑的说着。

炎慕绯没有接话,看着穆诗诗笑了,笑的很愉悦。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他的小声落下,站起身来将穆诗诗包在怀中。

穆诗诗也笑了,将账本收起来,抬眼盯着他道:“我想要经商。”

商业也是有门道了,钱财在这个时间上是必备的东西,有了足够的钱财,便有足够的后盾,有钱也可以改变一个国家的逆转。

“你懂?”炎慕绯闻言略露出一丝惊讶。

“不懂不是还有你的么,我出主意你来实现不就好了。”她的身子微微靠在凳子上,要说经商她还真的不是很懂,不过,做过国家机密和杀后,她对商业的手段还是很了解的。

常言道,商场如战场,三十六轮着来,明着不行咱们就给他工于心计!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北翼的商铺有三哥部分,一部分在我的手中,一部分慕容家族的手中,还有一部分在独孤家族手中,四大家族的实力便是整个北翼的支撑点。”

“四大家族?”穆诗诗想到梧桐馆与她争执的慕容娇,脸上扬起笑容:“慕容家族主攻毒,也经商,不过他们家的酒可不怎么样。”

她的个最简单的酿酒方子在她们手中成了宝贝,如今可是赚到了不少的钱。

“慕容家的酒水倒是占据了不少的道路,整个北翼各大饭庄酒楼用的皆是慕容家的酒水。”一个国家的酒水大部分从他那里运出,如此酒水这个行业是慕容家主要的路段。

慕容家制毒,卖毒的运营虽说也不少,但远远及不上酒水的收入。

“慕容家那点酒也能独占?”穆诗诗心中倒是想到了好点子,倘若他们能断了慕容的酒水后路,取而代之,如此再加上炎慕绯手中的铺着。

也能笼络不少的钱财,想着她推开炎慕绯站起身便走到书桌后,拿起笔在宣纸上写了起来。

炎慕绯见此,凑了过来,宣纸上大大的两个字最为明显,酒方。

眼下看着下方她写出的一条一条的步骤和时间,心中很是敬佩,慕容家的酒水方子便是她写出来的,对于酿酒他不懂,喝酒他倒是懂得不少。

慕容家用她的方子娘出来的酒却比之前喝的要好上很多,少了色菊果的味道,所以酒水更加的纯正。

“好了。”穆诗诗将毛笔放下,伸手将这个方子交给炎慕绯。

“你想开酒坊?”他已经猜出她想要做什么了,她这个方子换取了冥风,若还用这个方子酿酒,恐怕会引起一些争辩。

“对,我想要代替慕容家的酒水和毒!”这是她的第一步计划。

“这方子既给了慕容家,那么边不能再用。”商业之中信誉才是第一,若复制了别家的酒水……

穆诗诗见此,便看出了他心中的顾虑:“放心,这个酒方子和哪一个完全不一样,酿酒的方法可有几十种,而且慕容家的酒水方子却是最低等的。”

她要酿酒,就酿葡萄酒,米酒,啤酒,鸡尾酒上百种酒水她都会,当年为了完成一个任务,她整整学了一年的时间去学习酿酒,调酒。

在她的刚刚学成,任务便被取消了,她还恼怒了一阵,这一手的酒白学了,如今她倒是有些庆幸自己学了!

炎慕绯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转而将酒方子折起来放入怀中,笑道:“你倒是懂得不少。”

“那是。”穆诗诗得意一笑:“我可是一个天才!”

“天才?”炎慕绯摇头失笑,越看心中越觉得好笑,如此得意骄傲的穆诗诗还真是让人无法不喜欢。

三更完毕,悲伤的,一枚月票也没有,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