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天下之妃同凡响

第3章 新生

庶女天下之妃同凡响 雲浅沫 2237 2014-03-13 08:23:48

  雷电撕开漫无边际的黑暗,映衬得幽深的树林愈发的诡异,漫天的血腥味铺天盖地袭来,让人忍不住恶心。

大雨下了那么久,蜿蜒的泥水带着猩红汇入溪中。

寂静的暗夜由远至近传来哒哒的马蹄声,小溪也因接连不断的马蹄溅起无数红珠。

骑马在最前面的是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锦缎因雨水的冲刷紧紧的贴在身上,额前的发丝不住的流淌着雨水,幽黑的双眼阴冷决绝,谁会想到这样一双眼睛会出现在与之年龄如此不相符的少年身上。

少年怀中抱着一个比他年纪略小的孩子,被宽大的银灰色长袍包裹着,但依然能看到露在外面的粉雕玉逐的小脸蛋,只可惜那脸蛋上没有一丝血色,眼睛紧闭,看上去就像个雕制而出的瓷娃娃一般。

少年的手猛然收紧,死死拽紧缰绳,看着眼前的情景,瞳孔蓦地一缩,手亦有些颤抖,那股惶恐不安从内心深处漫延了出来。

此时,马儿也因着周围浓重的血腥味引发了不安,不停的低声嘶鸣着,马蹄也在原地不安的踢着。

感受到马儿的躁动,看了一眼怀中的小人儿,少年的剑眉紧紧的锁笼,伸手拍了拍黑马的脖子“旋风,安静些”,他不知道怀中之人现在的状况如何,一路奔驰,他知道她已经支持不住了,此刻他别无他法,但至少能够在停留下来时让旋风不要那么躁动,以免惊吓到她。

身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少爷,在那里!”

只见少年跳下马,将怀中之人快速却轻柔的递给身后的侍卫,立刻向那个散落不堪的马车飞奔而去。

“娘……娘亲……”少年颤抖着抱起衣衫被撕得凌乱的女子,心痛得险些要窒息过去。

没有歇斯底里的吼叫释放,只是死死的抱紧了怀中的美丽女人。

她,即使是死了也依旧如此高贵。

后面走上来的几个黑衣人看到眼前的一幕,也不由得心生寒颤,看着一地的尸体残肢,男人的战场恐怕也不过如此,更何况这里只是几个妇孺家丁。

黑衣侍走至少年身旁,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他此时虽然悲痛却不需要任何安慰的话语,喊了一声“少爷”,再将手中的人儿递了过去。

少年放下手中早已逝去的生命,接过黑衣侍卫递过来的人儿,目光坚定的看着地上“娘亲,您放心的去吧,我一定会救妹妹,也一定会替母亲报仇,一定会!”

少年的眸子愈发阴狠,腰杆坚毅的笔挺着,声音低沉,像是发誓,可是……其实他连仇人究竟是谁,他都不知道。

他不相信这真的只是打劫,就凭脖颈上的剑痕也知道这绝对是高手。

怎么可能那么恰巧,在诊出小妹中毒不治之后,在前来千云山求医的途中,怎么可能那么凑巧。

可是娘亲你为什么不听新儿的话,非要出来给凶手这个好机会呢。他不是在责怪他的娘亲,而是怪自己还没有能力保护好娘亲和妹妹。

想到这里,看向怀中之人,只见她脸色愈发的苍白,闪电一过,少年清楚的看到那精致的小脸已有发黑的迹象。

“娘亲对不起,儿子不能亲自让您入土为安了,但是无论用什么办法,儿子都一定会求飘渺怪仙为菲儿驱毒救回妹妹。”说罢,肃然站起,深深的鞠了一躬,对身后吩咐道,“留下几人处理这里,林朗你去给娘亲找个地方好好安葬”,说罢便快速跃上马驰骋而去。

他知道娘不会怪他不送她最后一程,因为他知道娘亲的心意和他一样,此时最重要的是菲儿那悬着的命。他更知道他的娘亲宁可找个鸟语花香的地方安息,也不愿意回那个冰冷的没有感情的府邸。

一路驰骋向山上飞奔离去,眸中的不甘与狠戾不曾消失。

从紧紧抱住怀中人儿的手臂可感知少年对怀中之人的紧张,在意。

凌一妃觉得胸闷、头疼、四肢无力、口干舌燥,一切描述身体不适的词语都可以用在此刻她的身上。

试图睁开眼睛却始终徒然,不过身上传来的疼痛感也让她知道她还没有死。

凌一妃想笑,却无声,看来她的命还是命挺大的。

想起之前的一幕和方才被抱起的感觉,是黄书华吗?他又一次救了她吗?可是,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他的。

如是想着,耳边却传来非常陌生的声音,而且是一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男孩的声音,“娘亲对不起,儿子不能亲自让你入土为安了,但是无论用什么办法,儿子都一定会求飘渺怪仙为菲儿驱毒救回妹妹。”

娘亲?入土为安?儿子?妃儿?中毒?妹妹?

凌一妃快速的抓到了几个关键词,可是等等,这说的是谁?

她无父无母更不可能有哥哥,怎么会是中毒呢?

不是在电梯里出的意外事故吗?关中毒什么事儿呢?

瞬间释然,男孩口中的菲儿一定不是她了,只是她很想睁开眼睛看看目前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她能听出这个男孩为失去母亲而痛苦万分,却又不得不为了救治他的妹妹而放弃为母亲入土,是个孝顺的孩子。

只可惜仍凭她如何努力,眼前依旧一片黑暗。

突然一阵疾风灌进衣领,感觉到风声从耳旁呼啸而过还伴随着马匹的喘息声。

凌一妃的意识猛地清醒,她现在绝对是在马背上,虽然不是骑着马,但是这种感觉绝对错不了。

要知道她最大的业余爱好之一就是到骑马场骑马驰骋,一场大汗淋漓的奔跑之后什么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感觉到被一双瘦小的手臂环紧藏入怀中,一向临危不乱的凌一妃觉得自己在风中摇摆了,可接下来从上方传来的声音让她彻底在风中凌乱了。

“妹妹坚持住,哥哥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不惜一切代价!”

要是此时还认为这话不是对她说的话,那只能说她的智商也不过如此而已。

难道?一个想法从脑海闪过。

可是一个崇尚科学,受过高等教育的文化知识分子,一个保密局行动组的高级督察,情报科的总督察,这样一个有行动力、有能力、高智商高情商的人能接受如此不合逻辑的想法吗?

似乎正是为了证实她那“愚昧可笑不合逻辑”的想法,头顶上的声音再度响起:“晚辈林新请求拜见飘渺神医。”可惜回答他的只是山谷的回音。

语气中没有任何的狂傲,只是多了些焦急,再次出声道:“晚辈林新请求拜见飘渺神医救救我的妹妹,晚辈一定重谢神医。”

回音……除了回音还是回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