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庶女天下之妃同凡响

第11章 逗你玩儿的

庶女天下之妃同凡响 雲浅沫 1963 2014-03-13 08:23:48

  在相府住了月余,一菲也几乎都呆在她自己的小院落里,最近林新似乎很忙,来看望她时常常已是夜深。

除了偶尔遇到林悠然两姐妹时会发生些小插曲之外,倒也相安无事。

最为有趣的事情当属每天早晨折腾巧云了。

由于一菲从来都有早起的习惯,以前上学时是要出早操,后来加入工作也同样坚持晨跑,而来到这里在千云山的三年里,虽然不需要晨跑,但是却需要她每早刻苦练功,如今闲了下来的她反而不习惯了,于是继续“重操旧业”,每天早上进行晨跑。

看到巧云疑惑的眼神,突然兴起捉弄她的念头,不由分说的拉起她一起跑,这可吓坏了墨守成规的巧云了。虽然她早已发现巧云是有武功的,不应该似闺阁中的女子那般矫揉,但是毕竟是古代的女子,哪见过这样的状况,况且这院子里除了她二人外还有一个大男人呢,不过幸而这个被三少爷派来保护小姐的林七对凡事都提不起兴趣,即使发现小姐的怪异行为也只是挑挑眉头继续隐于暗处,反正只要不危及到林一菲的安全,其他一切与他无关。

“小姐,您说这样真的能让身体更加健康?”巧云气喘吁吁的边跑边问,健康这个词还是跟小姐学的呢,就是身体好的意思,而且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发现自家小姐懂得可多了。

“当然了,巧云我跟你说,我决定下次教你一些新东西,保证让你惊喜。”林一菲轻快的跑着,她可比巧云浑身舒服多了,反正院门被反锁着,别说平时都没什么人来,更何况大清早的了,她只在里衣上经过一些加工改良,样式既方便她跑步又不至于惊世骇俗到让巧云大呼小叫的,可是反观巧云可就没有那么轻快了,毕竟一身长裙跑起步来还是比较累赘的。

“不过小姐,您可别到时候让我有惊无喜巧云就谢天谢地了!”早已习惯了自家小姐的诸多与众不同,所以在听到林一菲这样说的时候,巧云已不再似以前那般的大惊小怪,只期望不要被整得太惨。如今的一菲在她的心目中完全就是个全能选手,而她完全成了林一菲的忠实粉丝。

“呵呵,放心吧!你家小姐我什么时候让你受惊吓了?”

额,小姐您摸着良心说话,逼得我弄来两身男装偷偷溜出府外时难道没有惊吓到我吗?不过,也只是在心里嘀咕一下,她可没胆子真说出来。

似是知道巧云心里在嘟哝什么,一菲狡黠一笑,“放心啦,反正你也已经习惯了。下次一定不会再有那么不着边的事儿啦!”

“嗯嗯”!巧云忙不失的点着头应着,却在下一句话音落时一个踉跄差点崴了脚踝。

“大不了下次我们去翻皇宫的围墙”

翻……翻皇宫……的围墙……围墙!

“哈哈,我逗你玩儿的!”

小姐,不带你这么吓唬人的好吧,她如今最怕听到小姐说的几个字就是‘逗你玩儿’的……

玉食斋,是京都最有名的酒楼,能在这里消费的多是达官贵人,非富即贵。

人们都知道,除了皇宫之外,能够见到这京都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最多的地儿,那非这‘玉食斋’莫属了。但是,如果要论市井消息、江湖消息最为灵通的地方却要数‘江湖酒楼’,不仅是因为它做的菜品味道不错,更由于它价格实惠,所以,如此价廉物美的地方自然就成了寻常百姓与江湖中人最喜爱的地方了。

当然,也是像林一菲这种既没有太多闲钱又想打听外界信息之人的上选之地了。

“小……少爷,您最近该打听的都打听了,还要出来干嘛啊?要知道少爷给您的银两都快被您花得差不多了。”捏捏袖里的钱袋,实在是囊中羞涩了。

“本少爷今天自然有事情要处理,你就按我说的做就行了,过来……”

听完在耳边暗暗交代她的话,巧云一声低低惊呼,幸而大厅内人声嘈杂并没人注意到,在林一菲瞪起的眼珠注视下,不好意思的赶紧压低声音偷偷问道:“小姐,真要这样?要是三少爷回来知道了我要被骂死呢!”

“这样啊,那看来你是怕三少爷骂,却不怕我罚你每天早上多跑几圈囖……”

听到这话,巧云深深的叹了一气,好吧,遇到这样的主子有好有坏,她就认命吧。于是喝了口茶轻轻的咳了一咳,舒张开嗓子。

“连少您听说林相府中八小姐的事儿了吗?”

“八小姐?相爷府上不是只有四小姐和六小姐吗?什么时候多出个八小姐来了?”被称为连少的少年惊讶的声音响起,不大不小却正好够身周最近的三五桌人听到。

“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家一远方亲戚正好在相爷府上当差,听说这八小姐呀打从小就不得宠,出生没多久便染上了怪病,直到十二岁的时候眼看实在熬不住了就被送去了一个亲戚家让她自生自灭。”

“呀!那这么说来这八小姐还真是可怜”。眼看成功的吸引了旁边一众的耳朵,嘴角张开露出惊讶又可怜的模样,只是没人看到眼中闪过的狡黠色彩。

“你先听我说。确实是个可怜的人儿,而且命不好,终究注定得不到个好呀!”一菲心里暗暗笑道,这巧云,之前还一惊一乍的,现在倒好,装得有模有样,一点儿都不逊色。

“出生在相府那可是注定的富贵命怎么会得不到好呢?”

是呀是呀,这也是一旁的八卦人事想要知道的,似乎他们今天要听到个关于官宦之家的私密要闻似的。

“不仅仅是因为她天生带了怪病难以医治,最主要是还将她的娘亲给克死了,而且听说还算出她不仅仅克母,还是克父克夫的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