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三章凌天三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337 2012-11-28 17:44:58

  “那现在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适的?”母后急忙伸手来测我额头的温度,向来,我有些小病小痛,母后就担心的手忙脚乱,这次情况突然才出此下策,只好事后再将功补过,了了自己心中的愧疚。

“母后,已经没事了,只要多加的休息,明日就可恢复了”我笑脸答道,算是对母亲的焦急的面容做的一点的补偿。

“那赶快躺着休息”母后起身扶我去床边。

“哦哦……”我挣脱母后的双手挡在了帷幔前,母后眼光显得奇怪起来。

“儿臣这就休息,星翠送母后”我顺速扯开帷幔躺了进去。

“虚!”我食指贴在唇边,提醒他不准出声。

“娘娘请吧,免得传染给了您”帷幔外,星翠催促着。

“好生的照顾公主,切不可大意了”母后叮嘱了之后,就闻见脚步的离去声,静听一会,房内一片安静,应该不碍了,我抬手在自己的胸前顺了自己的气息,偷笑之中,这一幕让我脸红耳赤,刚刚一时来不及选择恰当的位子,这会正躺在他的怀里,他的呼吸离我很近,连身上灼热的体温也在向我全身蔓延,我触电般直起身子,尴尬中,我一时无话可说,便手脚忙乱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对不起,刚才不得已才……想出这法子”我低头不敢看他的表情,也许没有任何奇异表情,也许在笑我的鲁莽与简单的脑子,也罢,我急速的出了帷幔,脸上的烧灼之感才微微缓和了一些,帷帐内依然是静悄悄的,想他也不会有何反应。

“公主你怎么了?”星翠又是毫无声音的出现在我面前,用那双充满好奇的眼睛看着我,似乎能看透我心中所想一样。

“什么?”不明白她说的“怎么了”是指的哪方面。

“你的脸好红”星翠口无遮拦的说着这一现实,我无地自容。

“哪有”我双手不自觉的敷上自己的面容,走开了去,不让她看清我面红的模样,但心中的那丝悸动,在星翠开口的那刻,再次挑明在了我的心头。

夜晚,他还是如昨晚一样很快的睡去,星翠总是在那个时间段能快速的睡着,每晚不变的姿势,每晚都出现的那个美梦,也是每晚都嘀咕着听不清的梦话。

睡意渐浓之时,我起身在房中走了几步,最后还没有完全的消去睡意,便拉开门来到了外面,正是明月当空的时间,坐在膝盖般高的围栏上,依着身后的杉木红柱看着悬挂高空的月亮,清风吹起,层层云朵拂过明月,若隐若现了几次,入神之时,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清凉的感觉油然而生,最多是被心境所感染,才会有此感觉。

意识渐渐的清晰,睁开朦胧睡眼,却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昨夜……回忆犹新,只是不知为何是躺在自己的床上?我纵起身,房间中除了熟睡中的星翠,不见他的踪影,我即刻挥开被子,向门口奔去,来开房门冲到了外面,外面也没有他的身影,他……会去哪里?不会……

我大步跨下了脚下的阶梯,来到视野更广的地方四处张望着,正在焦急中,屋檐上方的一角,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真是白操了刚刚的焦急之心。

“喂!”我仰头对他高喊,他回神将眼光投到了我身上,起身一个转身便轻身如燕的落到了地上,我走近他。

“看你的样子应该伤势好转了吧”能飞檐走壁,若不是体能允许,哪会做的到。

“多亏了公主的功劳”他连道谢都是这样的冷冰冰,在外人看来,这根本不属于道歉,反而是我欠了他一般,只是他肯开口谢我,证明,他还不是那冷血无情之人,所以,救他惹祸上身的这一说法,倒是减去了一半的可能,我微微低头,淡笑了一下,算是给他的答复。

“第一次发现你们南北国的皇城也不亚于西国的繁华”他目视前方,由感而生,感叹了一番,在他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想起了一些过去的往事,但却不是美好的。

“你是西国人?”他无意间的一语,激起了我的兴趣,他突然转眼看我,不再说话,虽然是不经意间说出口,但他也不想再去解释,更加不想进一步的回答我的问题,转身进了屋里。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南北国?”我紧随其后,追问着这个曾经问过的问题。

“我说过,知道多对你没什么好处,刚刚一言是我的疏忽,还望公主就此作罢,快速淡忘才是”他脚步前进,静静的说着,劝我莫要因好奇再次深入的追究下去。

我停下追随他的脚步,怪人……既然如此我也不想讨人厌烦,他这种性情古怪的人,要是想开口说起那些过去,自然不需要我如此刨根究底追他说来,如果他不想说,可能就是触到了他的痛楚,不愿意再提起过去,因为刚刚他在拿南北国与西国相比之时,在他眼中看到看到了多日未曾出现过的莫名情绪,那是淡淡的忧伤,只是介于我把精力都放在他口中的西国二字上,便没有多加的思考,现在回想,觉得他像一个刺猬,防人与千里之外,每时每刻都在防备着,不愿意对别人多说半个字。

他停步在了窗前,举目在窗外,我远远的没有靠近他,但我知道,他又在想心事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往事,能让如此冷漠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变的伤感起来,喜欢猜别人心思的我,独他捉摸不透,或许是他的性格,给我的感觉太模糊。

夜晚我与他坐在屋檐之上,看着昨晚一样的明月,我张开双臂枕在脑后躺了下去,这样看着夜空更为舒服一点,不必挺着腰杆注视着空中。

“喂,我们算是朋友了吗?”我侧头看他,认真的问,他转头看我良久也不出声,难道是我长着有与别人不同之处?我伸手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无声的再次的转回头去。

“你贵为公主,与我这种身份低微的人称作朋友,不怕失了你的身份”他依然是那样的冷漠的口气,投目前方,我所说的“朋友”二字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像是一个笑话一样,随后,他便沉默的不给予理会,我看他良久,算是自作多情了,吐口气看着上空的星空点点,在接下的时间里,我们谁也没理谁,他像是一块千年寒冰一样,不是我们短暂的相识就能将他融化。

一天早晨我独自先行醒来,去御膳房拿来了糕点,来到门口的时候,隐约听闻房内有轻声的吵闹声,我停下了步子侧耳静听。

“你不能走,在公主没回来的之前你不能走”这是星翠焦急的声音,听她的意思,那个人他要走,我推开门,星翠正站在他的身前,张开手臂拦住他的去路,见我到来,星翠急忙来到我的身边,她张了张口,准备开口,我抬手阻止她要说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