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15章 御花园之行2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483 2014-02-19 16:58:02

  听月楼头接太清,依楼听月最分明。

摩天咿哑冰轮转,捣药叮咚玉杵鸣。

乐奏广寒声细细,斧柯丹桂响叮叮。

偶然一阵香风起,吹落嫦娥笑语声。

夜里,时间总是过的很慢,随手拿起笔砚在案几上写下这首“听月诗”,几句之词,却是将一切都写的透彻,将一切都写的那样的深入心扉,我轻叹一口,放在笔杆,拿起墨砚未干的诗句,朝门口走去。

“偶然一阵香风起,吹落嫦娥笑语声”不自觉的念了最后一句,在这深宫中,风都是冰凉的,不管是一年之中的哪一个季节,后宫的女子,纵然有着嫦娥的美貌,笑语声,也藏着深深的城府,无一人能猜透,是羡慕,还是惋惜,或者,更多的是可惜,可惜了那亮丽的容颜,可惜了那原本纯洁的一颗心,在踏进宫门的那步,一切都不一样了,韩薇凝呀韩薇凝,走了这趟浑水,何来清洁一身,何来全身而退,闭眼那刻,手中之物,随风飘落,当我弯身之际,却被另一人捡起,见此诗句,他认真的看了一眼。

“三皇子”刚才不见他的身影,想必是我太入神了。

“好一首听月诗,字迹清秀,想是读过一些书吧”他开口夸赞着。

“只是闲来无趣,当做打发时间了,略识几字,让三皇子见笑了”我谦虚的回应。

“刚刚见你对月入神,便前来,多有冒昧,还望见谅”他轻言面容和善,却觉得是自己有些冒失了,惭愧之语,让我不知如何回答。

“三皇子言重了”他淡然一笑,转身走到回廊的边缘,如我刚才一般,看着当中的明月,感受着那冰凉的月光,我起步与他并肩一同看着天空,他静久不出声,注意他时,见他眉间紧锁,想是有了心事。

忽然,他转眼看我,来不及躲闪之中,他拦我在怀中,纵身一跃,上了屋顶,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再次被他搂紧,心口还在因他刚刚一举,剧烈的跳动着,见我茫然的模样,他却觉得有些好笑,我脸红的低下了头。

“这样看,才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他很自然的松开我,独自坐了下去,完全没有觉得刚刚举动,有何不妥。

“坐”他侧头,看着我。

犹豫中,与他靠近坐着,此刻我们谁也没有再开口,就这样看着眼前的星空点点,这一刻,四周十分的静谧,平时觉得喧闹的皇宫,在这刻却是寂静的,这种感觉,似乎很早就记在了心里,今晚,算是重温的好时机,我下颚,轻磕在双膝之上,不再说话了,他刚刚说屋顶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这句话对于小孩子来说是天真的,对于这皇城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净土了,这样作比,一点也不为过。

“明日去郊外狩猎,你也一同去吧?”良久,他侧眼问我,我诧异的看着他。

“我?”此刻有些茫然。

“那日见你与格格的比局,你的箭法我也是略有所见,既然如此明日可一起出去”他简单的邀请着,眼神十分的透彻。

“三皇子说笑了,奴婢不懂狩猎,去了怕是会扫了三皇子的雅兴,还是不去的好”此时的身份,若是和他走的太近,宫中耳目中众多,只会招来非议。

我回答之后,他又是淡然一笑,起身,一个轻身,与他落到了地上。

“明天我会来找你,时候不早了早点歇息”他干脆的转身,对于我刚刚说的话,完全不给予理会,我开口,欲言又止,他已经不见了身影,我独自站在原地叹了口气,不自觉勾起了嘴角,暗笑他,虽为皇子,却是有着孩子一样的性情。

春天,雏菊盛开的季节,釉下五彩瓷制的花瓶中安置着几棵雏菊,除了盛开的之外,还有几株含苞待放的幼朵,比盛开的模样更加的惹人喜爱,早上用完早膳之后,庆夫人便一直站在这盆雏菊前,修剪着,时而自个儿湿些水分,枝叶上更加的金银剔透,站在她身后见她如此的入神,不忍打扰她此刻的宁静。

“夫人,三皇子来了”门外的姑姑进门禀报到,夫人听闻,迟疑了一会。

“让他进来”递上巾怕,擦去手中的灰土,坐身在了榻上。

“儿臣,给夫人请安,夫人吉祥”三皇子大步跨进,弯身请安,我故而低头将眼光放在了地上,他今早来此,一定是为了今天的狩猎,昨夜一言吗,我没放在心上,他反倒是牢记下了。

“三皇子多日不见,今儿个,可是稀客了”夫人,缓缓开口,三皇子的到来,她心中却是有些疑惑,不知为的是什么。

“前些日子,儿臣与二哥子说好今日去郊外狩猎,儿臣想带上薇儿一同前去,所以冒昧请求夫人允了儿臣的要求,让薇儿随儿臣一起出宫”他口中的二哥,就是东袁瑾宸,我心中被撞击了一下,更是不敢抬头,余光中,庆夫人侧眼看了我一眼,此时胸口立刻波动着。

“三皇子既然已经说了,本宫就允许薇儿与你一起出去,还要三皇子一路好生照应着”庆夫人没有过多的言语,就这样轻易的答应了他,这让我有些不解,我为婢,她肯这样的放纵我,这反而让我有些顾忌了。

“夫人,薇儿哪也不去”我抬头,依然是拒绝,就算夫人是真心的答应还是另有原因,我都该小心翼翼才是,决不可出半点差错。

“既然三皇子亲自前来,你便不要顾忌的随他一同出去吧”

“可是……”

“谢夫人”说罢,三皇子便拉我出了屋子,连我接下来的话,都没有机会说出口,埋在唇中,他拉我穿过一条条的回廊,被他紧握的手腕却是有些隐隐作痛,他似乎料定我会挣脱,一点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三皇子,你可以放手了”他的脚步,我连走带跑的才跟的上,他不介意自己的举动,完全没有理会身边路过的人群传来异样的眼光,多次挣脱,无能为力,我也就安静了下来,三皇子携我来到皇城的北门,已有人在此等候,除了随驾的侍卫之外,还有东袁瑾宸,格格,想必今日就属我们四人了。

“三皇子倒是与来宁轩的交情匪浅,前些日子为其开脱,今日却又是携她一同,她为奴婢,这样不是有失你的身份了”格格一边整理马鞍,一边静静的说着,毫无起伏的语句,掺杂着的是那浓浓的讽刺,还有一些警告,在众人眼中,我的身份是如此的卑微,别说是与皇子们一起出宫狩猎,就连说话,恐怕也是上辈修来的福分了,我心中虽然滋味难受,但也只能若无其事的淡淡笑着。

抬眼之间,东袁瑾宸目光锁定在我与三皇子紧握的手腕上,我下意识的试着抽回,但,还是无功而返。

“时候不早,该出发了”东袁瑾宸深沉一声,独自先行上了马鞍,扯进缰绳,挥下马鞭,奔腾而去,随后,格格也随上去。

“等我!”她一声高呼,快马加鞭的追随着,生怕与先行的那个人拉开了距离。

“我们也走吧”说完,三皇子搂我腰间,与他同坐一匹马。

“三皇子……”有些惊慌失措,如此亲昵,更胜了昨晚的,他是这般的毫无顾忌,他不知我此刻的尴尬,看我一眼,勾了下嘴角。

“驾!”他不曾多想,挥动马鞭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