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11章 东袁瑾宸1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101 2014-02-19 16:58:02

  站在他的身后见他缓缓的离去,心口却像是被重重的石头压的无法呼吸,他不记得我,可是,那一刻我永远的记在了心里,银色头盔中那张面容,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心境在这刻,被冻结了一般,來宁轩内,珠帘帷幔内,传来了一名男子的声音,庆夫人不知在和谁畅谈着,我重回心思,站在了珠帘外。

“最近你父皇身体不佳,政事还得帮着点,但是也别太累了”庆夫人语气极其的关心。

“儿臣知道,母后大可放心”称庆夫人为母后,这自然是一对母子了,这么久,都没有听闻庆夫人与他皇子一事,随后珠帘内沉默了好久,也不见出声,待我想知道更多的时候,便见珠帘被伸来一手挑开,与庆夫人对话的男子走了出来,没来得及躲闪,与他眼神撞个正着,慌乱之中我低头看着地上,面前的身影停留片刻之后,悄然的转身离去,待脚步远去无声之时,我才微微的抬起头朝无人的门口看去,那身影已经不在了眼前。

是他?刚刚在御花园中有过一面之缘的东袁的储君,此刻,茅塞顿开,凌天的安排原来是如此的周密,庆夫人果真是一颗很好的棋子。

“何事让你看的如此的入神”一语轻声,让我微回了思绪,珠帘内,庆夫人走了出来,她的眼光朝我刚刚入神方向看去,好在,并没有看见什么,只是,她非愚人,我将心思定在了何方,她也是知晓的,只不过,不与我多说罢了,我微抬起头,淡然的勾起了嘴角。

“见夫人与太子情深至此,心生了些羡慕了”我淡定的随后应到,上前挽在庆夫人一侧,转身进了里屋,她却也是同样的笑了笑,我垂下了眼帘,她弯身坐在了榻上,深深了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模样,我端起了茶水,递到她面前,她浅浅的品尝了一口,便放下了杯子。

“天下父母心皆是如此,宸儿生母去的早,在宫中也就与本宫投缘些,而后也近了好多,他便改口称本宫一声母后了,也了了他思母的情怀”对于东袁储君早逝生母,庆夫人仍然觉得惋惜,即使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庆夫人还是有太多的感慨,尽管,他为储君,日后天下便是他的,拥有的再多,却也是觉得有些遗憾,只是,东袁储君,怕是因为庆夫人的慈爱,而将这一遗憾有些淡忘了,当局者,想必还是没有旁观者感触的多,也许正因为如此,东袁帝才会对庆夫人宠爱有加,成了后宫中独宠的妃子,即使每每都是素颜相见,也比那些每日精心打扮的妩媚女子,更让东袁帝动心。

这一切,都让远在一方的凌天了如指掌,我原先的顾及和焦虑,在此刻消逝许多,这样看来,任何事,都是事半功倍的了,我在心底默默的思量着,空洞的眼前,装不下任何的东西了。

而后的日子里,了解的清楚了,东袁储君名为东袁瑾宸,是东袁君第二个儿子,自小心思慎密,博得东袁君的欢心,在他十岁那年,就已封上了储君的头衔,他五岁之时,庆夫人入宫,两人结下了深缘,关系才会如此。

“薇儿,陪本宫去外面走走,今天天气胜了昨天的,屋里呆着有些无趣”庆夫人最先起了身子,我在喉咙里,默默的嗯了一声,与她一同出了屋子,一路上庆夫人没有说些什么,反而是对路过的景物上了心,时而还会停下悠闲的步子,来到一处蜿蜒的鹅卵石道上,庆夫人拿开我搀扶的手腕,独自一人,朝那含苞待放的桃园中走去,我不愿打扰她此刻的宁静,轻步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她曾多次的停下步子,触摸着那一枝枝的花蕊,嘴角放开的微笑,似是这空中的阳光,让人心头有些莫名的暖意。

“母后,这是院中的桃花,开的好看极了,儿臣故而摘了些来,放在母后宫中可好”每年的春季来临之时,习惯的顺手摘下,放在母后的宫中,若是想看桃花不出宫,也可见了,我坐在了母后的身旁,她嘴角挂着的那丝笑意,我便轻靠在她的肩头,举起了桃花,更加的出神的审视了一番,阳光透过,星星点点。

眼角不自觉的湿润了,触景伤情,让我此刻心酸了起来,回忆一波波的涌来,往日的东西在这时变的清晰了起来,庆夫人渐渐的远去,我克制住即将留下的泪滴,迈步继续跟在她身后。

不时耳边响起了隐约的谈话声,渐而清晰了起来,迎面走来了几位陌生的女子,庆夫人停下了步子,几位女子走了前来,弯身作了轻礼。

“几日不见姐姐,今天难得在这园中碰见”对方声音棉柔,像柔水般荡漾在耳边,我微微低头,沉默在了一旁。

“妹妹多日不曾去来宁轩了,不知近来身体可好”庆夫人淡笑的回应着,对方小主仍然是挂着刚刚的笑意,不曾减去。

“一切无恙,让姐姐劳心了”

听她说来,庆夫人微微点头,无恙便是好的。

“这位姑娘见着眼生,倒是生的俊俏,姐姐可真是有福之人,身边的侍女都长的如此的水灵”小主不知何时将眼光放在了我的身上,我暗自淡笑了一下,言语中除了夸赞之外,还带着些微微的讽刺之意,明眼之人,便会知趣的作罢,主子们在此,自然没有我多说话的份。

“妹妹真是抬举薇儿了,论俊俏,妹妹宫中的宫娥们也都是胜了所有宫中的了,何必在这妄自菲薄呢”庆夫人笑意浓浓的反而夸赞起对方小主了,两人这会都是笑看了眼彼此。

“姐姐难得出来看这春日之景,妹妹便不打扰了”对方迈开了步子,慢悠悠的从身边走过,庆夫人还是带着刚刚的笑意,继续看着眼前的桃花,她不介与刚刚交谈是否属于真心还是逢场作戏,不知走过去的小主可是这样的将此淡忘之快,不管是南北国,还是东袁国,后宫中都没有和睦相处的场景,就连素日里的谈笑,也都是心口不一,笑容之下,总是藏着让人胆寒的笑意,历年来,都不变的也只有如此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