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7章 战火3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382 2014-02-19 16:58:02

  夜晚,灯光朦胧,我独自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灯火通明之处,经过打听,我才知道这里是西国的皇宫,只是,说起凌天时,宫女,太监,都神色不定的沉默,谁也不愿意说他的身份,但我知道,他不是平凡的一个人,能在皇宫自由出入的除了皇室中人,要么就是与皇室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他究竟是谁?他救我?是为了让我复国,还是为了还报那日我救他一命,但两者如果都不是,他……太深不可测了。

复国?他可以帮我复国吗?听他今日的口气,如果我有此打算,他将会助我一臂之力,我很肯定。

“来人!”我朝门口唤进了一位宫女,她低头在离我数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带我去找凌天”我一声命令,她退让到了一边,很明显是答应了我的要求,这些天连名字都不愿与我透露,今晚却是这么唯命是从,带我去找他,凌天……果然是个很聪明的人,早已经料到我会找他,才会这样毫无顾忌的让宫女唯我命从,在出屋子之前,我取出袖中的金丝帕,蒙住自己的面容,一路随着宫女来到了一个名为“朱兰翠”的宫殿前,我抬头看着门中央的匾额,这里就是凌天的住处?我撩起裙摆,踏上了石阶,来到门前,把守的侍卫上前拦住我,面色严肃,沉默不语,到是与凌天有几分相似,他的严肃风格,倒是毫不遗漏的遗传给了他的下属。

“我要见凌天”我淡淡开口。

“你是何人,竟敢直呼我们皇子的名讳”面前的壮士,冷言训到,他,果真是皇室中人,对于这一结果并不感到有何惊讶,我早已经猜到了。

“让她进来”门内传来他低吼声,面前的挡住的侍卫退到了一边,我靠近推门而入,他正站在案几前,认真的动着手中的笔杆,他知道是我,所以自然没有抬头看我,仿佛他手里的画占据他全部的心思,就连我的脚步声也打扰不了他内心的寂静,站在案几的另一边,与他对面而立,这才看清他正在描画一位女子,每一笔都是那般的小心,也许,这位女子在他心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没想到往日如此冷漠的他,也有一颗痴情的心,只是,在我面前他却是毫不忌讳的让我看到这一切,我不能理解,我的注意力也放在了画中女子的身上,修长的玉颈下,洁白的肌肤在纱衣内若隐若现,身着江南雪银名缎,婀娜纤细的腰肢,藏在宽宽的腰带内,脚边的裙边,轻浮在地,微风拂过,犹如天仙,如果这是真的,怕是有无数的男人败在她的容颜之下,只要一睹红颜,死也甘愿,由此,我想到了自己,与她,却是毫无相比之处。

“想通了吗?”在我伤感中,他开口问我,停下了手中的笔杆,离了案几,眼光不曾留意在我的身上,直到徒步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才看着我。

“我要怎么做?”他明白我的意思,淡淡的勾起来嘴角,那是得意的笑,成功且又讽刺的笑意。

“你确定要这么做?”他认真的问着我,一旦做出决定,就是覆水难收,只得继续往前走,不管是刀山还是火海,我都要依然的前进,不能退缩,我深知,便重重的对他点头,我要复国,我要报仇,但是只有面前的男人才能帮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不入地狱,谁来替你决定一切”他言语毒辣,比那冷漠的模样,还要让人畏惧三分,这就是他的本性,才是我感觉的最终归属地,但,他何意?

“你可直接说来,不必冷言相告”他说的话总是把人留在无限遐想的空间,答案太多,但都不是对的那个。

“谁让你国破家亡,你就必须回到那个人的身边,要不顾一切的回去”他狠狠的说着,眼光是极其的恼怒,他恨,但不是为我,而是为自己,置于他为何这般,我就不得而知了。

“你要我去东袁国?”是的,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我听的很清楚。

“是的,你很聪明应该知道我说的意思”他不将言语点破,留有一丝悬念,但是我……如此模样……怎样能进东袁国,又怎样能接近的了那个害我家破人亡的仇人,我抚着自己的面容。

“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做的到吗?”若是以前,自然不是问题,现在我连自己都害怕自己,还有谁会愿意多看我一眼……

“我了解你心中的顾忌,但是她会帮你完成一切不可能的事情,就看你自己愿不愿意了”说完,他将眼光投向了案几上的画像,胸有成竹的样子,那个女人有是谁?她会帮我做到一切,就因为她有着一张绝世的容颜,因为天下男子遇到那样女子,怎么还会坐怀不乱,世上能有几个人做的到,身为女人的我都羡慕她的容貌,何况是男人,我看着那幅画深思。

“你为什么要帮我?”我眼光移到他身上,他听闻我的问题眼光颤动了一下,这个微小的表情被我看在了眼里,他沉默片刻,恢复了刚刚的镇定。

“你无需知道”他一口否决,料到他会这样说。

“你救我,帮我,不会只是为了那日我救你一命而做的回报吧”我逼近他,死盯着他的眼神,看出来了,在他的内心,有一个秘密,怕被人看穿的秘密,因此,敷衍了事,是他惯用的手段。

“我知道,你对东袁国有着一样的恨,但不是国恨,不管怎样,就算你在利用我,是为了帮我,还是以复国为幌子,我南萣瑄,都认了”我不甘示弱的口随心出,他被我一言,聚集了他所有的思绪,他的面部在微微的颤抖着,他,怒了,是被我猜中了心思才会这样的恼羞成怒,不过,他很镇定,一点也没有露出更为明显的破绽,对于他的怒,我也是猜不了任何的事情,严肃的面容,勾起了淡淡的嘴角,却是让外人觉得自作聪明的我,有多么的愚蠢,以为自己随心所想就能猜透他的心思,但,我不以为然,因为他被我猜中了,只是善于伪装的他,从来没被别人看穿过罢了,他浑身飘散着的冷漠气息,就是很好的“护身符”。

“南萣瑄,你果然是个直爽的性子,复国乃是指日可待之事”笑意凝结,语言的硬朗,在空气中飘逸开来,我们直视彼此,他的眼角仍然留着淡淡的笑,那是不知不觉中随性而出,我握紧了双手,指甲深深扎入了掌心,绕他出了宫殿,他……真的是个狠角色,冷漠的外表不仅遮住了他的内心,还遮住了那淡笑之下的阴冷绝情,但,就算是这样,就算明知自己是颗棋子,这个下棋的人也非他莫属,我别无选择,利用与被利用,才是我与他之间最真实的关系,至于,南北国还在的那个星空之下,我问他是不是朋友的问题,现在,我收回了,那是不可能的,单纯,是他嘲笑我的一个把柄而已,仅此而已,不容多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