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3章 凌天2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354 2014-02-19 16:58:02

  他不以为然执意坐起身子,挥开被褥,顿时,他的面容扯动了一会,面部微显痛苦的表情,兴许是伤处又在疼痛着,我抬起的双臂又介于男女有别,放了下去,他强忍疼痛站起身子向门口走去,一副不屑于我的表情,当我却是如空气一样。

“喂!我救了你,你连声谢谢也不说就想一走了之吗?”我在他身后高吼,怒气在空气中蔓延开来,这一怒声将一旁酣睡中的星翠惊醒,但,却没有唤停他的脚步。

“你以为这个皇宫你能走的出去吗?怕你还没有出这门,就已经被当作乱贼处死了”这次,他脚步嘎然而止,我勾起了嘴角,好不容易活过来,他自是要珍惜自己的命,别说别人是否感到惋惜,他为硬汉岂是这样轻视自己这次的“死里逃生”。

我得意的走近他,见他那表情,平静之中掩不住的茫然。

“这是哪里?”他开口语气毫无起伏的问着,但是我知道他心里是急切的想知道的,因为他要离开。

“你只要知道这里是皇宫就可以了,其余的等你身上的伤好了,我自然带你出宫”我一脸轻松的回答,他身上的伤还没好转,若是硬闯出宫,孤身一人,即使他有三头六臂也插翅难飞,就算擒不住他,他也出不了这偌大的皇宫。

“你又是何人,就不怕因救我而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他不畏惧我所说的一切,反而说出我的处境,我心里“咯噔”一下,好大的口气,这让我更加的肯定,他不是一般的人,只是,当时急于救他,从未深想,他现在到是提醒我了。

“我就说嘛,公主不能轻易救他,你看他果然不是什么好人”一旁的星翠害怕的埋怨我,渐渐的嘟起了嘴巴,看,多管闲事,终归验证结果了,我绷紧的面容缓和了下来,克制他那一席话带来的内心波动,无所谓的笑着开口。

“就算救你惹来祸事,但是身在宫中的我,还是有一丝的安全,再说,你处于我的地方,要是留你是祸害,要杀要刮也是随本公主高兴,你说是不是?”我微微一笑,这一面容让他有些不解,因为我并不是他眼中那怕死之辈,他威胁不到我,那危耸之言对我毫无用处。

“那你想怎样?”他耐不住心里的重重疑问。

“我不想拿你怎样,你只要听从本公主的安排,这样互利彼此,何乐而不为呢?”他听我所言,沉思一会,如果他依着自己的性子行事,不禁他命不保,而且还会连累到我,这节骨眼,可不能因此枉费我救他回来,他抬眼审视我一番,不再开口。

“星翠下去给这位公子备药”我扬声吩咐着,星翠极其不愿意的朝门口走去,还不忘对我做了个鬼脸,我急忙挥手,催促她尽快离去。

“对了你叫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片林中,你是南北国的人吗?”我围着他走了一圈,一次问完我想知道的问题。

“知道对你没什么好处”他冷言,转身走回桌旁,虽寄人篱下,但他本身的傲气,依然是挡不住,总是不自觉的飘逸在了空气中,渲染着我的感觉,我耸耸肩,心中的不痛快,也只是一瞬间就淡淡而去,不说就当我没问,他与我不熟,心中对我有所防备也是人之常情,关于这些问题,在没有查清楚状况之前,他定是谨慎的不给予我回答,换做是我,也会这般的小心翼翼,防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尤其是陌生人。

他抬手替自己斟满一杯茶水,仰头一饮而尽,我坐在他对面双手撑着下巴的注视着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他高贵,我虽然与他初识,而他沉默少言,但是给我最鲜明的感觉就是,这人不是一般的人,昨日林间见他,伤痕累累,不是想置他于死地的人,谁会下这么重的手,只是他命不该绝,没有断气荒野,碰到了我。

“身为公主不知这样观看别人,会引来别人的猜想”玩世不恭的口气,让我拉回了思绪,我急忙将眼光放到了别处,他又饮了一杯茶水,一言不说的去了床边,拉过被子独自侧身睡去。

“喂……你……”我生气的站起了身子,本想责备他一顿,算了,他毕竟是个病人,念在此事,作罢,当作空气就当作空气了,这也是我自己自作主张救的他,遇到他这种怪脾气的,也是自认倒霉,我重新坐回凳子上吐了口气。

一个时辰之后,星翠就端着熬好的药走了进来,都过去一个时辰,嘟着的嘴巴还是未见消去,心中还是记恨着我的,她将药重重的放在了我面前,碗中的良药都震到了桌上,随后看都不看我的转过身,背对着我,一副不管闲事的模样,我偷笑一声,端起桌上的药,坐在了床边,腾出一手拍着他的肩膀。

“喂,该吃药了”他转身见我手上端着热腾腾的药碗,知趣的坐起了身子,这会,却是乖巧了一些,除非他不要了自己这难得捡来的一条命,那我也是无话可说。

我吹凉勺中的药物,慢慢的送到他的嘴边,起先他还迟疑,目光在我与汤勺之间来回了几次,我用眼光示意他喝药,他才靠近喝下了这勺药,心中暗笑他此时的模样。

“瑄儿”糟了!母后?这……这……要是见一男子躺在我的床上,我急忙的拉开床边的帷幔,将手中的药递给一旁的星翠,星翠慌乱不知道放哪,索性藏在了身后,不敢声张,母后的脚步将近,于是,我与她僵硬的站在一旁,星翠碗中的剩药在微波荡漾,她浑身在打着哆嗦,我拍下她,她才装作镇定的样子。

“母后”我来到母后的身边,但眼光却不离帷幔内的动静,母后缓步坐在桌旁,拉我也同坐在她的身边。

“母后,你来儿臣的宫中,怎么也不提前说声”我声音颤抖,搓揉着衣角,心中的紧张无人能知。

“怎么?母后来看你也要和宫女一样要提前预报,才可迈进你的宫门?”母后故作生气的拉下了脸色,但是我知道那只是吓吓我,做做表面功夫。

“不是……儿臣是说……说……”我没有了下词,对于母后的认真的眼神我不知作何回应,怕一急露出了破绽,故,悄悄的将手移到身后,勾动着手指,对站在我旁边的星翠发出急救的信号。

“哦……是这样的,公主昨晚感了风寒,医士说易传然,公主是担心传染给了皇后伤了凤体,那就得不偿失了”星翠急中生智想出了一法子,听她说来言之有理,我也终是吐了口气,心中庆幸。

“哦?是吗?”母后拉长的面容,立刻显的担心,再加上一旁的星翠手里还端着药物,天时,无地利,只有人和,才圆满这个谎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