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16章 狩猎1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342 2014-02-19 16:58:02

  一路上感受他的体温,胸口的微微的起伏,却觉得是如此的灼热,我摇了摇思绪混乱的脑袋,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到了身边后退的景物上,不再过多的思想。

来到一处空旷的草地,一直领先的东袁瑾宸止步而至,跃下了马背,其次是格格,三皇子先行下了马背,伸来一手,我犹豫一会,借他臂力,起鞍而下。

阳光甚好,他们三人都依次坐在了草地上,面对阳光,贪婪的呼吸着这自然的味道,见他们如此悠闲,站在一旁的我,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似乎好久都没有来过这样世外的地方,有山,有水,相得益彰,走到一处流水之处,里面倒影的东西,随波荡漾着,弯身,取在掌心的清水勾起了隐约的干渴之感,湿润自己的双唇,有些甘甜,再取一点,山间的泉水,似乎永远都带着那淡淡的甜味。

“咚!”面前,不明物体从空而将,水花四溅,湖面波纹,一波一波的推开,我侧眼看去,三皇子眼光正在这边看来,刚刚应该是他所为,我淡笑一声,他同样微笑回应我,坐在他旁边的东袁瑾宸面容严肃的看着前方渺茫之处,在他旁边的格格,一眼深情的看着他,眼光中是好感,是爱意,是幸福,这些我都在这个眼神中看的一清二楚,只是,东袁瑾宸似乎并没有一丝的回应,面容严肃,沉默不语,对于这位格格的心思,不知是不明,还是装作不懂,或者根本一屑不顾,如果是这样糟糕的可能,那么,佳人当前,坐怀不乱说的就是他了,想到这,一丝黯然显在了心间。

突然间,他们三人一同纵身而起,纷纷跃上马鞍,情形十分的焦急,当我定眼看去时,远处的草丛中,树叶摇摆,像是猎物的踪迹,果不其然,他们都一同拔出利箭,奔策中,瞄准着那正在逃生的野鹿,数箭都在向它待发,不知它此刻求生的欲望是不是像那日,拼命想逃出皇城的人一样,多么的想活下来,直到没有可能的时候。

“嗖!”三皇子第一个发箭,与那野鹿擦肩而过,可惜射中的只是一株枯木。

“嗖!”接着第二箭,是格格发的,野鹿侥幸逃过,她嘟起了嘴巴。

只有东袁瑾宸还静静的等待着,他似乎总能那样的冷静。

“嗖!”两箭齐发,从中立刻安静了下来,想必,已经成为了东袁瑾宸与三皇子的箭下亡魂了,可惜一番,最后,命丧一方的野鹿被侍从提在了手上,他们三人转回草坪。

“这一次,我们又是平手”三皇子微笑到。

“今日却不是只有一箭能比出高低,这林中猎物众多,我们只可安静等待,便可收获,胜负,现在定夺时为过早”东袁瑾宸不以为然,似乎更加期待的在后面,刚刚一箭,当做是热身了,无需计较。

三皇子则又是缓缓一笑,东袁瑾宸话语僵硬,也是他早就习惯了的,而,淡然一笑,是三皇子最常用的表情。

在丛林间,马蹄声不断的回荡,利箭发射声缓缓不绝,面对猎物一次次的侵入,在最短的时间内,射中要害,对于他们来说,一次结束,意味着的是下一只的出现,坐在另一马鞍上的我,只好静静的跟在他们的身后,也许正在那奔策的马匹,羡慕着我的坐骑。

记得十岁那年,是父皇第一次带我去郊外狩猎,那一次,也因这件事,母后还责怪了他,说是女人家只可呆在宫中,怎能去学男子闲暇之时的爱好,但是父皇不以为然,每每同我出去狩猎时候,母后都是最后一个知晓的,回到宫中,母后又是滔滔不绝一番,乐在其中的我,只好悄悄走开。

想到这,我不自觉的笑了,当日的情景在这时依然的清晰着,父皇……母后……我抬眼看着空中,蓝蓝的颜色,还有耀眼的云朵,酸楚之感,模糊了眼前美丽的景色,过了这么久,我还是没有学会伪装,没有学会若无其事,没有学着去了解自己的处境,了解自己来东袁国的目的,触景伤情,曾多次让我潸然泪下,不管是南萣瑄,还是韩薇凝,都是个失败者……至少,现在为止,这就是事实。

傍晚时分,夕阳已经落下,残留在空中的是那它曾经走过的足迹,火红的晚霞,很美,却不刺眼,林间火光闪闪,袅袅青烟,我们四人围坐在梗火旁,火苗上方是那散着香味的野鸡,还有池中的鲤鱼,肚中的饥饿感,在瞬间迸发了出来,我似乎都听见了自己肚中的抗议,但,也要等美味熟透的时刻。

香味愈浓,若有若无的惊扰着我们的味觉,一旁的格格,吞了吞口水,迫不及待的模样,和那日的嚣张跋扈有些不同了。

在他身边的东袁瑾宸依然是那平静的面容,似乎不管什么事情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更别说勾动他的心思了,空洞的双眸中只映出那两团红红的火焰,他喜欢深思,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这时,格格,伸手取下了香味正浓的鲤鱼,闻了闻,绽开了笑容,像是小孩子般的满足。

“给”三皇子递给我一块鸡肉。

“谢三皇子”接过他手中食物,浅尝了一口,虽然比往日口味淡了点,却是另一番滋味,味道越嚼越浓,我知足的在心里暗笑,饥饿中,这些算是美味了。

“我去找些干枝”起身,朝林间走去,天色渐渐黑了,头顶的上空被浓密的树叶遮着,光线更显的昏暗,脚下发出莎莎的声音,看不清地上到底是何物,凭着感觉向前走,弯身拾起干枯的树枝。

“啊!”瞬间手背传来一阵刺痛,手上的枯枝全都散落了一地。

随后,传来匆匆的脚步声,还有火把的亮光。

“怎么了?”这是东袁瑾宸的声音,身边还有三皇子。

“没事”疼痛感淡然了一些,朝手背看去才知是蛇的牙印,因该是藏在枯枝內,我不小心触到了,才被咬了,东袁瑾宸拉过我的手,伤处已微微显红的,随后传来一阵暖热,他……在替我吸着伤口。

”太子……”试着抽回,这一刻惊动着我的心窝,让我急忙退却。

“别动!”一声低吼,我咬紧下唇,忍着手背传来的刺痛,吐出一口鲜红的毒血,在一旁的三皇子呆若木鸡,也许,东袁瑾宸的这一举动,似是一个晴天霹雳,让他难以置信,为一个奴婢担心如此,实在不像他往日的作风,不一会儿,他拭去残留在唇边的血迹,撕出一片衣角,包扎住我的伤口,认真的模样,盖住了他的冷漠,还有那所谓的漠不关心。包扎好之后,他看我一眼,没有任何言语的转身离去,刚刚的那幕,又像是一个错觉,明明感觉到了他刚刚的焦急,难道,是我的错觉?

“走吧”三皇子在一旁轻轻一语,我茫然的点头,出了林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