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17章 狩猎2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331 2014-02-19 16:58:02

  在回去的路上,我们四人各自一匹马,东袁瑾宸还是领先在前,随在他身边的是格格,我与三皇子并步在最后,不经意间看到手上的伤处,想起了刚才那一幕,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紧张,那一刻我对他有了新的看法,只是……一瞬间他又恢复了与往常一样的心境,就像一推火焰突然的被熄灭,是我适才太过紧张,才有了错误的感觉?我回神向旁边的三皇子看去时,只见他目视前方,他……在思索着什么。

夜晚来临,有些凉意,我单手不自觉的抱紧了自己,打了个冷颤,这一刻,时间流逝的很慢,以至于我有些焦急。

早晨坐在回廊里,触摸着手上的白布。

“别动!”

这一句低吼,还在耳边回响,想的太多,回神时,竟然不知道自己想了什么,叹口气起身,眼帘内,伸来了一瓶金创药,抬眼看去。

“太子……”一时心慌,忘记了给他作礼。

“拿着”硬硬的口气,僵硬的表情。

我畏缩了几次,缓缓伸手接过那精致的药瓶。

“谢太子”低头轻声的书说着。

“我已吩咐下去,这些天母后那边我已经交代完好,你只可安心休息,不必操劳,太医会每天来诊断你的伤势,直到无碍才可”一字一句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他一意孤行的安排好了一切,就连夫人那边他也考虑到了,只因为我手上小小的伤处,对于我来说,有些小题大做了。

“奴婢无碍,过些日子就可恢复了,太子不必劳心至此”我还是推脱着,手中的金创药不知不觉握的更紧了,胸口再次的起伏着,只是表面的镇定,让他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你若想保住你这只手,就必须如此”撂下一语,转身离去,毫无温度的语句传来的是更多的命令,我一时哑口无言,直到他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才发现,自己还有好多没有说出的话,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打了退堂鼓,一头雾水的我,独自叹了口气,如果这是他关心人的一种方法,那么,有多少人能够体会到他的关心,如果多加计较,甚至会适得其反。

自那天之后,庆夫人身边安排了陌生的面孔,听说是东袁瑾宸的贴身婢女,那些往日里我干的活,都被她们给揽下了,说是太子吩咐的不得不从,这让我多次的作罢,在来宁轩做了“旁观者”,中午时分,我与庆夫人去了御花园,前些日子路过的桃园,今日,已经全部绽开了花朵,枝上点点发芽的绿叶,虽比不上桃花的浓密,但也算是完美的点缀了,桃花盛开的过程,地上也免不了飘落了几瓣,有些花朵已不再那么完美,穿梭在其中,貌似人间仙境,庆夫人摘下一朵,放在鼻前嗅了嗅,因而显出淡淡的一丝微笑,我挡开前方的伸来的树枝,便于通行,手臂刚放下的那刻,庆夫人眼光聚集在我的手背上。

“这些天,伤口恢复的怎么样,还疼不疼?”庆夫人关心的问到,比起东袁瑾宸,更让我感觉到了心暖。

“没事了,这些天已经有了好转,太医说已经无碍了”我笑了笑,宽心的回答。

“从未见宸儿对谁如此的上心,除了料理他父皇政事之外,这一次算是花了不少的心思了”庆夫人口气平平的,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握在指尖的桃花,来回打转着。

“夫人说笑了,这次若不是太子,也不会恢复的这么快,奴婢心中自感惭愧,夫人就莫要取笑奴婢了”我立刻解释着,脸上有了点烧灼感,这几日,太医每天都会准时来给我诊断,在太医的叮嘱之下,恢复的还算顺利,今日被夫人这样一说,原本淡忘的事情,让我突显无地自容。

“呵呵,你生的水灵,宸儿对你如此,也是人之常情”庆夫人越说越让我有些迷糊,但是,她严肃了许多。

“夫人说笑了”刚刚羞涩之情,随着她这一句,让我心中有所忐忑,这一句,蕴藏更深。

“你要明白,在皇宫中要学会提防,宸儿是太子,东袁的储君,他今日对你的关心,则是你以后的备患,你当是放在心上才是,不宜和他走的太近,你聪明慧智,一定懂我的意思,切记了”她转身将全部的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在她眼中,看的出来,她刚刚一语是在提醒着我,太子,不是我可以接近的人,这一次他关心之至,带给我的只是更多的敌人,她在宫中生活了十几年,这点,她比谁都看的清楚,我懂她说此话的用意,也看透她眼中那种寓意,我点了点头,在喉咙里答应了她,庆夫人最后一笑,转身走开,看着她的背影,我陷入了沉思,这些日子我与东袁瑾宸的一切些,她都是看在了眼里,今日她的好言,用的恰到好处,我……决不可这般的粗心了,以后定是小心翼翼才是,说不定,皇宫的某个角落已经有人在注视着我,只是我没有察觉,那潜在的危机还没有完全的浮上水面,但,已经在水底蠢蠢欲动了。

我握紧了双拳,手心传来一丝刺痛,可笑的是,我韩薇凝在宫中同样的生活了十几年,却没有真正的看透这点,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的就是自己了。

当我决定回到东袁国的那刻,我就不曾想过退缩,就算前方是满山的荆棘,会让我遍体鳞伤,我也在所不惜,凌天说的对,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东袁瑾宸这么好的一颗棋子,若是轻易作罢,不是枉费了心思了,我认定,他比现在的东袁君,更加容易得手一点,在心中暗许,刀山火海,也挡不住我……

庆夫人消失在了视线中,双腿却无法挪动半步,只是傻傻的看着前方,直到身后伸来一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才清醒的回头。

“三皇子”我退却了几步,他的手臂落空的僵硬了一会,随后又无事的笑了笑。

“想什么那么入神,叫你几声也不见你回答”他面带微笑的看着我,问我原因。

“没事,奴婢刚刚想起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就先退下了”此处来往的人多,眼多耳杂,若是被看见定会被误传,因此惹来事端,再也不是那么好收场的,此刻我只想快点离去。

“薇儿”转身时,三皇子急忙唤住我,他对我的称呼,已经超越了主与仆之间关系,我淡然回头。

“三皇子,奴婢身份卑微,薇儿二字不敢愚爱,三皇子还是另改别的称呼才是更为妥当之举”说完该说的,我不做逗留的大步离去,唯恐他接下来再说一些,让我哑口无言。

“薇儿……微……”随着他的呼唤,我由走改为了跑,直到确定他已没有跟上来,我才放慢了步子,漫不经心的小步着,我不可这样给予心切,这样会不小心功亏一篑,得不偿失,才是最痛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