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13章 东袁瑾宸3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006 2014-02-19 16:58:02

  在回往来宁轩的路上,通过西宫回廊之时,便恰好遇见迎面而来的东袁瑾宸,我退到一边,他面无表情和他身边的宫娥与我擦肩而过,我自是淡定的继续着自己的步伐,匆忙的脚下飞来一只风筝,来不及躲闪,当我后退几步的时候,一位宫娥上前来,见那风筝已经没有刚刚的那么完好,脸色立刻暗了下来。

“你是何人,竟然毁了我家格格的风筝?”语气十分的跋扈了起来,丫头如此,尚且是她口中的格格了。

“这位姐姐,刚刚实属走的的匆忙便没来得及,鲁莽了些”我平静的语气缓缓开口,低着的眼眸,没有抬起。

“是哪个宫里的?”对方口气渐渐僵硬了起来。

“来宁轩”简单明了的回答。

“原来如此”人群中传出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清脆至极,我这才微微将眼光看去,在场的宫娥纷纷退让到了一边,那女子缓缓走来,在我面前停下了步子。

“庆夫人荣得皇上的恩宠,她宫里的奴婢也是这般的大胆了”

“奴婢不敢,适才不小心毁坏了格格的玩物,还望格格息怒,莫动了气”我面对她淡淡的勾起了嘴角,随后拾起了脚下被踩坏的风筝。

“一日之后,定当还格格一个完好的风筝”这种拿来乐的东西,以前也是常做的,便不是一件难事了,心中自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这种小活来宁轩的人亲自着办,不是委屈你了,念你无心之失,本格格也不多加的计较,今儿事算是过去了”奇怪的是,她却没有刁难与我,只是,她口气虽是平平,今儿的事,过去了?却不是这般的简单的事情。

“格格严重了,风筝一定会归还于你,格格无责怪之心,已是最大的宽容,扫了格格的雅兴,奴婢在这赔不是了,只是已出来宁轩有些时辰了,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奴婢告退”我弯身作礼告别,绕她走到了一边,身后静静的鸦雀无声,只是身后的眼光想是迟迟没有散去的,何止是毁坏风筝一事让她恼怒,更多的是来宁轩,是宫中无人不羡慕,妒忌的地方,里面的庆夫人,虽不是一国之母,但是,她拥有的却是宫中人人都想得到的,妒忌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了,若是,随她,将已坏的风筝还与她,事情便是没有这样的简单。

在来宁轩的一角,我便拿来了那刚刚毁坏的风筝,不久,眼前渐渐昏暗了起来,酷似一个人影,抬头看时,是东袁瑾宸。

“太子”我放下手中的东西,起身。

“夫人刚歇下,白劳您一趟了”想是他已经见过夫人了,才来的我这里。

他默默的点了点头,眼光放在了我脚下的风筝上。

“怕是脏了太子的衣襟”他弯身之际,打算捡起地上的风筝,我抢先拾了起来。

“你做的?”他面部平平,口气不缓不慢的问到。

“不小心弄坏了格格的风筝,这就拿回来自个儿弄了,明儿个得及时的送还回去。”我如实相告。

“宫中无她还真是安静了许些日子,一回宫便又想生事端,这点小事,恐怕也是好生说了一通”这位格格的性格他倒是了解的很清楚,我不禁在心里暗自的偷笑了一番,他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些可笑,严肃到了极点。

“今日是奴婢的不对,才惹怒了她,格格若是心里不舒坦,也是人之常情”我依然是淡淡的笑着。

东袁瑾宸没有回答,果断的拿过我手里的风筝,坐在回廊的横栏上,依着后面的木柱动起手了。

“太……”我欲言又止,见他认真的模样,却也不再开口,静静的站在了一旁,他此时,就在我面前,近在咫尺,如果,可以,我何尝会这般安静的看着他,何尝会与他一起呆在这静无一人的回廊里,这一切,在预料之中,只是,心中那浓浓的苦涩,也只好随着呼吸一起进入肚中,我捏紧了衣角,将眼光放到了别处。

待后不久,一只完好的风筝出现在了面前,我转眼看去,撞上的是他那双黑色的瞳孔。

“谢谢太子”无声中后退了几步,与他拉开了距离,接过了风筝,他沉默了一会,脚步离去,看着他的背影,我又再次的失神了,这个人,与他不曾交谈数语,但也不是一个冷漠的主,那烟火面前的森冷,与现在却是有着点点的出入,是我的错觉,还是,没有看透他伪装的那面。

夜里,对着桌上的那盏灯火出神了,脑子里却是空空如也,回神之时,却是觉得有些可笑,竟不知自己为的是哪般?叹气一口,坐回里屋,疲倦的睡去。

早晨,是春意正浓的时候,御花园内,笑声连绵,人群渐多之处,定然是哪位主子在那玩乐着,声音极是耳熟,远远,便认得那声是谁的了,靠近之时,一位宫娥跨步来到。

“你是何人?”不同的人,同样的身份,用着同样的口气,与昨日的情景没有任何差别。

“奴婢是来归还格格风筝的,劳去通报一声”

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

“候着”甩袖而去。

埋头之中,听闻脚步近了许些。

“您的风筝”抬头,直接递还到她的面前,亮色的妆容,弯弯勾起的嘴角,再是妩媚不过了,淡笑之中向身边一人使了个眼色,手上的风筝便被接了过去。

“奴婢告退”打算转身离去。

“慢着,今儿个,心情好,不如,你陪格格玩乐一会如何?”语气充满了挑衅。

“格格,难得有此雅兴,奴婢不敢不从,只是不知格格口中的玩法指的是哪种?”被我这样一问,她更是欣喜,答应她是正中她的下怀,独自偷乐的,只有这位格格了,我心中也无半点胆怯,只是,主仆二字,才是我在这宫中真正的角色,哪能容得我选择高兴或不高兴,这一次,也当是奉陪到底的。

不一会的时间,玩局就已经准备完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