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9章 韩微凝2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283 2014-02-19 16:58:02

  早晨,在一处林间,我与凌天在林中静坐他,等待庆夫人一行人从这而过,坐在树枝上的凌天对于远山间崎岖之路,凝视了很久,有些不耐烦的他,双手枕在脑后,躺在了粗壮的树枝间,口中含着一片松树的叶子,如此模样,却是悠闲不已,我余光看了眼,没与他搭话,就这样一上一下的坐着,我无聊玩弄着手中的叶子。

忽而,凌天直起了身子,飘零下了几片落叶,我起身抬头看他,见他眼光投在远方,顺着他的眼光看去,一行车马在狭窄的路道上缓慢的前进着,马车后面是凤凰封顶的轿子,边上的宫女数十人,我盯紧了这一情况,凌天轻身落在了我面前。

“来了”他轻轻的开口,眼中是那久违的得意之笑。

我看他一眼,开始迈着步子,站在高高的山坡上,俯视着下面的一切,他们渐渐的靠近了这边了,我神经顿时绷的紧紧。

“记住你做此决定的目的”他不忘在我耳边提醒到,隐约是在告知,我不可坏了他的事。

“我从来都没有忘记”我镇定的回答他,眼光没有再次的转回他的身上,我再动了下步子,更近一点,看着眼下的布满石头,荆棘的斜坡,捏紧了衣角,便纵身跳了下去,耳边是刀剑出鞘声,马儿的惊呼声,还有宫女的惊吓声,朦胧中一群带刀侍卫向我靠近,额角有热体缓缓的流了下来,随后,眼前漆黑,失去了知觉。

“怎么样了”朦胧中听见了清脆悦耳的声音,靠近了自己。

“回夫人,已经没有危险了,想必过些时辰就可醒来了”对白可知,谈话的两人是主仆的关系,而且,女子口中的夫人,可能就是庆夫人,这么说,我已经在了东袁国的皇城内,果然如凌天所料,庆夫人果真是个心好的主子,意识虽有些清晰,只是眼睛此时却是无法睁开。

“好了都退下吧,莫扰了姑娘了”庆夫人轻声的吩咐着。

“是”在场的人一一诺到,凌乱的步子在短短的时间内,销声匿迹,周遭静了下来,迷糊的我再次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

当我可以睁开眼睛的那刻,四周空无一人,额角的疼痛还未完全退去,坐在床上,看向四周,桃木雕刻的屏风,床的对面是红木梳妆台,还有一些胭脂水粉,这是一个女人的屋子,我挥开了被子,下了床,来到桌前倒了杯茶水饮了下去,敞开的窗户吸住了我的眼球,我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空杯,向窗户边走去,这里开满了杜鹃,一样的杜鹃,那年春天将来之时,是母后身边的姑姑种下的,这里是母后常来的溪湘园,而我所在的这个地方,以前是空荡一片,没想到在短短的时间内,东袁帝竟然盖起了这个宫殿,未改造之前的模样,我依稀记得。

不知不觉中,眼光火热渐渐的明显了起来。

“你醒了”身后一语拉回了我的思绪,我转身,一位宫女站在了我的身后,刚刚想的太入神,全然不知她是何时进来的,我收起刚刚伤心之神,淡淡的对她一笑,她挪动步子像桌旁走去,放在了手中的衣物。

“姑娘,你的衣服已经有些破损,无法再穿了,这是夫人替你准备的”我凝视着那完好的衣物,花色鲜艳,料子是柔软的丝绸,名为缮丝,产自东南方,虽比不上上等的绸子,但也算是中上等了,只是,这庆夫人,为何要让我穿这样绸子,我乃是生人,她却是这般的随意,难不成她别有用意,一番思索中我已经靠近了桌旁。

“这位姐姐,夫人是何人?”我带着疑惑问着。

“夫人就是庆夫人,那日在路上遇见了姑娘,就将你带了回来”宫女一字一句的解释,我陷入了沉思,接下来几天,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位庆夫人,宫女们待我如客一般,想必这也是庆夫人的意思,就这样过了几天安稳的日子。

“姑娘夫人请你过去”早晨在镜子前梳着发髻,一位宫女就带话来到了殿内。

“好”我没有多问,简单的回答她,有些问题不是我应该问的,尤其是身在宫内,就更要学会装糊涂,明知道的结果,也不可多说些什么,随着宫女来到了一个名为“来宁轩”的地方,站在阶梯下我看了眼头顶上的匾额,“来宁轩”虽然是换了名字,可房子还是一样,一点也没有改变,里面的人却再也不是那时的人了,我不曾多看,唯恐被人看出了马脚,便速速上了阶梯,在门外我停下了步子,等待里面的宫女来报。

“姑娘夫人在屋内等你了”

我微微的朝她点了点头,迈步进了宫殿内,殿内的左边珠帘内坐着一人,手中握着佛珠,手中珠子一颗颗的在她手中旋转着,她不仅喜欢祭拜,连自己的宫殿内都设有佛像,供自己念叨着诗经,在这深宫内她还能每日如此的安逸,也是难得。

她停下了手中拨动的佛珠,起身撩开了珠帘,一张美丽的容颜映在了我眼中,淡淡的粉黛衬托着她细白的肌肤,一身粉色的衣袍裹住那苗条的身段,腰间的只配着一只丝帕编织的蝴蝶,并无半点皇室的气息,乌黑的发髻上随意的带着一颗珠钗,与我想象的模样差远了。

“姑娘为何这样看着本宫?”她声音如水般飘过我耳边,这才知道刚刚失态了,忘了自己的身份。

“韩微凝给夫人请安,刚刚见夫人雍容华贵之貌,有些失神了,望夫人见谅”我微微弯身作礼。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她语气平平,一点也不介意,见她没有生气我才肯抬头看她,只见她微微一笑,转身朝门外走去,我悄悄跟在了她后面,门外的宫女见她出宫,准备踱步跟上去,她玉手一抬,身后的宫女都停在了原地,唯我一人同她随行,可见她并没有防着我。

“几日前你为何会从坡上摔下来”她没有停下步子,眼光依然在前方,开口问我。

“那日不小心失足所致,多谢夫人救命之恩,小女才有今日,本想醒来之时,就来给夫人请安,见夫人繁忙,便没有打扰了”我开口轻声的诺到,完全没有引起她的怀疑,她听我说完,也没有再问我。

“家里可还有别人?”她沉默了很久才问我。

“家里就我一人了”我如实的回答,只不过她口中的家人只是简简单单的家人。

这时,她又不说话了,一直随她来到了御花园,坐在了一处石桌旁,她见我站在一边,用眼神示意着让我坐下来,我迟疑了一会,坐在她的身边,她目视前方,也不知她因为什么而这样的入神,不明白的我只得在一边等她回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