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5章 战火1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349 2014-02-19 16:58:02

  “你果真要走?”我走近他静静的问,他在宫中已经逗留了近五日之久了,他性格孤僻,要想留住他是渺渺之谈,或许说根本留不住,他肯静在这屋里不曾出去过,只是碍于自己有伤在身,碍于自己行动不便,现在他已无恙,何去何从也与我没有任何的瓜葛。

他沉默的注视着我,不用说也能看出他心中所想,不喜欢说话的他,对于他的眼神我略有了解,我微微点头。

“好,我送你出宫”我干脆的答应了他。

星翠备好了马车,为了更好的掩人耳目,找了件宫里太监的衣服给他换上,我与星翠坐在马车内,他便当起了我的马夫,他很镇定,马车跑的很快,在皇宫正门时,被把守的侍卫拦了下来,我主动撩开马车的纱帘,探出头,侍卫立刻低下头,退让了步伐,一鞭挥下,顺速出了宫门,我软靠在车内,松了口气,出了皇城,便也安全了,渐渐的离皇宫远了,来到了南北国的国界之处马车才停下,我与星翠下了马车,他已经站在一边了。

“我也只能送你到这里”力所能及,也只有如此。

“谢了”他蓦然转身。

“喂!”看他远处的背影,我忍不住张口唤住他,他微微侧头,用余光看着我。

“你到底叫什么?”这是我唯一想知道的。

“凌天”他开口,声音不大,但我听的很清楚,我沉思之中,他已经远去,当他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时,我才独自转身上了马车,凌天……原来他叫凌天,他……会去哪里?难道就是这样的四处飘泊,四海为家,还是,他要回他的故乡,一面之缘,与我应该毫无关系,我伸直腰身,举手挡开窗幔,看着外面的风景,郊外才会有这样浓烈的树木气息,不像宫中,植物虽多,但无形中缺少着植物本身的诱惑。

晚上用完膳之后早早的来到自己房内,卸下头上的玛瑙,金镶玉珠花,一切就绪之后,来到床边星翠便替我宽衣,衣袍松身之时,衣襟上面彩珠突然散落了一地,这一颗颗落地的声音让我心口猛烈的起伏着,声音结束,珠子四散在各处,有些已经不见了踪影,星翠立刻蹲身慌忙的拾着。

“兴许这衣服久了,上面的丝线承受不了这翡翠珠子,明儿个让内务府重新做过”看着星翠弯下的背影,我信了她这一说法,当我再次转身时,耳边想起了隐约的刀剑相击声,当我奔到门口的时候,又听到了女子的惨叫声,随后一个个身沾鲜血的宫女从我眼前跑过,有些已经受了伤,在短暂的时间整个皇宫一片混乱,我不明缘由,急速出了屋子,抓住其中仓皇而逃的太监。

“怎么回事?”

“东袁军攻进皇城了”他抛下短暂一语,落荒而逃,我僵硬在原地,半时辰之前皇宫内还静如湖水,东袁军怎么会攻进皇城,他们怎么进的城门。

“公主”星翠站在我身后看到了这种情况,长大了嘴巴,她有太多的疑惑,在此时不能言语,我又何尝不是。

“瑄儿”远处母后神色慌张而来。

“母后”我奔近她。

“瑄儿,快走!皇城不保,快点走!”母后焦急中将一个收拾好的包裹塞到我怀中,催促我赶快离开这里,这是她早就准备好的了。

“母后我们一起走,父皇呢?”我拉住母后的手,示意要去找父皇,只要能和你们在一起,我可以不呆在皇宫,可以不当公主,但是母亲却将脚步定在原地,不愿随我迈开步子,我突然心慌。

“不,你先走,出城之后,找个安生的地方,我和你父皇会尽快和你回合的”母后抽出自己的手,时间不允许与我多做解释,随后推囊着我,此地不宜久留,她希望我快速离开。

“不,我要和母后在一起,你们不走,儿臣也不走”我摇头,我怎么能一个人走,皇城失守,敌军入侵,我怎么能独自逃走,苟活于世,为人女,我怎么能将父母的生死置之不顾,我做不到,我在心中坚定的否决了。

“星翠,快带公主离开”母后含泪的对着我身后的星翠大喊。

“我不要!”我失控高喊,不走,不走,誓死不走!

“听话瑄儿”母后抬手拭去我眼角的泪水,她的模样何不让我心碎,我知道,她只是在安慰我,只是在安抚我,她不会来找我,她和父皇不会来找我,皇宫侍卫三千,只有三千,怎么能敌得过东袁军的千军万马,结果可想而知……

“公主快走吧!”星翠拉我离去。

“不要母后……”在我哭泣声,母后转身离去,人群慌乱中唯独她镇定的迈着每一步。

“母后!”我高声惊呼,她渐渐的加快了速度,最后奔跑远处,消失在人群中。

“放开我星翠,我要去找父皇母后,星翠你快放手呀!”哭喊中,我的眼光一直未离眼前慌乱场景,远处不知哪个角落已经燃起了星星之火,有些地方已经开始置于一片火海之中,身穿盔甲的敌军开始向这边涌来,一个火炬扔去,火焰在房子角落蔓延开来。

“公主快走!”星翠拉我躲在了一个隐秘的角落,铠甲之军来到宫殿前,停了下来,人群中走来一人。身穿银色铠甲,腰间佩着一把金黄色月牙长剑,森冷的眼光仰视着宫殿中央刻着“迎风殿”三个金字的匾额。

注视良久,缓缓的吐出一个字“烧”说完转身,身后的火焰熊熊燃起,双眼被眼前的一切映的通红,我咬住下唇,手背上是滴落的泪滴,我纵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母后,父皇,虽心中为那正在燃烧的自己的寝宫隐隐作痛,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母后,父皇,离开这里,我知道南北国,很快就会没有了,今晚之后世上再也没有南北国了。

当我带泪奔跑在一条条走廊里,万箭齐射,逃亡在我身边的太监,宫女,身中数箭,倒在血泊中,他们临死前的挣扎一幕幕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无心观看此时的情况,毫无防备之下,臂膀被划出一到血丝,我伸手捂住,鲜血从指间缓缓滴下。到母后寝宫时,房子已经在燃烧,硝烟弥漫,屋里的一切都处在火海中,我却近不得它半步,火焰的温度让我全身在烧灼着。

“母后!母后!”我朝火海中大喊。

“母后!在哪里!”朦胧中见一人躺在火中,定神看去。

“母后!”我冲进屋内,母后已经昏迷在了烟雾中,我朝四周看去时,却没有见到父皇,也许父皇还在某一处,抱着这唯一的庆幸,我搀起母后向门口逃去。

“砰”屋内的蟠龙住面目全非,倒在我身前阻挡了我唯一的去处,此时却没有别的出路了,焦急中,还有一扇窗才有着星星之火,我伸手扳开窗户,原来,人处逆境时,什么痛都已经麻木。

“啊!”眼前漆黑,失去了知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