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18章 狩猎3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241 2014-02-19 16:58:03

  见眼前一处凉亭,安心坐了下来,凉亭左侧是一片池水,里面布满了悠悠水草,随着水面波动着,认真看去,水底游动的鱼儿,无忧无虑,心神不宁的我,却无心与此。

湖面上多了一张陌生的面容,我侧身,一位陌生的女子站在了我身后。

“我们家主子请你一叙”她开口冰冰有礼。

“你们家主子是……”我没有问下去。

“姑娘去了自然就知道了,请吧”她退让一边,不想我过多的问下去,我犹豫中随她出了凉亭,一路上,思索着要见的这个人是谁?在宫中,除了庆夫人,却是很少见别的主子了,沉默中,在前方带路的宫女停下了步子,我抬头看去,石阶上的宫门上刻着“心喜阁”三个字,心喜阁,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迈上一个个阶梯,心中豁然明白,心喜阁?是格格的寝宫,她……找我……脚步不自觉的放慢了下来,来到宫门前,里面空无一人。

“我们家主子已经在屋里候着了请吧”我默然点头,轻步走了进去,正厅内空无一人,静悄悄的,我放眼像四周扫去,摆放的玉器都是上等的白玉,春天来临,各种花卉在她宫中都是齐全的,天下间哪有女子不爱花的,这位格格名为唐苑,是皇后的侄女,性情活泼,甚至是刁蛮,但是,上天似乎很眷恋她,在宫中,有一个坚强的后盾,就连皇子们也都不轻易的惹怒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才是唯一的办法,皇后宠爱与她一身,故而东袁君下旨封她我喜兰格格,赐她寝宫名为“心喜阁”寝宫名中,带有“格格”二字同音,初次见她嚣张跋扈都是因为皇后替她收囊一切,她自是可以无所顾忌于此了,宫中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这样。

身后传来脚步声,戛然而止,我转身,果然是她,见我,她弯起嘴角,靠我更近,看我的眼神,还是一点也没有改变,只是那一直带在嘴角的笑意,我还是不明白是因为什么,是嘲笑吗?至少,我心中是这样想的。

“不知格格传奴婢来此,有何要吩咐的”我诺诺的问她,来到这里之后,不自觉的学会了毕恭毕敬,在我骨子里,恐怕就有奴婢的气息,自然而然的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惯了这个身份。

“韩薇凝,果真是美人胚子,难怪三皇子为你入痴着迷,太子为你怜悯,毫不费心的就荣获两个人的心思”她目光注视着我,微笑的面容立刻暗了下来,眼光不再是讽刺的,取而代之的是那渐渐出现的毒辣,在她眼前的我,让她反感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但,我无任何的感想,对于她的恼怒,我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的我,还不足够与她有所争执,我心知肚明。

“奴婢不明格格的意思”装糊涂,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你是不明白还是不想明白,那日出宫狩猎,太子为你做的我都是看在了眼里,这些日子,他又为你苦尽心思,试问,你打的是什么算盘?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吗?还是想独揽圣宠呢?”她一语高过一语,口气不满到了极点。

“格格多心了,奴婢自知卑微,这些日太子的用心,奴婢从未多想”

“最好如此,量你也没这个胆量”高傲的她,将那颗心放回到了肚子里,孤身的我,力量悬殊,让她何以畏惧,她的顾及,不禁让我觉得可笑。

我微微一笑,她虽性格跋扈,但她心中所想,依旧那样赤的展现在别人面前,心机二字,现在还不足以用到她的身上,与谁无争,哪里需要心思去算计他人。

带着她的警告出了心喜阁,我呼出一口气息,心情却是豁然开朗,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是何缘故,不愿多想,也不想徒增烦恼。

踏上了刚刚同样的路径,庆夫人一个时辰之前在桃花院中对我的“提醒”即刻的应验了,唐苑的召见就是很好的例子,说的那些话与庆夫人说的一样,只不过语气不同罢了,明眼人,都懂她们的意思,我在心里淡淡的笑了,抬头间,我停止了脚步,面前人渐渐的靠近,最近的时候,他停下了步子。

“太子”我微微低头。

接下来,一片安静,他没说话,眼光不自觉的放在了我的手上,我已察觉,将手臂移到身后,继续低着头,他无言,我只好离去。

“奴婢告退”除了这四个字,也没有跟好的说词了,但,却是最好的办法来解此时的尴尬了。

“你对我却是这般的避之不及”在我准备迈步的那刻,他似乎已经看出我心中所想,便吐出这冰冷的一句话,一时,让我无法回答,沉默在了一边。

“太子说的哪里,怎敢避之”我没有抬头看他,但是挂在嘴角的微笑依然存在的,不知他这一语是什么意思,但是,从现在开始,我要谨记,他为太子,我为宫娥,身份悬殊,却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若是依然无所顾忌的与他靠近,说不定明日便又是另一个人宣我召见,我除了防备也只有防备了。

听到的是他轻笑一声,我心中迟疑,忍不住抬头看他,但他已经绕过我,转身时,他与我相反的方向走去,他刚刚一笑,不管意思是什么,我却不想去猜测。

夜晚,庆夫人就寝之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内,坐在桌前斟满茶水,杯下压着一封书信,干渴之感,瞬间埋进了肚中,杯子旁边还有一个杉木做的盒子,小巧且又精致,信封上面没有署名,带着疑惑,我先行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块金牌?我更加的不解,便撕开了那封信。

“城外西乡林,不见不散,凌天”轰!我握紧了手中的信笺,胸口开始剧烈的跳动着,这块金牌,原来是另有原因,皇宫森严,他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金牌送到我的屋内,凌天,当真是个不可小视的角色,但,此时对他产生了一丝胆寒,似乎这种感觉已经藏在心中很久了,他救我,费尽心机让我进宫,也许他计划的比我还要周密,想到的比我还要深远,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个问题自己竟然从来没有想过,一心只想复国的我,对于他,没有任何的戒备,是该笑我自己,还是该说,凌天是唯一的人选,除了他,无人能替代,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听命于他,一切听从他的安排,他比东袁君,更让人畏惧三分,我也不得不提防了……养虎为患不足以来说明我与他的关心,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却是我可以做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