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10章 韩微凝3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656 2014-02-19 16:58:02

  “十五年前,家中也只有本宫一人,在一次郊外遇见了皇上,后来就这样的进了宫里了,时间过的真快,十五年也只是弹指之间了”她不禁感叹到,并不是有意说给我听,只是有感而生,便将那往事提了出来,她再次的离开了石凳在御花园中的鹅卵石上踏步着,跟在她身后,再也没听到她开口,内心静如湖水。

那日与庆夫人深聊之后,她便将我留在了身边,做了她贴身的婢女,但是奇怪的是,她似乎与世隔绝一样,除了在室内打坐,最多的就是在院中走走,只是,若真是这样下去,我要怎么才能接近得了皇上,这仿佛是个极其奢侈的要求了,每每想到这里,便如丝线一样缠绕在我的心间。

这天早晨,为她梳着发丝,几天的相处,便发觉她是个不爱说话的人,首饰盒中少有格外耀眼的发饰,最多的就是珠钗了,皇宫中别的主子都每日打扮的妩媚无比,穿的都是上等的料子,唯独她最特别,她却不想那个人多看她一眼,翻她的牌,也许,他是个是失宠的夫人,那凌天,为什么要将我安排在她的身边,这样对我,对他都没有一点的用处,这是我不得理解的地方。

“在想什么呢?”见我沉思,庆夫人见我停下动作,侧头开口轻轻的问我。

“没什么,奴婢在想,夫人的盒中该添些珠饰”我随口回答她,而这也是事实,她宛然一笑,不以为然,拿过我手中的木梳自个儿梳着胸前的青丝。

“那些也只不过是女子都喜爱的东西,我已经很久都不用了,进宫之后就不再用了。”她口气平平,看着镜中的自己淡淡的笑着,拿起桌上的珠钗插在了发边,自己审视了一番,似乎现在的模样才是十分的满意,这让我更加的不理解了,爱美之心非女子莫属,怎么她却是这样的随意,不喜欢珠金银珠饰戴与发边,也不喜欢华贵的身着,简单中却不显的朴素,想必这也是她本身的气息所渲染着的。

“好了,微儿,皇上还等着用膳,我们去吧,莫让皇上久等了”她淡淡一语,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走吧”见我呆滞在原地,她刻意的再次的提醒我,我微微一笑随她出了屋子,这是我第一次见那个人,那个害我国破家亡的人,渐渐的我握紧了双手,在一个凉亭前走在前方的庆夫人停下了步子,她的目光凝视着凉亭内石桌上的膳点,这膳点早已经准备好了,亭子的四周一个守卫的宫女也没有,这时,面前出现了一名男子,身穿金丝龙袍,极其的威武,他……就是皇上,当今的东袁帝,庆夫人迈上了阶梯,微微作礼,皇上伸手制止了这一动作,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停滞了半会,便又转身坐在了桌旁,亭内除了他们再无旁人,我也知趣的转身离去。

无聊时总会一个人无宫中的后花园,这习惯并没有因为我身份的改变而渐渐的失去,也许还需要一些时间,回想起来,一个月前,我还是南北国的公主,陪我在院中的总是星翠,她也不在了,那一个夜晚之后,什么都没有了,我停下了步子,在荷花池边停了下来,河中的荷花还没有探出水面,除了那一片片水草之外,也见不得什么了,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撑着下巴看着水面出神,微风拂过,有些睡意来袭,我站起身转身之际……

“啊……”低头并未见面前的来人,便听的一声低声的痛吟,一株玫瑰落到了地上,我慌忙的抬头,一位宫女连忙拉过那个刚刚痛吟的女子手指,指尖渗出了一滴血珠,格外的明显,想是被地上的玫瑰扎到了手指,而女子眼神立刻转在了我身上,不再有那微小的痛苦模样,反而是怒气因我而生。

“奴婢无意冒犯”我连忙低头,在她未开口之前就先行说到。

“你是哪个宫里的?偌大的地方也能撞到本主”她渐渐的声音粗吼了,很明显她已经恼怒了。

“來宁轩,刚刚实在无意,还望主子见谅”我淡定的说着,从小身在宫中的我,这种场合见的多了,便也不觉得慌乱,只是,怕这位眼前的主子,并非轻易作罢。

说完,她冷笑一声,嘲笑的气息飘散而开,她迈步在我身边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眼光却是在上下打量着我,但眼光中的讽刺之意越来越明显。

“原来是來宁轩庆夫人身边的婢女,别以为仗着你家主子正得恩宠,一个小小的侍婢,就可目中无人”她的口气渐渐便的硬了起来,但愤怒,讽刺中,还有一些淡淡的醋意,她在羡慕庆夫人在东袁君心中的地位,想必是冷落好久的原因,积怨已久的怒气,这刻便不再遮掩的显示了出来。

那张妩媚的面容落入在我的视线中,面对这咄咄逼人的气息,我却是直视与她。

“那你弄伤本主该怎么了结呢?”言语下,这件事,她断然不会就这样结束了的,我低下头。

“是奴婢鲁莽在先,任主子处置,奴婢不敢有所感想”我低头轻轻的诺到,这次却不是这样的轻易能解脱的了,只是,我却不能有任何一丝的反抗,和一丝的表情遗漏,平静是我最好的伪装。

耳边传来一声不屑,但却又是得意的冷笑。

“将她带到本主的宫中”一声令下,面前便来了她贴身的侍女,身边的主子先行跨开了步子。

“不知何事让萧主子如此的生气”这时,耳边响起了一男子的声音,走在前面的主子停下了步子,缓缓的转身,嘴角微微的向上扬起,我没有回头,身后脚步声不缓不急的近了我耳边,我投眼看去,眼前的男子是那样的眼熟,陌生,熟悉徘徊了几次,我全身怔住了,是他,是他……就是他……那个身穿盔甲的男子,那夜是他下命令烧毁了宫中多处宫殿,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头盔之中冷漠的面容,那淡口一声“烧”,我脑中空白。

“怎么?太子也要管这等的小事吗?”萧主子淡然的开口,对于眼前男子的这一举动十分的不满,这些不满只是从她的口气中得知,若是单看带笑的面容哪只她心中所想。

“不知,萧主子因何事这般的恼怒?”说着,他的眼光移到了我身上,上下打量我一番,并没有太多的表情,随后又专注了萧主子是何回答。

“只是初来的宫女不懂得规矩,本主正要让云云教她一些,免得再因小事而坏了宫里的规矩”萧主子满脸的好意,在外人看来这似乎是我的幸运,我不由的在心里笑了一声,无非是因庆夫人故而小题大做,示威与她,我岂是不知。

“既然她是新来的宫娥,何须萧主子亲自如此,将她置給礼仪宫,让姑姑们全心操办就可”太子却是站在了我的角度着想,很显然,他却是在我开脱着,萧主子这刻安静了下来,不语了,也许是被太子说的没有更好的理由来反驳我刚刚的不小心带给她的不愉快。

“既然太子也这样说了,今儿,本主就不追究了,记得下次可别再这样鲁莽了,若是换做了别人,有你好果子吃的”她语气绵柔,看不出她一点的生气,介于太子在此,不可表现太过的小气,岂不是失了她主子的身份。

“奴婢谨记,谢主子的教诲”我低头轻轻开口,随后,她们离去了,见她们脚步渐远,我才抬起头,静静的看了眼,还未走开的太子。

“谢太子”我垂下了眼帘,他为太子,我是宫女,眼光聚集在他的身上,却是显得无礼。

“你是哪个宫里的?”他也是问着我的来历。

“來宁轩”我如实的回答。

“宫中不是你可随意走动的地方”他警告一语,就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