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绝世冷后

第2章 凌天1

绝世冷后 血与雨 2397 2014-02-19 16:58:02

  夕阳西下,水面波光粼粼中掺杂着那微波荡漾,我单手拂过岸边翠绿的树枝,仰头对着天空云朵诸多之处深吸一口,天际有着烈火般的红艳,很美,可惜的是,那也是每日夕阳之时才有的独有景色,昙花一现的短暂,弯身坐在脚下集草之上,不愿再离开这眼前的美景了。

“公主!公主!”身后传来嗲气的声音,听声音就知道来者是谁,自然也不需要再去浪费那个无意的一个转头之举。

她来到我身边,不忌讳脚下的绿坪的干净如否,也随我坐了下来,双手很自然的放在了膝盖之上,同样看着我举目投去的地方。

“公主,刚刚皇上问起你了,快随我回去吧”她目光僵硬前方的跟我说着。

“你呀,眼里只有我父皇,我这个公主自然上不了你的心,父皇命令如山,我的话语就如尘埃了”我故作一副极其冤枉,值得同情的可怜人。

“才不是呢,只是这天时不早了,皇上也是担心公主的安危才让星翠在天黑之前就把公主请回去的”她反而装作比我还要无辜,拉着委屈的脸庞,看着我,我注视一会,不禁笑出了声音,食指在她额上戳了下,对她做了个鬼脸,便起身挥去身上的尘土,向身后那条蜿蜒的小路踏去。

“公主你等等我”星翠加快脚步跟在我身后,进了林中,此时正是花开草绿的季节,头顶上的浓密树木,遮出一片片阴凉之处,树叶的沙沙声中还掺着鸟儿的啼叫声,“噗噗”一群群朝远方飞去,为人,却还是会时而的羡慕那可展翅高飞的群鹰。

“啊”忽而,一男子冲出林间站我们面前,星翠吓出了声音,躲在我身后,面前的陌生人,手持刀剑,鲜血沿着雪亮的刀口缓缓的滴到了地上,像是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蕊,但是,对于素不相识的我们,他却是满眼怒气,兴许心中的怒火,并没有随着身上的伤口,而有所淡然,深知,原因并不是因为我们。

我后退了几步。

“公主……他……他……”杏儿浑身在打颤,声音也在哆嗦,她定是认为面前的人,是冲我们来的,但,这却不是我现在担心的,他已经身受重伤,步履艰难,我们虽无半点武功,但逃脱,却是绰绰有余。

“砰”最后的支撑力气消弱,他倒在了地上,但手里的那柄长刀还紧握在手上,我开始慢慢的挪动脚步,在他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探他的呼吸,庆幸还有半条命。

“星翠,将他扶起来”我一个人奈他不何,让身边的星翠过来帮忙。

“啊?公主你该不会要管他吧?”星翠不相信的口吻,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个意外的碰撞,何况此人身份不明,伤势告知,这人绝非是等闲之辈,星翠所担心的就是因此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我深思一会,断然开口。

“先救活他再说”我吃力的将他扶了起来,星翠无奈,才肯上前,在另一边撑着,就这样,将他带回了宫内,安置在了我的寝宫,医士已经请脉诊断,伤口太深,伤处众多,能否活命要看今晚可否有幸度过,留他不死。

端来清水洗去他身上的掺有灰土的血迹,星翠看着盆中鲜红的血水,胃中翻江倒海,差点作恶吐了出来,连忙将手中的铜盆递给了旁边的宫女,一脸解脱的模样,呼了口气,调整自己的气息。

坐在他的身边,仔细看了一番,退去狼狈之后的样子,却也是生的俊俏,唯之不足,就是毫无血色脸庞显的憔悴了些。

“公主”

回神之时,星翠面容离我近中之近,再过来一点,就可碰到彼此的鼻尖了。

“干嘛?”我口气平平问到。

“公主刚刚有入神看这位公子”她口气开始在嘲笑我,当然,脸上的笑意,若有若无,如果不花心思,还不知她这般模样为的是哪般。

“你心思不细,自来是你的专长,看错了本公主也是不会埋怨与你”我理直气壮的反驳她,起身离了床边,对于刚刚的失神之举,完全否认。

“是吗?公主每次被星翠猜中心思的时候,都会这样说来,答案就是十年也不变一次,所以星翠也不追究您心中所想”她在身后伶牙俐齿的说着,反倒是我的不对,我忍气,转身,用藐视的眼光,将她全身打量了一番,她却装作无视的看着别处,对于我愤怒的样子完全没有放在眼里,我闭了眼睛,吞下了那口气,站在门內,看着远处雄伟的建筑,花园锦簇,庭院交纵有序,灯火之中闪闪映入眼帘,天空也只是得到星星的怜爱,才不失夜晚的迷人风景,如若不然,便不再有人愿意抬头将心中的烦恼,思念,寄托与这远处的星空。

这里是南北国的皇城,我叫南萣瑄,以国为姓,是南北国的公主,父皇与母后独生了我一女,自然,父皇的后宫受宠之后的女子,也同样为父皇生下了皇子,公主,只不过,我比他们多点宠爱,这是在这深宫中我唯一的优势,嫉妒与羡慕都处于我一身,偶尔也会听到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在父皇面前的诉着父皇对我的偏爱,虽,逢时介意,但一夜过了,就不必记挂在心上,抬头不见,低头也是躲不掉,何必再给父皇增添因子女之间的不合,而造成的不愉快的一幕。

深夜,承受不了随着时间而带来的睡意,星翠在一旁的桃木桌上上沉沉的睡去,嘴里还不时的嘀咕着什么,应该又是梦见了什么,我淡笑她童心,羡慕她的天真,她七岁的时候,就入宫与我为伴,与我年纪相仿,我与她似于姐妹,因此在她心中,并不当我为公主,口无遮拦,口随心出,我也已经习惯,曾不与她计较,父皇也知她是我的心腹,便命令她不得离我半步,我性子贪玩,皇宫高墙也挡不住我的去处,父皇的担心也是理所应当,我也不再多舌。

我撑着侧脸,守着床上这个陌生的男子,怕的就是,夜里有何不测,睡眼惺忪睡意袭来,惊醒了自己,一次又一次,便大脑空白,扑在了床边。

当我不觉疲倦之时,天已经亮了,唯一关心的便是这躺在床上的人,看他面容安静,脸色也恢复了,至少没有昨日初见时的苍白,我暗自在心中松了口气,伸直双臂,放松着极其酸痛的腰骨。

这时,躺着人睫毛微颤着,我屏住了呼吸,全身心注意在他面部微表情,希望不是我急于心切而产生的幻觉,稍等几秒钟之后,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对于醒来见到的这一幕,他满是心奇,却没注意到身边的我。

“你醒了?”我开口问到,他这才将目光转到了我身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也许是陌生而产生的心理反应,他二话不说的就撑起身子。

“你的伤口还没好,不可以乱动”我起身,按住他的肩膀,他斜眼看去,才发现男女授受不亲,我却没有忌讳触碰他单衣的身子,于是我快速的收回手臂,气氛尴尬至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