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落魄格格凤凰命

八十八章 拉拢陈将军同击退外敌稳固地位

落魄格格凤凰命 人生的梦 5025 2013-11-06 20:40:43

  “娘娘,这次唤奴婢来可否有要事?”安乐直接奔主题。

“小悦(安乐)你有所不知”,说着琴皇后张秀一把泪哭诉着自己这样得罪了张太皇太后和东太后等人,害的自己形象受损不说而且危险到了太子宝座。

“娘娘别慌,太子不仅是你的儿子更是奴婢的儿子,奴婢自然会替他卖命的”,说着小悦把心中的想法告诉了张秀。原来近期中原有几个部落侵犯了云国边境小城偷袭云国获取物质,云国刘俊可是一番头疼,安乐(小悦)提议让娘娘的哥哥张强带兵打战立功好向皇上提出要求保护太子东宫之位愿意永久效劳云国。自然其中要加点其他重要人物,听说娘娘和陈将军女儿淑答应走的很近,不如借此机会提携淑答应家族也帮助自己。张秀听后甚是满意立马张罗摆驾淑答应的宫殿。

淑答应宫殿:

“皇后驾到”,小月高声呼叫,表示凤驾来临。接着张秀走进了淑答应的小宫殿。

“嫔妾参见皇后。。。”淑答应陈茜蔓立马上前迎驾,皇后张秀见此马上扶起淑答应说,“妹妹无需多礼,在你我面前以后妹妹就称呼我声姐姐就可以。”陈茜蔓听着甚是感动,然后热情招待皇后张秀,张秀见机会来临立马把心中想法告诉淑答应,整体意思是希望妹妹能让她父亲陈将军一同她的哥哥张强将军上前线打战建立功德,好帮助姐姐坐稳皇后宝座以及太子的东宫之位,为此为了感谢妹妹,姐姐我会想办法提升妹妹父亲的官职以及妹妹的妃位,不让妹妹在后宫无地位。陈茜蔓听后思考了一会觉得此方法对自己无害便答应了张秀。

不久后承乾宫:

陈老将军和张将军胜利归来,刘俊甚是高兴,立马把两人召唤到大殿受封官位加爵以及好好款待两位将军。

“宣陈将军、张将军觐见”,安公公的娘娘声又响起了。

“老臣陈将军、微臣张将军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陈将军和张将军准备行礼,皇上刘俊见了立马扶起安排席位。并且说道,“两位爱卿辛苦,此番战斗我军完美胜利,应该理应好好犒赏你们和哪些侍卫兵么。”

“老臣不图什么,希望皇上善待我的女儿陈茜蔓”,说着陈老将军跪下请求“赏赐”。

“微臣也是,微臣的妹妹虽贵为皇后,可是每天生活不如意,上次冒犯了太皇太后不是故意所为,还请皇上能原谅微臣的妹妹,善待太子。”

这陈老将军和张将军的一唱一和,一些大臣们都听出来了敢情打这胜利战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自己子女或者妹妹在后宫更好的生活。

皇上刘俊听了内心甚是不舒服,但为了自己的刚才的诺言,说出口谕:“即日起晋升淑答应为贵人,皇后冒犯太皇太后事故就此罢免。”

就这样陈茜蔓成为新人(秀女)中妃位最高的妃嫔。

琴皇后打入冷宫

华羽宫:

“姐姐,如今琴皇后有他哥哥张强武将战功撑腰,我们的日子可难过了”,说话的自然是华羽宫的主人柔妃娘娘。

“怕什么,她不过就是个武将之后的小贵族女子,我们可是什么身份出生的。妹妹不要长她人威风灭自己的志气。”玉贵妃说着气着摔碎了个小碗。

“那姐姐可有妙计”,柔妃知道王玉这个人是不服输的人,所以跟着她日后必有小成就,于是小心问道。

“根据本宫的细作(派出调查、跟踪皇后等细节的人)的反应,最近琴皇后跟那个叫什么小悦的安乐郡主走的很近,本宫很是奇怪,当年小悦只不过是琴皇后身边的一个奴婢,为何琴皇后对她如此恩中提升她为郡主身份,还有当年琴皇后早本宫出生皇子,成了生了长曾皇孙的妃嫔才使得她如今当上皇后宝座,儿子成为东宫之主,这位事情疑点重重,应该值得好好调查。”玉贵妃说出近期自己对皇后的有所行动的方案,王玉只所以敢大胆和王丽柔妃说这些话,是相信她早就尾随自己这一派不会跟皇后在一起对付自己王家的人。

“姐姐果然是后宫最厉害深沉的人,妹妹当年也奇怪琴皇后还是皇妃时候明明迟姐姐后怀孕的,这么就一小子提前姐姐好多天诞下皇子,而且听后宫的老宫女常说琴皇后入宫好几年都一直不孕的,这点我想姐姐也是知道的,不然皇上这么多年一直恩爱着琴皇后,为什么琴皇后不再次身怀龙子。”柔妃也配合的说出自己内心多年来的想法。

“看来妹妹心中的疑惑也不小,那就你我好好配合,看看其中的猫腻”,王贵妃说着时不时的露出令人惊悚的恐怖的眼神。

某日御花园:

柔妃跟随安乐郡主到一个小道上,看见安乐郡主把一封信交给了琴皇后的贴身奴婢小月。于是柔妃上前阻止小月的进步,说:“把信交给本宫。”

“柔妃娘娘,这可是皇后的东西你敢动吗?”小月狐假虎威的拿出皇后身份。

“小月姑娘,你应该伺候琴皇后有些时候吧,现在只不过是个贴身丫鬟罢了,如果你跟着本宫,把此物件交给本宫,日后本宫发达的一天定许你尚宫局头衔。”柔妃说出诱人的条件。

“这。。。可是琴皇后知道后会杀了我的,再说你只是个皇妃,我这么相信你”,小月犹豫的说出心里的忌惮。

“哈哈,不用担心,琴皇后垮了后宫谁最大?!那唯独王贵妃最大,贵妃和本宫是一路人马,到时候我美言你几句把你的功劳说上几句,没准不只是尚宫局头衔,还有皇后可以给与的郡主身份,到时候你就是吃香喝辣的了。”柔妃更加诱惑说出自己的老底本分,小月听着满是觉得还可以就把安乐郡主密信交给了柔妃,柔妃拿到后吩咐她近期要小心自己的安全先回家躲躲。

安祥殿:

“柔妃驾到”,说着柔妃来到王贵妃的宫殿,一同欣赏密信的内容。

只见密信打开,内容把两位都惊讶一跳,惊讶之后更是高兴,琴皇后怕是要遭殃了。

密信大概内容如下:

请皇后姐姐好好照顾太子,本郡主一定会为太子谋好出路,日后帮助他登上帝位,这么说太子也是本郡主的儿子,谢谢当年娘娘的厚爱提升本郡主和太子,才有了奴婢今日的荣耀。

于是柔妃和王贵妃(王丽和王玉)两人立马拿着证据摆驾小宫门太皇太后张氏德妃的宫殿。她们想直接禀告老祖宗,老祖宗一定注重皇室血统的。

“柔妃驾到、王贵妃驾到”,门外的侍卫报道了两位皇妃的凤驾是想提醒宫殿内的主人老太后是否见人。

过了一会,两位皇妃被接见。

“嫔妾等参见老祖宗,老祖宗万寿无疆”,两位妃嫔纷纷行大礼,大家内心都知道张老祖宗(太皇太后)可是德高望重的人物,皇上都要听她的话。

“你们两位皇妃不好好呆在后宫,今日来哀家这里有何要事”,张太皇太后近日心情郁闷所以没什么大事情,大家都不敢要求见她老人家,所以大家不要见怪,再说张太皇太后和柔妃没什么交情。

“老祖宗,嫔妾也想没事不打扰你老人家休息,可是这次嫔妾要说的事件关系着皇室血统和东宫之主的大事以及后宫皇后带头冒犯宫规大忌。”王贵妃先带头说着,张太皇太后听后觉得此番两人前来可能真的是后宫有要事处理,于是洗耳倾听。

柔妃当讲说者,把所看所见所听的所有证据和不利皇后的事情还有太子不是皇室血统的大事情全部说完并呈上密信证据。

张太皇太后当场惊讶了下接着满腔怒火,立刻叫徳公公宣皇后、皇上、近京城的大臣来小宫门要事商谈。

小宫门: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安乐郡主到、各位大臣到”,等一系列人到后,张太皇太后要审案子了。

“大胆皇后给我跪下”,只见所有人到后太皇太后德妃不给皇后面子当面当场要皇后跪着,皇后张秀不知情况的委屈的跪着。

“太皇太后,不知我妹妹有何触犯宫规要如此刑罚”,说话的自然是张秀的哥哥张强。

“大胆,徳公公拿哀家金拐杖以及金棒来,还有张强将军,哀家后宫刑罚事情还轮不到区区将军说话。”说着徳公公立马拿来了先皇赐的金拐杖和先太皇赐的金棒。

“看来太皇太后要动粗的了,不知这皇后又出了什么事情?!”部分大臣们小声议论着。

太皇太后命令完,只见几个太监架着皇后当场先来个大刑伺候金棒三十下、金拐杖十下。

“王贵妃王玉你说整个事件吧,哀家老了可没力气把事情说清楚。”太皇太后吩咐后,王丽当场给了太皇太后此番召集大家的目的以及皇后所刑罚的罪条。

“皇后张氏欺君罔上,用宫女之子冒充皇室血统皇子,此罪当诛,还有冒充怀孕,其罪当罚,利用皇子途径提升妃位以及其他荣耀,其罪可恨,。。。多条并罪立刻打入死牢,三日后午门菜市场斩首示众,灭起三族关系人物死罪,今日立刻剥夺所有荣耀头衔,假皇子太子果郡赐死。”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大臣们惊讶无疑。

“王贵妃你不要污蔑我妹妹”,张强立马上前维护妹妹的利益。

“把证据给大家看看”,太皇太后想刚快解决问题。

张强看了证据半信半疑当场愣了,没想到妹妹为了皇后宝座竟然干有辱皇室事情。

“皇上,臣妾冤枉啊,定是王贵妃她自己写的”,琴皇后张秀做最后挣扎。而安乐郡主小悦只是悲痛的等待说明太子的身份以及皇室血统的真假。

“皇上、老祖宗、各位大臣,为今之计最好办法就是滴血认亲,看看孩子有没有和皇后有血缘关系就行了。”说着一宫女早牵着这位很快完蛋的太子来到大家面前做滴血认亲过程,只见把太子的血滴进碗里还有张秀琴皇后的血,只见两血不合。大臣们纷纷表示张秀琴皇后对皇室侮辱的气愤,张强也完全无奈倒地。连皇上刘俊也是失去对张秀的爱,觉得张秀琴皇后白疼爱白宠爱多年了。

“皇上、老祖宗,奴婢有要事禀告”,说着安乐郡主磕头起来。

“去、去、去,区区快死了的郡主有什么好话说的”,王贵妃霸道的不让安乐郡主小悦说话。

“王玉你暂且一边去,哀家想看看这后宫诡计多端的婢女有什么高见”,太皇太后很是欣赏小悦在后宫生活的技巧本事。

“回禀老祖宗,太子的确不是琴皇后生的,是奴婢所生,但是他却是皇上的骨肉”,小悦这一话说出,当场大家惊讶不已。

“我说安乐郡主,你是不是快死了,不想死胡说八道”,王贵妃不相信的插嘴。连琴皇后也不是很相信,这不是小悦和侍卫偷生的吗?!

“四年前的某晚,皇上刘俊和琴皇后的哥哥张强将军喝高了,那天宠幸琴皇后来到琴皇后宫殿,很巧琴皇后当晚不在,皇上把奴婢看成琴皇后,奴婢没办法没见过这种场景就顺了皇上,不久奴婢怀孕了被琴皇后发现,琴皇后要以宫规杀了奴婢,奴婢为了保住皇上骨肉没办法取悦当时久久不孕的琴妃,以自己的骨肉替代娘娘琴皇后的骨肉让琴皇后假怀孕,奴婢一直不敢拥有娘娘的荣耀,所以一直四年来欺骗娘娘说太子是奴婢和侍卫生的,一来娘娘不会妒忌奴婢四年来的欺骗暗恋皇上的感情,以及打破这种关系。二来奴婢日后还能默默的看着太子长大。”说着安乐郡主突然拿起匕首割了皇上,只见皇上的血滴进碗里和太子的血附和,小悦也割了自己的手指,正如大家所看所想期待的一样,太子的血和小悦一样和皇上一样,所以太子是小悦说的那样是小悦生的,父亲也是皇上,是皇上的骨肉。

“哎,好了,安乐郡主当年也是情有独钟保护太子而已,毕竟是皇上宠幸过的女子是太子的生母,即日起封为贵人。皇后张秀依旧刑罚,退朝。”太皇太后最后口谕命令道。太皇太后刚才看到小悦拿起匕首刺伤皇上很是害怕她为了性命事情行刺皇上,现在看来是虚惊一场,小悦这么有机会取皇上的血滴血认亲呢?因为刚才大家都在惊讶震惊中度过,所以皇上旁边的人一时大呼所有所备所防。

“皇上,臣妾不想死啊,皇上。。。”张秀琴皇后,刘俊的第一个皇后就这样以假怀孕、侮辱皇室血统等罪被处以极刑。

张秀琴皇后死后不到几天,大臣们以太子的生母身份卑微等问题,有的要皇上废了果郡王太子东宫之主之位,立亲王明王为太子,还有后宫不能一日无主国不能一日无主母(后)等事情烦扰皇上刘俊。

刘俊就着了急没头绪去了老祖宗皇奶奶哪里需求帮助,最后皇奶奶小声告诉了她如何处理张秀死后等后宫朝野之事,于是刘俊原话自己下圣旨说,

“果郡王废除太子之位,但提升保留亲王身份,太子之争已经祸害连连,朕还年轻暂时不立太子东宫之主,后宫的确不能没有人管辖,但皇后死后不长,为了此次的教训,暂时不立皇后国母,由王贵妃暂时管理后宫。”

王贵妃知道这个结果虽然不是很美好,但是终于除掉自己最大的敌人,还有如今皇上膝下就自己的儿子明王还有宫女出生的果郡王,这样看来自然是很多大臣站在自己儿子这一边,毕竟虽然太子一般立长子但是母亲身份地位也很重要。

而琴皇后的贴身宫女小月向柔妃索要尚宫局头衔时,柔妃不承认了,说什么没打她算很好了,王贵妃没当上皇后都把气散在本宫身上,本宫没和你计较算很好了。于是小月很无辜可怜的被安排到洗衣房干苦活,因为很简单她是废后死皇后的贴身奴婢,谁不想欺负她,小月很是气自己背板主子琴皇后。但厄运不是种是降临到自己头上,安乐郡主,不,现在的安贵人把自己调走在原来琴皇后的宫殿琴音宫里了,还当了安贵人的奴婢,安贵人还安慰了她,以后看清楚好人与坏人。小月感激跪下说永生追随安贵人不会再做对不起主子的事情,而果郡王也搬出了太子宫殿东宫之主来到琴音宫再次认识自己的亲生母妃,在害怕的好一段时间里由安贵人照顾,慢慢不害怕前不久的事情了,还认熟了亲生母妃安贵人,和她很是要好,毕竟他们常见面过。而和琴皇后走的很近的淑贵人反而贬为官女子,父亲还丢了官职。

如今云国后宫刘俊妃嫔就属于王贵妃王玉最大、其次柔妃王丽、再就是安贵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