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落魄格格凤凰命

七十五章 玉皇后对付容贵妃

落魄格格凤凰命 人生的梦 2241 2013-09-09 15:01:01

  上次说到燕国君主白名生不给玉皇后面子坚持要荣升容贵人贵妃之宝座,气的玉皇后下定决心对付想母凭子贵的容贵妃。白名生此举就是要打击玉皇后在朝野上的威慑力挽回白家君王的龙威。玉皇后刘玉曾经想到过用自己学来的巫术神不知鬼不觉使得容贵妃流产,可是后来想想先让哪小国的贱女人得意一阵子,利用她人(借刀杀人)对付容贵妃,思来想去最佳的人选就是皇上的亲姑姑丽玉郡主。丽玉郡主不是抚养了先宰相女儿令妃的龙凤胎皇嗣吗?其中长皇子还被封为世子了呢!(地位只低于现在的小太子二皇子)。她一定会为了世子将来的地位考虑对付容贵妃的,应该来说是对付容贵妃肚中未出世的皇嗣。只要在她面前游说世子地位的不保,容贵妃将来肚中孩子定会危险龙凤胎皇嗣的话,丽玉郡主一定出手帮助自己一起对付容贵妃而忘了最后的赢家反而是我。不管容贵妃怀的是男是女,只要一出生就一定会授予很大的头衔,只要头衔大了自然丽玉郡主会担心自己的将来,毕竟她和龙凤胎皇嗣感情较深相处了两年多,龙凤胎皇嗣有利那么她一个守寡抚养遗孤子的郡主将来定能当个什么太妃甚至是太后之类的,玉皇后会这么想丽玉郡主定也会这么考虑,毕竟她也是生活过在后宫的女人。

郡主府:

“玉皇后驾到”,只见刘玉坐着皇后气派的銮驾来到郡主府,灵儿立马通报郡主府的看守通知郡主丽玉接驾。

“丽玉参见皇后,娘娘万福金安”,丽玉郡主立马迎驾福了下身,身为皇亲国戚跪大礼就免了。

“姑姑快快请起”,玉皇后故意当众扶起丽玉郡主表示自己对长辈的尊重和对丽玉郡主的厚爱使得丽玉郡主内心很是好奇,玉皇后这是唱哪一出!!!

“姑姑肯定觉得玉儿今天来的蹊跷,还是进屋细谈”,玉皇后看出了丽玉郡主的疑问小声耳语表示有机密商讨。

玉皇后和丽玉郡主进了郡主府后,就把此行来的联盟对付容贵妃的目的和丽玉郡主(姑姑)详细大概说了一遍;还在宫外的郡主丽玉还不知宫里竟然又来了为妃嫔,一下子就冒出个贵妃而且现在有孕,实属担心正如玉皇后所想,丽玉答应帮助玉皇后进宫想对策对付容贵妃。

皇宫内宫后宫御花园:

“娘娘,太医说了多走动对胎儿有好处”,说话的是现在正得宠的容贵妃的侍女莎莎。

“嗯,你看前面这么有孩子的嬉闹声”,容贵妃发现新大陆似的走向御花园园中,而她不知道正等待她的将是一番苦难。

“容贵妃驾到”,只见莎莎故意大声通传,表示贵妃凤驾来临。

“大胆,见到贵妃还不行礼”,不知丽玉郡主身份的奴婢莎莎质问丽玉对自己主子的大不敬。

“放肆,见到本宫还不下跪,见到两位世子、公主还不行礼”,丽玉郡主更加气愤回击莎莎对自己的不敬反而没把容贵妃看在眼里。

“你是?”容贵妃沙利亚刚入后宫不问事不知情有个丽玉郡主于是小心提问对方的身份。

“我就是皇上的亲姑姑丽玉郡主”,丽玉大方的摆出自己的身份;“对,她是我们的皇奶奶”,说话的是龙凤胎皇嗣,“这两位就是先令妃的遗孤子皇嗣”,丽玉也简单介绍了两位皇嗣的身份来路。

“利亚有眼不识泰山,在此赔礼见过姑姑”,沙利亚一听是皇上的亲姑姑自然要放下自己贵妃的架子给人家行礼。

“算你还有点见识,不像这个奴婢更加有眼不识泰山理应重罚”,丽玉先开始惩罚莎莎这个耀武扬威的奴婢了。

“来人给我赏嘴50下”,丽玉开口就是要整死莎莎,打五十巴掌岂不是要毁容了。

“慢着,丽玉郡主,莎莎是我的奴婢是不是惩罚有点严重了,毕竟她没犯什么大罪”,沙利亚果然中招帮助莎莎说话。

“容贵妃,惩罚一个下人而已你何须帮忙说话,再说了这奴婢实在是该法,打她五十巴掌是给足娘娘你的面子了”,丽玉郡主很不把沙利亚看在眼里说道。

“你。。。丽玉郡主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只是区区的郡主,我可是贵妃”,沙利亚拿自己的贵妃头衔对付丽玉。

“大胆容贵妃,竟敢出言不逊,本宫乃是皇上的亲姑姑,遗孤皇子的抚养人,身份地位会小于你区区贵妃娘娘吗?来人将容贵妃拿下”,丽玉很是生气的反击容贵妃,不顾她贵妃头衔。

“反了反了”,只见容贵妃被侍卫按住不能动弹很是气愤。

“你这个坏女人竟然欺负皇奶奶,罪该万死”,只见世子生气冲了下去一把推倒容贵妃,容贵妃惨叫一声下身剧痛鲜血直流。

“不好了不好了,娘娘出红了,快叫御医啊!!!” 莎莎气的直喊哭救人员。

不一会安祥宫:

“太医,容贵妃这么样?”皇上白名生很是担心容贵妃的身体,应该来说是担心龙胎的安全。

“启禀皇上,容贵妃一摔胎儿不保,请恕老臣无力”,陈太医无奈的宣布容贵妃小产的结果。

“我的皇儿啊”,白名生一听容贵妃小产很是悲伤哭泣,接下来生气的问道,“是谁将容贵妃推倒在地的?”

“皇上。。。皇上。。。是世子”,莎莎和其余伺候容贵妃的奴婢小声回禀。

“是世子这么了”,只见丽玉郡主就在紧张时刻进了安祥宫来看看容贵妃小产后的悲催样。

“见过姑姑”,皇上给丽玉郡主行了个晚辈礼貌礼。

“事情是这样子的”,只见丽玉郡主把刚才御花园的事情诉说了一遍,大部分用词都说容贵妃和她的贴身奴婢莎莎的大不敬,还说世子小不懂事此事难免是意外,将事情推个一干二净;最后皇上没办法只好妥协,放过了世子,毕竟世子是长皇子而且母妃离去还不懂事再上丽玉求情也必须给姑姑几分脸面,最终倒霉的容贵妃一醒听说自己的孩子小产夭折悲伤不已大病了一场。接下来皇上白名生也没过问这个小国来的郡主贵妃夜夜留宿玉皇后哪里,玉皇后的地位又上了上去,朝中文武百官对玉皇后自然是又怕又不敢违背她的每一句懿旨,其中安乐侯和礼部尚书每次都力挺玉皇后在朝中屡次提出废了容贵妃,最终皇上白名生抵不住大臣们的支持态度把容贵妃贬为容答应,妃嫔最小的地位,使得容贵妃一下子失去了后宫的力量处处被宫中宫女太监欺负,度日如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