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落魄格格凤凰命

六十四章 容妃在后宫没地位(下)

落魄格格凤凰命 人生的梦 2090 2013-07-09 13:13:39

  就在白名生准备寻找目击者当局人丫蛋和粉儿的时候,一声“皇后凤仪驾到”,吸引了大家的耳目。

“奴婢尚宫局大人参见灵儿姑姑,皇后凤仪千岁千岁千千岁”,只见灵儿使用皇后令牌坐着皇后才该有的凤仪銮驾来到尚宫局宫殿搭救师父赵姑姑。

“奴婢等参见皇后凤驾,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尚宫局其余十几个当场奴婢行大礼迎接皇后銮驾以突显灵儿姑姑的权威好等下帮助主子赵姑姑说话。

“容妃娘娘,皇后凤仪銮驾在此,你等还不下跪”,说话的自然是赵姑姑的心腹去请灵儿救命办事的丫蛋和粉儿,她们这么说身在内宫多年知道皇后凤仪的厉害,皇后凤仪来临任何妾妃都得行礼。

沙利亚一看又是灵儿这个贱女人拿着虚无的皇后令牌耀武扬威和狐假虎威气的要死,但碍于宫规礼节只好下跪行礼,大喊,“臣妾容妃恭迎皇后銮驾凤仪,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边皇后礼节行完后,灵儿她们要对皇上白名生行礼节,只见灵儿只需行礼貌礼节对君王白名生说,“奴婢灵儿见过皇上,皇上万福圣安。”;“下官女官奴婢粉儿、丫蛋等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灵儿和白名生说完后容妃很是不满意的起身,还在为刚才自己屈身下跪行大礼感到不值,在宁国这么说自己是个权力厉害的郡主,只拜见父王,没想到到这里连个鸟不大的宫女都得行如此大礼,真是丢死面子和委屈了自己郡主的身份。

当场目击人丫蛋和粉儿来临后,皇上白名生速断速决了解容妃和赵姑姑一事到底谁是受害者,自然丫蛋和粉儿是帮赵姑姑说话,容妃和莎莎一听她们群体欺负自己颠倒是非很是生气开始努力维护自己的利益。

“皇上你评评理,本宫的侍女莎莎这么说也是本宫的贴身丫鬟这么能轻易被这两个宫女行如此歹毒的刑罚!!!”

“皇上,是这个触犯宫规的侍女冲撞了本座,皇上,本座这么说是后宫女官之首,任何宫女见到本座都得行礼而且礼貌对待本宫,而这什么莎莎的不仅不对本宫行礼还想对本宫的手下行无理由的处罚,你说本座是否有权力处罚她呢?!”赵姑姑看徒弟灵儿———皇后牌子(姑姑)在此胆子也大了起来连对皇上诉说事情究竟时处处围攻把皇上的天威不看在眼里,因为她知道燕国的真正权力其实早就在咱们的玉皇后手里了。

“就是皇上,此事灵儿看来容妃也有过错,赵姑姑虽是一个宫女,但她毕竟是服侍过先皇和你的老宫女了,在后宫朝廷也是有几分颜面在的;而且你可别忘了赵姑姑的另外一个特殊身份,赵姑姑可是安乐侯的三代近亲关系———表姑姑,安乐侯可是皇后的堂弟,那赵姑姑也就是皇后的远方姑姑了。皇后的外婆也就是宜太皇太后已故的净善师太乃是先皇的亲姑姑和安乐侯的奶奶先皇另外一个亲姑姑是亲姐妹,那就是说赵姑姑可是先皇名义亲戚上的表姐之类的关系,非同小可也是皇亲国戚一支。”灵儿故意把赵姑姑的关系弄到皇后那支里去,意思明显是叫皇上不看在赵姑姑的年历宫深在也要看在她是皇后的亲戚。

“原来如此,经灵儿一这么说,我到是想起来了,赵姑姑是已故先皇的表姐,当年本王还是永嘉侯的时候(童年时期)听我父王说起赵姑姑是先皇的表姐看在我幼年失去母爱所以一直从小抚养本王到大,如今本王竟然忘记此事现在还对赵姑姑与容妃一事认为赵姑姑有错,本王真是糊涂,本王登基如今也有两年一直忙于国事竟然忘记加封赵姑姑为郡主,让赵姑姑淹没在内宫后宫中,如今因为是个宫女的身份被自己的小辈妾妃欺负实属不应该,来人把容妃禁足安祥宫,贬为贵人。”白名生本来就是个孝顺的人,前面也说过他登上皇上之位前是个鸟不大的永嘉侯,不是因为先皇无子加上他对百姓好是不可能登上这至尊无上的宝座。今天这么多人在此,如果他还不惩罚容妃的不是定让后人笑话或者传遍后宫乃至朝纲朝廷上。

择日第二日承欢殿早朝:

早在容妃冲撞赵姑姑触犯宫规一事被大家知道后,皇上立刻下达口谕文书文武百官(三品大臣(含)以上)明日提前早朝宣布此事的一个结尾告终。

“圣旨下:宁国郡主沙利亚本王的妾妃容妃(娘娘)触犯宫规对赵姑姑大不敬,仗着自己的皇妃身份对宫女女官做出无理大不敬之事实属可罚,因此贬为贵人,禁足安祥宫反醒三月;而本王的奶娘抚养之人后宫的尚宫局大人赵姑姑原就是先皇的表姐,因本王当年登基一事仓促忘记了赵姑姑的存在实属不应该,现在为了弥补特此封赵姑姑为乐清郡主,再加封赵姑姑为本王的姑姑,与丽玉郡主一样享受特等郡主之权利和待遇;钦此。”小毕宣读密密麻麻长的圣旨。

“臣等遵命,皇上大孝之举实乃国之大喜!!!”文武百官听后纷纷脸带微笑满意此等做法下跪行大礼接受皇恩。

“退朝”,小毕翘起兰花指摇摆“鸡毛掸子”宣布解散。

“臣等告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百官纷纷起身觉得此行早来听此圣旨实属没早来,对皇上白名生更是越发尊敬拥戴。

如此一来宁国的那位郡主沙利亚早已经昨天气的要死就是没被吐出血一命呼呼,她没想到灵儿这贱人依然靠着皇后的身份把那破老宫女的身份提升为皇亲国戚害得自己遭殃降为贵人,现在后宫没一个女官尊敬自己,甚至连个宫女都是应付自己做事草草了了,更气的是自己的待遇一路降低吃穿用什么的都减少减量了。“灵儿,你这个贱奴婢,你等着本郡主不杀了你誓不为人。”沙利亚心里发威发誓,顺手打翻几个上等杯子解气。看来容妃娘娘不是应该是容贵人以后的路不好走,还有灵儿和沙利亚之间的仇恨就此搭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