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妃池中物

第9章 深山里的两个女人

妃池中物 夜雨寄魂 1865 2014-01-08 00:34:24

  萧玉儿在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中醒来的。身边真的有狼在撕咬自己的身体。她的脑海了出现了敏铭最后说的那句话,“打死这个疯女人,扔到牧场喂狼。”

人有时候在遇到险境的时候,会突然爆发超强的力量。像萧玉儿这样柔弱的女子,竟然在自己也能在遍体鳞伤,气若游丝的时候,赶走正在啃食自己身体的野狼,不过,狼虽然赶走了,萧玉儿也是彻底毁容了。再也不见了当初那个清雅高贵的模样。

萧玉儿虽然很想知道敏铭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不过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办法在走出这片山林了。就算走出去,有谁还能真正认识她?不要说段王爷,就算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也未必认得出自己。

就算认出了,段王爷还能要自己吗?不会的。与其自取其辱,还不如一死了之来得干净。

萧玉儿面对自己的丑陋面容是绝望了,死对于她来时也许是最好的解脱。可每到关键总是犹豫了。她对于敏铭对自己的态度有着太多的疑问,对于儿子有着太多的不舍。她希望她可以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按照段王府的规矩,每年都会又一次围猎活动,邀请其他的王公贵族一起参与。萧玉儿刚开始的一两年非常害怕这样的活动,她从敏铭最后的话语中知道,她被扔到了牧场,但牧场广阔无边,猛兽无数。一不小心就可能被野兽吃了。所以萧玉儿被困在这个山沟里根本不敢随意乱闯。

刚开始两年,心里是即盼望能够等到围猎的人来,又害怕被人看见。不过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不只是前两年,至今已经整整十八年了,段王府一次都没有来围个猎,或许是这个牧场太大,围猎了,却没有走到萧玉儿待的这个地方。

“师傅,你就不想出去看看?”

嫣然见萧玉儿良久没有回应,轻轻的叹息一声。

“怎么能不想,当年是不敢回去,如今过去这么多年了,自然是十分想念儿子。唉!”

随着一声轻轻的叹息,又是沉默。

嫣然不好打断萧玉儿的沉思,只在其身后静静的站立着。是啊,她的苦衷不是也无法向人诉说吗?莫名其妙的穿越,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婴儿,是萧玉儿救了她,把她抚养长大。在这深山老林别说养大一个婴儿,就是自己想要自保也是万分的艰难,何况是如萧玉儿这般柔弱的千金小姐。但自从捡到嫣然,救了嫣然的那一天,萧玉儿就不离不弃的照顾守候着嫣然,给了嫣然十分的母爱,也许是因为对儿子的思念,萧玉儿把对儿子全部的母爱都给了嫣然。

“十八年了,你也已经长大成人。外面是什么情况我时一点也不知道。真希望今年段王府的人能来此狩猎,能把你带出这暗无天日的深山老林。”

萧玉儿的声音永远都是这般轻柔绝望。

嫣然不想安慰师傅,她的心情又何尝不是和萧玉儿一样。十六年,虽说在萧玉儿的眼里,她是从一个孩子长大的,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但嫣然自己清楚,自己是一个现代的高中生,知道的东西比萧玉儿多,虽说穿越成了婴儿,不过智力并没有受到影响,相反,通过这十六年与世隔绝的孤独,心智更加的成熟稳重了。

嫣然也不时的思念自己的母亲,那个单纯善良的女人。母亲的单纯和善良让嫣然心疼。母亲的一位小时候的女同学因为丈夫出了车祸,每天要死要活的,母亲对这位女同学十分照顾,还让父亲能帮上这位同学的也多帮助,原本只是一份同情心,不想一来二往的,父亲和这位同学有了苟且之事,父亲可能也觉得对不起母亲,所以那位同学不管怎么逼迫父亲,父亲也不想向母亲承认她们之间的事情。人要是无耻就不会有什么畏惧的。这位女同学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这到手的救命稻草。在看父亲举棋不定时,竟然找到母亲,亲口告诉母亲,她和父亲是相爱的,并且离不开父亲,要求母亲成全她们。母亲当时的震惊和愤怒是可想而知的。在质问父亲时,父亲诚惶诚恐的表情说明了一切。母亲没有向其他女人一样恳请父亲,甚至没有责备她的那位同学,也许是父亲和那位女同学的双重背叛伤透了母亲的心,很快的母亲和父亲离了婚,除了共同的房子归母亲之外,母亲只要了柳小烟的抚养权。她说她不会把自己的女儿交给心里又问题的人来抚养。那一年柳小烟不到五岁,从此,柳小烟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没有再婚,把所有的爱和希望都放在了柳小烟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受母亲的影响,柳小烟对父亲有着天然的抵触情绪,不愿意理睬父亲,对于和父亲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柳小烟的心里是仇视的。再后来,父亲和那个女人有了自己的孩子。柳小烟基本上就不见父亲了。

柳小烟,也就是现在的嫣然无法想象,当她失踪之后,母亲该有多么的伤心欲绝。想到这儿,嫣然使劲的摇摇头,她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不敢想这个问题。

“嫣然,你也很想你的母亲吧,唉,她也应该是个可怜的女人,不然怎么可能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寻了短见呢。真不知道她究竟受了什么样的打击。”

说完,萧玉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嫣然默默的退回了洞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