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九尾养成手册

青龙的故事2

九尾养成手册 阿江 1363 2011-08-26 00:02:31

  “真的不去吗?”弦刀再一次跑上楼催他,“总部会扣你工资的吔!”

“谁稀罕总部的工资。每月的钱买袋茶叶都不够。”他慵懒的回应。

弦刀穿上防寒的大衣走了,他依旧懒懒的眯着眼看电视。

但肥皂剧已经吸引不了他了。他回忆起他和青龙的第一次见面——青龙很漂亮,还很帅气,这是他唯一可以回想起来的。青龙是四大高手里最安分的家伙,照理说不会对主天师动手,哪怕拔根毛也是不敢的。

关了电视,他还是决定去看看。

雪依然在下,他的鞋很快湿了,又冷又麻,心里骂着天师真不会看天气预报偏偏挑在今天。

刑台在郊外,还有很长一段路。街上没有人。

走了很久,远远地可以看见广场上站了几个天师。

被通讯的只有高级部门几个人而已,一切执行的很机密。由此可见,小老鼠里斯利果然是乱掰。

朔的手腕被缚妖链捆绑,不断地挣扎只会造成手腕皮肉的磨损。他的长发被割去一部分,其余挽起来,露出已经承受鞭打的血淋淋的后背。

他被悬吊在刑台上,脱去了上衣,雪片直接落在他身上。

奈岚知道他来的有些晚了,不过他很庆幸自己没有看到刚才的过程。他走向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诶,我说——勾暮,这么折磨人家你会折寿的。”

“他的过错要用他肉体的痛苦来承担。”

“我知道出事的是你弟弟但是——你也要给青龙一个解释的机会。你也知道,青龙一向很听话。”

“他已经承认他杀人。其余的,他并没有多说。”

他转身望了望朔。朔一直闭着眼。行刑的人用带刺的长鞭撕裂他胸前的皮肉,他不叫也不动,只有缚他的铁链在寒风中发出吱嘎的声响。

只要给出合理的解释,他马上会被释放。

但是,他什么都不愿说。

大概他已经死了。

雪落在他的头上和肩上,竟然不会融化,积起了薄薄的一层。

奈岚打算离开,朔却睁开了眼。目光扫视一周,投落在奈岚身上。蓝色的眼睛布满血丝,一会儿过后,又沉沉的闭上。

他知道的,没有人会来救他。

他忍受着肉体的撕裂,血液渗出他的身体,融在雪地里。

这么死去,其实值得,他并无怨言。

“把他交给我,怎么样?”奈岚的喉结动了动,终于对勾暮说出他要说的话,“为你积点阴德。”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奈岚确实说不出为什么,或许仅仅是出于一种同情,也许还掺了其他一些情感——那已经无人可以记起的痛苦和绝望,奈岚体会过。

“不行。”勾暮回应,“我没法原谅他。”

朔想睁开眼已经很困难。他的视线开始模糊,眼下的十几人连成一片,分不清谁是谁。他的眼光在人群中游离不定,想看清那个想帮助他的人的模样。

只要有这份心意,已经足够。

他依旧没有憎恨过什么。因责任而生,因责任而死,这本来就是他最美好的愿望。

一把钢刀扎进他的腹部,剧痛让他呻吟一声,但疼痛很快被寒风吞噬,身体完全不像是他的。

寒冷除去了他所有的痛。

“把他交给我。”奈岚扯住勾暮的衣领,勾暮什么也不说,脸在风雪中像张凹凸不平的牛皮纸。

“听见没有!这是我的命令!我说,把他交给我!”

从成为界王以来,奈岚第一次使用这身分的特殊权利。勾暮只能向行刑者打个手势,钢刀抽离了朔的身体。

“那么,你要对他负责。”

“一定。”他的心情好一些了,拍拍勾暮的肩,笑道,“老不死,你死了后我会年年给你烧纸钱的。”

朔终于被放下来,解去贯穿他双肩的铁链,他就扑倒在雪地里,暗红的液体开始肆意的扩散。奈岚跳上刑台,脱下自己外套裹住朔冰冷的身体,将他抱起来。

“弦刀,走。”他对弦刀说。

弦刀似乎还反应不过来奈岚家从此会多一个人居住,奈岚莞尔而笑:“我收你房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