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九尾养成手册

最早的故事2

九尾养成手册 阿江 1995 2011-08-26 00:02:30

  “兄弟,来根烟?”

一个四五十岁的粗胡子的汉子穿着褪色的蓝色工作服看着他带领的工队收工。当他发现一个年轻小伙子向山上走过来时,很热情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一根递给他。

“我不会。”奈岚笑笑。

这时太阳已到了半山腰,金色的光一点一点暗淡下去。

“哎呀,真是。”汉子也笑了,点了根烟自己抽,青色的烟雾便升腾起来。他深深地吸上一口,又慢慢从鼻里喷出烟雾,很惬意地看着自己的创造物消散。“我说,兄弟,这你可得好好学学,是男子汉就得抽烟,这才够爷们儿!”

“对身体不好。”他吹散飘在脸前的青烟,避免它钻入鼻子里去。

“不好?咱身体硬着!哎,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女朋友有了吧?”

“没。”他淡淡地应着,抬头往后山看上去,没开采的山还是充满浓浓的绿意。

“着敢情好!”汉子又吸了一口,“我家丫头跟你差不多年纪,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呃,不用——这山上树砍了做什么?”

“木材啊,政府要这批木头,况且这村子穷的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等平了山通了路,就在这里盖大楼,用不了多久这村就能富了。”

“这事政府批准的么?”

“刚开始是不准啊,可后来上头的人想了主意,无非是送礼送红包的,那官员就晕乎乎地把这事应下来了,这就成了。”

奈岚没吭声。巨大的伐木机器静静的站立着。他又往山上望了望,看见了一棵树,一颗很奇特的树。

一颗叶子全是雪白的树。

汉子顺着他的方向望了望,笑道,“很奇特,是吧?有三百年了呢。听这村的老太婆说,五十年前这树还是绿的,在一夜间它就白了。后来闹了场火,这树明明着了,可它啥事都没有。”

“喔。”他应了一声。

工队收工走了,他们走进山脚下临时搭的简易宿舍楼。

他对金老头烧的晚饭并无胃口,但他还是吃了一点。此时天全暗了。他走进金老头给他准备的房间,很宽阔,一张木床,一个大橱,墙壁全是水泥糊的,黑秋秋的没上漆。

他扫了地,把床上的棉絮被褥全拖到地上打地铺。他很快发现扔在墙角的一个蓝色大包裹,就去打开它。

“来的真快。”他喃喃。

金老头诧异的瞪着这个无缘无故多出来的大包。

“怎……怎么来的?”老头子问。

“快递。”他从里面掏出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放在床上。他怕老头子不懂啥是快递,又解释道,“就是比信客快一点的东西。”

那大包的体积完全丝毫没有减少,奈岚有些疑惑地再往里掏。

“靠,这种老古董也敢给我弄来!以为老子这么容易挂掉是吗!”

他从大袋里拖出叮当作响的巨型盔甲,把它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巨响,至少有二三十公斤。

他地把盔甲踢到角落,将叠好的衣服抖开来。

是一件黑色的大长袍,前胸绣的是浅蓝色的花纹,袖口边是金色的神秘符号。

他直接把黑袍套在白衬衫外。

“你要出去?”老头问。

“嗯。晚上是我精力最充沛的时间。”他系上扣子,从口袋里掏出橡皮筋,把后脑的头发扎起来。——其实他脑后的头发比较长,就像一些热衷于追赶潮流的城市青年。

他忽然很自恋地甩了甩头发,问老头子,“你看着这衣服还顺眼么?”

“啊?很好很好。”

“呵,不用蒙我。他们都说我穿着像乱葬岗的鬼。”

其实老头子觉得它更像黑社会。

一声长长的野兽的号叫声掠过山野。

“它!它!是它,又在鬼叫!”老头子叫起来。

他的脸上竟然有了笑意。“我走了。”他拉开门。

“哎,等等。”老头子叫了他一声。

“还有事么?”他慢慢地转过身。

金老头竟呆呆地说不出一句话来,这个家伙完全不像一个人类,总觉得有有一股气压着他,张不开嘴。

“没事的话我走了。”

他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漆黑的走廊道里。

其实金老头刚刚叫住他只想告诉他一件事——很严重的事——

你还穿着大红色拖鞋啊老大!

你能想象一个穿着Hello Kitty大红色拖鞋的服装怪异的神经在街上走吗!

农村的夜晚还是比较冷,虽说现在还是入秋,但路上冷冷清清,寒风直扑上他的脸。一簇蓝色的鬼火在他眼前跳啊跳啊跳啊跳啊跳啊跳啊——

“跳够了没有?”他一挥宽大的袖子就把这团火拍得老远。

那没脑的火焰又飞了回来,在他面前膨大十几倍,发出呼呼的声响。

“不想活了是吧。”他伸出手掌,顿时指甲变得又尖又长,猛地向前伸过去,揪住鬼火的中心,把它猛地摔在地上,抬起脚把它踩在脚底下,还踮起脚尖使劲在地上拧了几脚。

鬼火发出吱吱的惨叫声,随后变成尖尖的哭声。

没听错吧,鬼火竟然会哭?他纳闷地挪开脚,这团缩水缩的只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鬼火晃悠悠地飞起来,往后山逃去了,一边逃一边哭:“主人——有人欺负我——”

声音尖尖的,像是个小女孩。

他叹了一口气,这年头鬼火都成精。他跟着那团火往后山跑去。

其实山间的空气还是挺好。

泥土的香气让他觉得很舒服,他很快爬到后山的半山腰,在那棵雪白的树前停下。

树下坐着一团白色的东西,看似像个人,整个身体被宽大的白色毛皮似的外套裹住,头上盖着白帽,看不清他/她的脸,那团鬼火在他/她手里。

“主人,就是他!他踩我!”那团鬼火叫起来。

“切!要不是你先在我面前抽风似的跳来跳去我才懒得来踩你!”

鬼火缩成一团,钻在白衣人的怀里。

从树后闪出一团更大的鬼火,气汹汹地冲到奈岚面前,喊出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妈的!你敢踩我女儿,死鬼,我们一起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