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第2章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彤华馨兰 3322 2013-09-18 16:16:25

  前舍友的表妹洪丹洁出现在这里,作为舍友的五个人,心里有点小疙瘩,在不了解她性格的情况下,担心她会不好相处。

五个人,并排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小区的草坪,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这个充满喧嚣的大环境下,充斥生活的永远是快节奏,每个人,不管处于何种职位,每时每刻都在追求优越的生活。人与人之间的认知,越来越淡漠。在这样一个与乡村格格不入的大都市,她一个小女人,能在这里找到幸福吗?

“哎!”

五个人异口同声地叹口气,趴在栏杆上的身体直立,潇洒地回头,往客厅走去,坐下后,开始他们无聊地电视节目。

“妈,我到了!呃?舍友?挺好的,妈,表哥跟你说什么?没错,是‘活的,男的!’听,男人的呼吸!通过电话线,你听到了吗?现在满意了吧?挺好的,对,没有别的女人。调查完了吗?行,我会留意的,哎,满屋子的男人你就放心我住下去?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是您亲生的吗?”洪丹洁进去后,放下行李就打电话回家报平安,陈女士高兴地告诉她,苏腾说他寝室里的男人,单身的占半数!

五个人,半数就是两个半?这样也不能把我扔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力更生吧。你闺女一个人,您就不担心?

电视里正在播放广告,五个人互相看了看对方,探出头瞧了瞧洪丹洁的房门,纹丝不动,应该是累了正休息呢。互相拍掌,开始一段趣味地对话。

“洪洪姐,剩女的身体,恨嫁的心,苏腾说他的表妹姿色不错,我看哪,就是太土!”范建业的声音带着调侃,估计刚才已经有很多话想说!

“小声点,人家还在里边呆着呢。你得悠着点,别把你花花公子的身份暴露出来,吓坏人洪洪姐,到时候苏腾跟你没完,你休想得到他的师妹!”郭闯辉把手中的抱枕扔给他让他闭嘴。

“我觉得挺好的,女生,都是喜欢宅的,到时候,我就可以多一个伴!”性格偏向女性化的陈恒有点欣喜,这个屋子,大部分时间是他自己一个人,有时候冰箱里又没有吃的,他又不会煮,特别郁闷。

“以后,咱们都收敛一下,人好不容易从乡下过来,都帮着点!”蔡鹏飞说道,看看里边没有动静,小声地说,“咱们出去再说!”

她在的地方,说话很不方便。他们决定到外边畅所欲言。

洪丹洁郁闷地放下电话,坐了那么久的车,一口水都没喝,渴了,开门出去,刚要走到拐角便听到那些男人的对话。

你们这群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是谁告诉她,城里的男人都是精英?又是谁欺骗她,到这里,手一伸,大把好男人出现在面前。洪丹洁冷哼一声,迅速跑回房间里,轻轻关上门,本想把门摔一下的,又觉得何必那么小女生,好在房门开启声音不大,才没有制造噪音。

“表妹!”洪丹洁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擦一下脏兮兮的床,坐下,拨通苏腾的电话,“表哥,有你这样介绍我的人生的吗?哦,瞧你怎么说的,洪洪姐,剩女的身体,恨嫁的心?什么、什么?行了行了,我会照顾自己的。得了,得了,我会跟他们好好相处的,没什么事,我挂了!”苏腾在那边一直向她保证只要跟他们打好关系,想认识个潜力股或者是绩优股,是非常有可能的。

挂完电话,她站在窗边,掀开窗帘,映入眼帘的是重重叠叠的高楼大厦,仰着脖子往外瞧,遥不可及的繁华触摸不到,密集的楼层让人窒息。下边是层层交错的马路,纵横之间,弯转有道,奇迹就在拐弯处。各式各样的车子。一字排开,不动了。就算不说,她也知道,那便是典型的塞车。

刚毕业那会儿,她也跟朋友在别的城市逗留一段时间,不是能力问题,也不是地域差距,而是实在受不了拥挤的交通、污浊的空气,她狠狠心,抛下他们,一个人跑回家,在离家不远的小学旁边,占了个地方,开个小店铺,卖小朋友喜欢的零食跟各种玩具,还有学习用品。

在那里,她可以挣钱,还可以陪伴在父母身边,每一天都是开开心心地度过。最让她开心的还是能每天见到朝气蓬勃的小朋友,他们都会亲切地叫她“洪洪姐”受人敬仰的高贵,是一辈子都怀念的。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男人陪伴在身边。

每个男人,一听到她做生意,生意还不错,心里就打起退堂鼓。曾经有一个男人问她,“如果我要命令你在家照顾我的孩子跟我的父母,你会为了我放弃你的事业吗?”她当时想都没有想,反问道,“为什么不是你在家养孩子照顾父母呢?”她不过是单纯地不想成为男人的附庸品而已。

或许是她太过强势,又或者是她太过自我,导致男人缘差劲。同龄人,一个一个结婚,一个一个脱单,她还单身,别人的唾沫星子向她飞来,让她情何以堪?

可惜,一个人的本性如此,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就能改变多少?陈女士的极端想法,显然是有悖常理。

她像个迷路的孩子一样,不知道这个城市是否有她的容身之地。

轻轻呼吸,慢慢吐气,平复心情后,她决定跟随自己的心走下去,开始一段新的篇章。没准还真能像陈女士说得那样,“挪了个地方,桃花接踵而来。”

想到那种画面,心里甜蜜得就要飞出去寻找春天。

激动一阵子,她嘲笑自己。不是过了那个憧憬的年代吗?为什么还会有所期待?她这个年龄,就要做到淡定,心情不能起伏太大。

从房间里出来,走到客厅冷静地看着他们。硬是把他们刚要说话给吞了回去,五个人略微紧张地坐在沙发上,陈恒急促地打开电视,里面播放的是NBA现场直播。

“好球!”他们跳了起来,握拳挥舞,默契十足!

“我就出来弄点水进去洗洗房间,你们继续!”洪丹洁冷笑一声冲着厕所走去,拉拉队正表演,进什么球呀,真当自己是吃白饭长大的!

“队员都没出现,喊什么喊!”范建业用抱枕拍打了一下陈恒,能不能按正常点的频道!希望她一个乡下女人不会懂,“开始了,开始了!”马上坐好!

阳台上的拖桶,盛着乌黑的水,拖把倒立胡乱挂在栏杆上。头上的衣服,密密麻麻的,估计是几天洗一次。男人的天下,果然是纵横四海。

她摇头,把脏水倒掉,冲洗几遍,放好水,再把拖把洗干净。

“请问,附近有什么超市或者商场吗?”洪丹洁提着水,提着水桶往前走,刚好挡住电视机,亲切地问道。她实在看不惯脏乱的环境,所以她想彻底改变原来的样子。

他们诧异地摇摇头,冲着她晃晃手。

开场了,正是精彩部分,怎么给挡着呀!

“没有啊!那我待会儿出去看看!”洪丹洁提着水桶进去了,她是故意的!

“哎呀,都过去了!”蔡鹏飞捶胸顿足地看着大家,“洪洪姐刚才说什么?”

“好像问有没有草纸!”郭闯辉不确定地对着他们说。

“啊!”他们立刻惊呼!草纸,大城市有什么草纸呀?谁还用那东西,早八百年淘汰了,乡下来的女孩真可怕!

“嘘!”反应过来的陈恒赶紧示意他们小声点,没准人家正在开着房门偷听。

“关着的!”偷偷探出头去看的范建业回头小声地说道。

最后,他们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好好教教苏腾的表妹关于城市里的一些常识,于是,拿着一卷纸巾在门外敲门。“洪洪姐,开开门!”

“你们有什么事吗?”用报纸弄了个帽子戴着的洪丹洁打开门诧异地看着同样诧异看着她的人,首先开口。

“哦,没事,那个,我们给你送纸巾!”范建业把手中的纸巾递给她,“我想你有必要知道厕所里用的是这个,而不是那个,那个……”草纸,很容易塞的。他晃动着手指,低头沉思,怎么也说不出来!

说出那个词,多丢人呀!有损他的形象。

“谢谢!”洪丹洁奇怪地看着他们,送卷纸,一个人送过来就行,干嘛要那么多人一起呀,难道她会对他们怎么样吗?就算她是一个剩女,也不至于饥不择食地扑上去啊。

接过卷纸,她往后退,脚后跟踢到了桌子,“哎呦!”她迅速抱脚惊呼,看到鞋子似乎沾了点什么东西,顺手用那一团纸巾擦擦。

经她那么一弄,卷纸便没有用处,真是暴殄天物!

听到吸气声,她回头一看,看到看着卷纸,怪异的眼神,随着他们的视线一看,惊呼地顿时站好,浪费了一团纸巾,很快,她镇定地站好冲他们一笑,“呵呵,意外、意外!”

“呵呵,理解理解!”他们摊开双手,讪笑迅速逃离现场出去商量对策。

她懊恼地拍打自己的脑袋,给他们的第一印象就这样随便,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舍友,如果心里有刺的话,很难融洽相处。

四个人互相推着往门外走,如此极品,一定要好好地探讨应对的策略。

“你们这就要出去?”买水回来的周友奎推开门便看到打算出去的他们,侧身进去好心问一句,眼睛看向周围,什么也没有看到。

“先不忙,有紧急会议要开!”范建业赶紧把在周友奎手中的水,抢过来放下,推着他往外走,“得好好商量一下对策,太不可思议。”

“这么严重,引发群怒了!”周友奎便往外退边问。他到超市也就十分钟的时间。

“别问,该干嘛干嘛去,晚上再回来睡个觉吧,估计她不会对咱们怎么样的!”郭闯辉焦急地说着,门也关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