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第9章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彤华馨兰 3021 2014-01-07 21:18:36

  陈恒把洪丹洁带到很远的地方才放开她的手,“洪洪姐,不要理她,她就是这样不可理喻!”

陈恒跟女朋友谈感情的最初,女朋友一点蛮不讲理的征兆都没有,十足的好女人羡煞了旁人!三个月不到,打扮得像个花猫,说话火药味十足,像极了女王。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忍耐一辈子,她突出了分手,分手就分手,还要分手费,说是精神损失费。感情维持半年都不到,硬生生从陈恒手中坑走了三万块钱!

分手一个月了,她还以为陈恒会像以前一样事事顺着她,未免太自不量力。

陈恒快步往前走!感情的失败,是无法弥补的创伤,他不是洒脱的人,无法说忘记就忘记,总是需要一段时间来疗伤。

他的世界里,无法挽回,就豁达,输不起也要高昂着头,不够洒脱所以阔步。

“你失恋了!”洪丹洁跟了上来,小心地试探,在他点头的时候又觉得问得太直接。小心翼翼地尽量不踩到他的痛脚,把自己的“光辉历程”说出来安慰他,“嗨,不就是失恋嘛,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相亲,从前年到现在,没一次成功的,起码失败了几十次吧!我都没事,你就不应该有事!”

相亲,是洪丹洁这辈子重复最多的错误,可她还是要继续错误下去,陈女士给她设定了一个观念:结婚是她目前最重要的行程。

“我知道,跟你的相亲失败相比,我这点失恋算什么!”陈恒停下来,洪丹洁退后一步。

听到他的话,大脑短路了。

不错呀,一下子就想通。她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是不是因为一段失败的感情改变了他的男性因素?如果真是这样,代价也太大了吧!

“你连一次正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人生该有多无趣?我起码还谈过一次失败的恋爱!”陈恒小声的嘀咕往前走。

这算怎么回事?平白无故被人中伤?这?我?洪丹洁听着就刺耳,这以后,还是少拿自己的痛脚安慰别人,牺牲小我的精神真不是普通人能做的,看着前边的陈恒健步如飞,赶紧跑了上去,“等等我!”手提袋一晃。

过了上下班高峰期,路况不错。公交车快速往前跑。黑夜笼罩下,玻璃上映射的是满目的苍茫。所有的人都防备地抱紧随身物品,一副冷漠的神情,他们抬头的瞬间,漠然的神情找不到方向。窗外呼啸而过的灯饰漂亮得不像话,闪闪发亮,不知道为谁灿烂。

“那个女人?”公交车上,洪丹洁侧头看着旁边坐着的陈恒,很想告诉他,那个女人长得一点也不好看,脾气还差劲,丢了就丢了,找过更好的,不需要伤心难过。

“她是我楼下公司的前台,我们在一次共同工作中认识的,第一次相见,就开始了!”陈恒满足她探究的神情,“好上了以为就是一辈子,哪知道感情总是会出现意外,我们结束了。她的新男朋友似乎对她不好,我说完了。让你见笑了!”

洪丹洁总是听苏腾那2青年说城市里的感情跟吃快餐一样,讲究的是快感。他这么一说,应正在陈恒的身上,挺有道理的!

快餐式的感情,自己能承受得住吗?她不得不感慨陈女士把自己赶出来到底知不知道城市里的感情是经不起物质的打压的?

陈恒低着头沉思一会儿,抬头的时候露出笑容,那笑容没有伤痛同样没有欢乐,只是平淡的客气!

想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保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强颜欢笑,所有的人都在笑,如果你在哭,只会被人嘲笑从而失去机会!这里不需要眼泪,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在金钱来临之前的从容淡定。

很多人前仆后继地大包小包地涌进城市里,凭着一定能挣到钱的目标来了,从来没有想过这里的压力。只有真正在这里生存过的人才知道,等价交换,到处都是洋溢着不公平的处境,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几倍的代价!不愿意付出,则意味着倒退,意味着没有生存之地!为什么城市里那么多人轻生,那是因为愿望落空后,没办法应对生活残留的缺口,只能选择离开。

范建业回到宿舍,眼睛巡视周围一圈,空荡荡的房子,别无他人,刚想摊在沙发上,被进来的周友奎抢先一步,右手朝他挥挥手,左手拧着衣领,“坑,太坑了,老范,给我来一杯可乐降火!”

范建业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就着冰箱门敲一下,神奇般地打开了,喝了两口,觉得不好喝,走过来递给他。

“老范,我告诉你,自从洪洪姐来了之后,冰箱、厨房、阳台,就是她的阵地了,要是被她发现冰箱磕破了,指不定要你的老命!”

“老命没有,人倒一个,她要不要,拿去好了!”范建业回头看一眼冰箱,技术,怎么会留下破绽,“老蔡加班躲极品女友,老郭加班为贤惠女友,陈恒不知道哪,洪洪姐不在,咱们两个,要不要凑成一对呀?”

“继续昨天的!”

周友奎从桌底下拿出两个键盘,打算人手一个,门开了,赶紧把两个键盘收好胡乱放进刚才位置。

“你们两个怎么一起回来?”范建业站起来疑惑的看着他们,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感情那么好了?陈恒早下班就是好,很快就开始一段新感情。

“刚巧遇上了!”陈恒不想被人看出他的心思,也不想洪丹洁先开口说出了什么,把手中的斜肩包拿下来,脱了鞋走进自己的房间了。

“你们要不要一起吃饭呀?”洪丹洁提着手中的菜经过客厅时顺便问一下,她不知道大家的口味,也没敢买太多,掂量着够吃就行。

“我……”周友奎把手举了起来,他是巴不得有饭菜吃。

“我们吃过了!”范建业迅速把他的手按了回去!

苏腾命令他们不可以欺负洪丹洁,把洪丹洁变成一个煮饭婆子,算是越线了。

周友奎不是这样想的,反正都是在同一个屋檐下,就该彼此照顾!他会出伙食费的,又不是吃白食。

可范建业话都说出去了,也没有办法了,只得闷闷地看电视,遥控器按来又按去。

“洪洪姐,我来了!”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陈恒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经过沙发飞进厨房,周友奎看到他非常自然地去拿碗筷,洪丹洁也没说什么。

有人带头就好,周友奎站起来就要进厨房分一杯羹,哪知道被范建业抓住了手,一个不稳,跌倒在沙发上发出很大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洪丹洁跟陈恒出来查看,周友奎躺在范建业的肚子上歪着脖子看着他们。

“呵呵,没什么,胖子耳屎多,我帮他掏掏!”范建业笑一下,抓着周友奎的耳朵瞧了瞧。

周友奎只好欲哭无泪地傻笑,“对,耳朵痒死了,我叫老范帮忙弄!”

“那你们继续吧!陈恒,咱们吃饭去!”洪丹洁跟陈恒进去了,他们发出了对于美好事物的感叹。

“我的饭!”周友奎的声音被范建业按住。

“少吃一两顿饭当减肥啊!”范建业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心里却想着,下次洪洪姐会不会多买点菜呢?话却说不出口。

洪丹洁与陈恒在吃饭,客厅里的两人,周友奎不断地回头,范建业不断地把他的头带回来,叫他专心看电视!

生活节奏快的都市里,快餐吸引了大部分的白领,走在街头巷尾,总是能见到千奇百怪的各地快餐汇聚。健康的食品很难找,千方百计找到一家,吃多了也会腻,星期天到了,自己又懒得做饭,专门到乡下尝农家菜。

洪丹洁吃完饭后,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跟他们瞎聊一阵子,从他们的毕业聊到现在。宿舍的每个人都经历一段不为人知的苦闷!六年的时间,他们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还算小富即安。

聊会儿,就提到了洪丹洁,她经营的小卖铺,生意还可以,挣了一点,比起他们来,就是一个悲苦的穷苦百姓!

周友奎就提出了建议。“洪洪姐,来到城市里,解决了住房的问题后,还需要一份工作提升自己的魅力,我们公司最近正在招业务员,你有没有兴趣?”

说到早上的面试,他就一肚子火。第一个人,是个健硕的小伙子,第一眼印象很好。交谈过程中,那人的目的很简单,是想做个十足的经理人。有这个宏图想法,值得欣赏。接着他便开始一系列的叙述,说不到重点,更可气的是,他居然嫌弃他太胖,脂肪酸过高,容易引起冠心病。有这样说HR的吗?当场把他轰出去。

第二个因为紧张,去厕所三次。第四次要去厕所的时候,他直接把手中的简历递还给他,“同学,加油!”

第三个第四个,很是一般,根本不适合高强度的工作。

一通面试下来,没有一个合适的,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