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第16章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彤华馨兰 3009 2014-01-07 21:18:36

  五个人齐刷刷地看向蔡鹏飞,想从他的表情看出一丝的不自然。毕竟放着女朋友在外边发泄,作为当事人,怎么也要解释一下,哄一下。他的做法实在是有点不人道。

“鹏飞,我……”洪丹洁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人家的事情,自己根本没有资格插上一脚。

“洪洪姐,你什么也别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蔡鹏飞怎么会不知道洪丹洁所想,不过,有些事情,不是当事人不知道事情有多难解决。

既然人家都说知道了,话也就中止了。

“洪洪姐,今天相亲怎么样了?”

她正要离开客厅回房间的时候,刚回来的郭闯辉问出了她非常不想提及的事情,心中的不舒服转瞬间被问题掩盖了。

“我看九成是吹了!”范建业嗤嗤大笑,看得洪丹洁压根痒痒,今天他是怎么了?不管好笑不好笑,总是一个劲地傻笑。取笑别人的痛苦,一点道德都没有。

“小心笑抽了,我就纳闷了,你们这些帅哥级别的,就不能长点心吗?贬低别人抬高自己,不是显得自己更加没品位?我问你,我一字都没提过,你怎么知道我告吹了?”洪丹洁诧异,他一个不学无术成天瞎混的无业游民怎么一下子就说中了问题的关键?难道城市里的男人都那么聪明?自认为自己不傻表面谦虚的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城市里,简直是个傻瓜。此等转变,让她异常谦虚起来,虚心想别人请教。

“这还用说?”范建业在别人质疑又好奇的眼光中说出了猜测的缘由,“洪洪姐,早上出门的时候是呵呵笑去相亲,回来的时候被小雅那极品扰乱了思绪,没一会儿也是呵呵笑,心情一点都没有因此改变,只能说明她根本就不在乎那些男人是否会成为对象。”

一般情况下,一个女人在步入感情的漩涡中,总是不自觉地表露出小女人的风范,或多或少会向别人提到事情的经过。可洪丹洁什么都没有说。

大家恍然大悟,瞧着他的眼神都带着敬佩。范建业的虚荣心一度得到了提升,让他的心情连续好了好几天,在未来的几天,冰箱里塞满大家喜欢的东西上,就是最好的证据。

洪丹洁叹了一口气,感情这种事情,那么容易一碰就对吗?走过来调侃地说道,“你这么厉害,干脆去做分析师好了,最好是关于财务方面的分析,无形中帮助了不少人积攒钱财,别人会感激你的!”

她的话,虽是无心的,却在范建业的心中引起了波澜,对呀,为什么不去考虑做某一方面的分析师呢?闲着也是闲着。内心涌起了对未来的美好向往,他瞧着洪丹洁的眼神都不太一样。这个女人,聪明却甘愿淡薄,很少见了。欣赏她的独特却不是因为爱情,仅仅把她当成事一个可以探讨问题的“哥们”

“洪洪姐,没事,以后我会尽心为你介绍对象的。”范建业冲她嘻哈一笑,哥们的义气尽显无疑,“哥们什么都不多,认识的同伴特别多。”

想到在家,一天相亲八场的最高频率,每次都以失败告终,落下人品不好的后果,洪丹洁厌烦了。就算这辈子都嫁不出去,暂时也要停歇了。“免了,算了,罢了,接下来的日子,我要专心找工作,然后认真做事。就算现在立马有个高富帅要相亲,我也不稀罕了。”表明态度是坚定的。事情的发生却是异常奇特的。

“真的不在意?”问话的是郭闯辉。他从同事口中得知,“女人过了二十五,各方面焦急。瞧着亲爱的荷包跟接踵而来的社会压力,心也跟着掉进了低谷。伤不起啊,青春年少的等待换来了无数的哀怨。”为此他正在万分努力地营造结婚成本。

“真的不在意。”

洪丹洁是怕了,真的怕了,相亲,那是把自己放在男人的面前,像捡西瓜一样被人挑挑拣拣,嫌弃这,嫌弃那。那种滋味,不是自由恋爱成功的女人明白的痛苦。她有点羡慕古代“媒妁之言”的婚姻,没有选择,只有前进。运气好还能找到好老公。哪像自己,各种焦急,最终换来无声无息的结果。心早就凉透了。她也不是十八岁的少女还怀着美好的愿望。她的世界里,就想好好地过日子,有男人,最好,可以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没有,自己也能过去,大不了老的时候去老人院待着,未来的事,现在还不需要考虑。

“洪洪姐,你的想法实在是太妙了,先找事业,弄个办公室恋情,工作恋情两不误,你去我公司吧,我公司很人性化的,不会限制你把同事变家人的!而且,我会给你争取最优福利跟最佳工资。立刻入职,立刻上班,立刻算提成,三个月试用期我都给你压缩成一个星期的考察期了,怎么样?”周友奎立刻表明态度。肥水不流外人田,洪丹洁的做事能力虽然不知道,就依着她的性格,担当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年头,找工作的找不到好工作。好职位找不到好员工。两个失衡的状态,引发了一系列的怨言。

这年头,千里马要稻草还要灵泉水,送上茶水赔上时间闲聊,人才留也留不住呀!人事部苦啊!这苦水,向谁倒呀!

“再看看吧!”洪丹洁有个原则,那就是不靠关系进去任何一家公司。

实习的时候,在表叔的工厂上做个小职员。碍于亲戚情面,工资吧,不敢提,得看表叔的心情。他心情好了,月初发工资,心情不好,拖了一个月还不见短信通知,在她委婉地提了生活难熬,日子不顺心,表叔良心发现才发,没有增加一点点同情钱。日子紧巴巴又费心费力,还天天忍受着别人背后小心的谈论,简直比死还难受。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周友奎也不敢强人所难,各种好处说了一通后,无果后,厚着脸皮把公司地址发到她的手机上,叫她这两天有时间就去公司找他。目的是非常明确的。这不能怪他如此心急。连续三个月,他已经辞退了六个人了。

面试都烦了。他还要填写各种乱七八糟的资料,还要参加各种会议,最讨厌的是市场部的那些人,每次跟他们一起开会,就嫌弃人事部不够明主,总是克扣他们的出差补贴,那是财务部的事情,跟人事部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他们市场部的是老大,公司上下员工全部仰仗他们,他忍了!

“胖子,别泄气,一定能找到合适的人的!”安慰周友奎后,洪丹洁进了房间,才发现手机里有两个未接电话,一个是陈女士打过来的,另外一个是郑江。

一个男人如果对一个女人有意思,一般都会在女人回去后,给她一个电话或者是一条短信,意思是,“咱们两个有继续下去的可能。”

洪丹洁不傻,这点暗示,她非常清楚。白天的场景,除了许敏源,其他人印象不深刻。心情无忧无喜,本着试试看的心情,拨通郑江的电话。等了三十秒才传来声音,当时他已经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刚才他在地上蹦跳了好几下后,语气有点激动。

在他约定见面时间时,洪丹洁犹豫了,如果答应了,就意味着要跟他有个开始,有了开始,定然要关心结果。自己年龄不小了,可不能随便。想了一会儿,告诉他,接下来要找工作,可能没什么时间见面,下次再见。“下次”天知道是什么时候。

郑江丧气,只能祝福她找到好工作,等她稳定一些时候再考虑。没准那个时候,他也找到了合适的女人。权衡再三,友好而又短暂的对话结束了。

陈女士听到洪丹洁相亲失败,一改平常唠叨的作风,换成嘘寒问暖,问她习惯这里的生活吗?有没有去买漂亮衣服装扮自己?找到工作了吗?最后,还非常淡定地告诉她,不用着急婚姻的事情,老妈子对她有信心。

被唠叨惯的洪丹洁因不习惯失眠了。最后打电话给洪爸爸,旁敲侧击询问陈女士的情况,得知她心情不错,才放下心来。

外边还在继续刚才的话题。周友奎想一个一个突破。“老范,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做兄弟的,你不能见死不救啊!饭碗不保啊!”

范建业白他一眼,“我哪里闲?我不知道多忙!”

“你就这样对待兄弟的?我都那么委屈求你了!”

“继续发简历邀请,实在不行,你跑学校啊,抓也能抓到一个活的给你做事啊!”

“那我只能这样了!陈恒,你要不要做兼职啊?”

“不去!我有很多事情要忙!”

“喂,你们忙什么呢?千万别变成穷忙族啊!喂,你们去哪里?”

周友奎一个人留在客厅看书,表面上他多着急,心里一点也不着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