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第10章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彤华馨兰 3053 2014-01-07 21:18:36

  “胖子,谢谢你!我暂时还不需要你帮忙!”洪丹洁拒绝了周友奎的好意,一个女人,尽管在陌生的环境下,也应该靠自己的实力去证明,任何人都靠不住,只有自己才最实在。

“洪洪姐刚来,谈什么工作?先适应环境!”范建业推推周友奎的胖肚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四张卡片,看也不看,直接递给她,“洪洪姐,这四张卡片给你,明天去碰碰运气吧!”

作为舍友,关心她的终身大事,他是多么尽责。人家的表哥说了,要给她介绍顶级的好男人,他一一分析过了,这四个人绝对适合!

洪丹洁接过来一看,回头看了看范建业,“你家是开婚姻介绍所的吗?”一直问他从事什么职业,他守口如瓶,她还打算从生活中猜测呢!

“我们家不开那样的公司!朋友给的!”范建业笑了笑,如果自己家真是开婚姻介绍所的,至于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老婆吗?

不知道他的人会以为他无所事事。知道他的人,才知道他在做大事。大部分人都觉得他毫无出息,他又懒得解释,顶着“富二代”的称呼横亘于世,与稍微正常的女孩子搭讪,他们还嫌弃他长得太好看,中看不中用!这年头,都跑韩国整容了,他就不明白了,原生态的帅气,还有罪了!

又是相亲,什么时候才是头呀?洪丹洁默哀。难道她的婚姻,就是那么难碰?充满希望又带着失落的她,淡然地收过来,去试试也好。没准真能找个合适的人呢!

陪他们看了一小会儿电视,便回房间了!

她回到房间,电话响了,拿起电话刚要说什么。那边传来陈女士急切的问话,问她有没有拿到相亲卡片。

“没错,我舍友范建业给了我四张卡片,上面的确是四个名字,或许是相亲对象吧!呃,你怎么知道,表哥告诉你的!不错呀,有专门的人给你传达消息,我的一举一动你都一清二楚,现在放心了吧?”

回忆刚刚发生的事,半个小时都不到,就传到家里去了,打小报告的人,到处都是。

一会儿,陈女士解说完毕,洪丹洁回神后硬着头皮忍着脾气好声好气地表达态度,“亲爱的妈妈,您放心,我明天一定在相亲席位上认真地把对方的出生年月日跟时辰还有家底都问了,最后找个‘喜欢女人的男人’嫁了。嗯,好,我乖乖的相亲,不再把他们吓跑。好,好,晚安!”挂了电话随手扔在沙发上,转个身不上心地趴下准备见周公!

相亲向来是安分守己,什么时候把人吓跑过?都是男人把她吓跑的呀!挂断电话,她躺倒在床上默哀!陈女士母亲最在意的,就是把女儿嫁出去。

一天跟四个人见面,每个人都要对他说自己贤良淑德,比城市里的闺女实在多了,恨不得女儿成为别人家的心态也太过急切了点!备胎?真以为相亲像买水果买多点放冰箱备着!真服了老妈子一头热瞎操心!

还有,刚来两天,就恨不得把自己嫁出去,有这样焦急的表哥吗?她急匆匆跳起来跑到小沙发上拿起电话!

“怎么着?苏腾,不跑市场改当奸细,前途无量啊你!我哪里来的火气?你还好意思问,亲亲我的表哥,肉麻?你用在我妈妈身上还少吗?姑姑没少打你,把你脑袋给打抽!我问你,你闹钟啊,很闲呀,时刻提醒我妈我的行踪,你存心把我往火坑推,什么?是我妈常打电话骚扰你?她打给你,你就说啊,你有千里眼顺风耳呀,那么远都看得清我?”一通臭骂,把苏腾骂得无话可说最后耳膜在挂电话的振动声音下恢复了常态!

气焰滚滚,会不会蔓延出来?客厅里打游戏的范建业跟蔡鹏飞对视一眼,怕她责怪他们把所有一切告诉苏腾,扔下控制器,游戏也不打了,散鸟状往各自房间飞去!

“嗯哼!”带着怒气的冷哼,她碰着门把的手缩了回来,他们知道躲藏不了!只能回头冲着她傻笑一番化解尴尬,希望她只是口渴出来找水喝!

“你们不用忙,以后,重要而必要的事情可以告诉我表哥,其他的,请闭嘴,我洪丹洁在此谢谢你们!哼!”在他们歉意的眼神下回身走,轻关门,挥手道安,看来是真生气了!

个人耸肩,范建业跳回沙发捞起控制器扔一个给蔡鹏飞,生完气了太平了,游戏可不能耽误!

不就暂时嫁不出去吗?又不是不嫁,更不是对男人没感觉。至于一个又一个把她当瘟神一样急着逼婚吗?世界真不公平,凭什么女人过了25,就要扔炸弹一样脱手?

她回头看平静的门,抱着胳膊冷哼一声,捡起小沙发上的抱枕扔在一边,弹坐下去手斜躺在靠垫上,左手拖着下巴,右手支撑着左手肘沉思。

乡下人都说,女大不嫁丢祖先的面子,遭人诟病,这些年沉默地由着啊婶,姑姑的唇枪舌战,的确厌烦了。感谢老妈让自己出门独自谋生。沉寂那么多年,每次看到堂表兄弟姐妹们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孩子,心里就羡慕,是该好好找个人过一辈子。

问题是,那个人在哪?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更别说感觉了。老妈说的“碰”就能“碰”上吗?堂堂妹,你为什么要18岁嫁人,让我备受煎熬!

她想来想去,觉得感情这种事情,缘分到了,想躲也躲不过去。看对眼了,几个月结婚也能幸福一辈子。看错了,十年也会分开,真的急不得的。目前,短时间是不可能回家,首要的问题是要找份工作填充一下空洞的人生,想完之后,她迅速跳起来到窗台边的桌子下坐好,打开电脑准备刷下简历顺便顺色一番。

“对了,你手中的四张卡片是哪里来的?”周友奎换下蔡鹏飞,左右摆动身体一边玩游戏一边小声地问同样手脚并用的范建业,还不忘偶尔看他,“人洪洪姐刚来,不适应城市快餐式的爱情,你可不能害她,我看她承受不起打击。”

“这个我可不能保证,明天她回来,是春光明媚还是乌云密布,完全看她的修为跟造化!”范建业不以为意,在城市里挣扎,不能准确把握自己的人生,就回乡下过慢调子的生活。

感情,谈起来就伤心,趁着年轻,还不如好好享受单身时节,心中的那种痛,怎么也愈合不了。

“老范,她才来两天,你就要把她嫁出去?大有赶人走的嫌疑,这样不好吧?”郭闯辉从冰箱拿出一杯橙汁走过来。他与蔡鹏飞也刚进门一会儿,刚才接到苏腾拜托他帮忙找男人给表妹的电话,进门就听到一切。

“不是我焦急,是人家的表哥着急!”范建业无奈地说道,“苏腾讲究的是效率,你也知道的,他是我的半个老板,我得罪不起呀,大老板,你要考虑我是替人打工的,别说给他表妹安排相亲了,就是帮他娶老婆,我也得去做呀!”

“说大话不经大脑,苏腾的老婆,你敢娶才行呀!”

“陈恒,要不要打赌?八出十进怎么样?”

“跟你打赌,还不是掉进了蛤蟆洞里找晦气!”

“大不了我让着你!”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还是蔡鹏飞懂事,打断了他们的争吵,坐在抱胳膊观战的周友奎旁边,“苏腾做事,一点也不浮躁呀,对待表妹这件事,是不是太过关心了?一天几个电话,就想让我介绍银行的朋友给她认识!”

蔡鹏飞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待婚的朋友!他在银行混个小官,一点也不轻松,为了增加威慑作用,融入了军人的英姿,一眼神扫过去,下属准害怕,怕都来不及,怎么会跟他交心?更加不会愿意被介绍给洪丹洁了。

“说实在的,你不觉得洪洪姐一点也不像苏腾说得那么焦急吗?”周友奎小心地凑前,“你们想啊,她要是焦急,刚才的表情就该是欢呼雀跃的,我看她平静地很,似乎意料到了结局!”

“这还用说吗?那么明显的事情!”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从她进门的那一刻便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把感情的事情当成多么急切,口上说说,心里完全不这么想。

“我以为你们不知道!”周友奎泄气了!

这些男人,在社会上滚打摸爬了那么久,连一点看人的能力都没有,那岂不是白混了?

洪丹洁听到外边的唏嘘声,隔着门也没听清,正感慨于门的隔音效果不好,开门出来,他们早已安静地坐好!估计是自己想太多了,关门睡觉。她还从来没有在11点之后睡觉呢,来到这里,看他们的作息,就知道城市阑珊的灯火是谁家发出来的。

她去睡觉了,他们也不好继续聊天,各自回房去了!由于房间的问题,范建业只好跟周友奎在同一间,上下铺!他们回到房间后,自觉地到床头拿起自己的书本看起来。知识永远是最重要的,努力了,一定不会有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