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第6章

小女人进城碰婚记 彤华馨兰 3341 2014-01-07 21:18:35

  他们正在忙碌的时候,洪丹洁也没有闲着,此时她正在热闹的大街上。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有很多,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不同的形态,看得她心里直打鼓。

“妈,我的表舅妈有什么爱好呀?火龙果?好,我买,啊?毛,毛线球?什么?还要买纸巾?”她一只手捂着耳朵隔绝杂音,一只手提着电话。

喜好那么特别,都是什么亲戚呀,她小声嘀咕一声。

陈女士正在超市买东西,每拿起一样东西,就告诉洪丹洁。听得她一愣一愣的。

“什么?吵!好多车呢,妈,我不跟你说了,我自己去找!”她挂下电话,走到相对安静的地方,拿出一张纸。临时画的简易路线图。

地图上的坐标很明显,现实中的道路相对复杂。她左右看了看:十字交叉,双层路,到底往哪个方向走呀。

“表舅妈的家好小,地图上都找不到呢!”她嘀咕一声。

昨晚,陈女士告诉她,这里有几个亲戚,什么表舅妈,三叔婆的,都不知道谁跟谁!他们认识的人多,有对象介绍给她,要她去亲自去拜访。这不,迫于无奈的洪丹洁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从来没有见过的亲戚。

“这边?”她看着路线指着前边的路比对一下,“不对不对,这边?”转身往后边走去,道路错综复杂,好多地方构造还很相似,需要耗费很多的精力去记忆。

出门在外,总有问人的时候,附近没有保安亭,也没有穿制服的人经过。

“啊婶!”洪丹洁快速跑到迎面而来的五十来岁的女人面前礼貌地说。

“滚你,大妈!”啊婶骂骂咧咧恼怒地从她身边跑过去,大城市,不管是老少,都必须喊“靓女!”这是最基本的问候。

问路最好去问穿制服的保安、警察!人们都是有一种对于陌生人靠近的恐惧感,这些,洪丹洁也是后来才明白的!

不就问个路,干嘛骂人呀,洪丹洁莫名地看着她的背影,转头看到一个和蔼的大叔,把纸张放在前面想问他上面的那个地方怎么走。

“大叔……”话还没有说完全。

“不需要不需要!”大叔像见了瘟疫一样快速跑开,他以为她是派传单的业务员。经过年代的积累,业务员已经到了泛滥的地步,大部分人为了挣钱,只管把产品销售出去,也不考虑销售的东西的本质。他们是相对极端的人群,收成好的时候是高得吓人,低迷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很多人走到一半就害怕地放弃。

奇怪的是,进入这一行业的人,出奇地多,都本着高收入去了。

一样的脚步,一样的心,选择方向不同,到了不同的彼岸。有的人笑了,因为到了梦想之地。有的人哭了,因为比以前还差。这就是人生,哭了、笑了,都必须坚强地走。

看着大叔远去的背影,她很疑惑。这里的人怎么那么奇怪呀,一点乐于助人的意思都没有

“大哥!”

“走开走开!”

她只要上前,还没开口,路人便躲闪开去。问个路而已,这里的人都怎么了?

她茫然地在街道上看着匆忙走过的人,繁华的背后,人情淡漠,想要用心把他们烘热,需要时间与代价。她有自知之明,是不会去做这个浩大的工程的。

走过的每个人耳中都塞着耳塞,都急促地说着,“好,我马上到!”“在门口了!”前边明明是一条街道,根本没有建筑物,怎么到门口,睁眼说瞎话。

城市里的人怎么睁眼说瞎话?现实的冲击下,她有了归家的想法。又想到陈女士刚把她放出来,就这样回去,不被嫌弃才怪。未来,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打开了手机上刚下载的GPS,经过一段折腾,好不容易找到了表舅妈的家。这里真不好找,小巷子小道路,标志性的建筑物,根本没有。

表舅妈住在居民区密集的地方,白天大家都上班去了,冷冷清清。

走在楼层上,偶尔有小猫窜过,惊吓之余,赶紧上楼。

房门前,洪丹洁按响门铃后,淡然地看着过道上不断向她巡视的那位老人家,裂开嘴冲他一笑。漠然的脸上,已经没有其他表情。她尴尬地收回笑容,认真看房门。

开门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胖大妈,穿着熊猫睡衣,嘴里叼着根棒棒糖,斜着眼睛看她。怎么看怎么像个包租婆。

印象中的表舅妈很清瘦,跟眼前这位,有明显的差距。她一度怀疑自己走错地方,敲错门。往日的清瘦女郎,变成了今天的大妈。岁月不饶人呀。

“表舅妈?”她小心翼翼地问。

“大外甥女呀,快进来!”表舅妈愣了一下,热情地把她迎了进去。

里边摆放杂乱,什么东西杂堆在一起,密集得不像话。

面对家里的一团乱,表舅妈赶紧随便整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出真话。“那个乱吼,你别介意,坐坐坐,咖啡还是可乐?”

“给我一杯白开水就行!”她坐在沙发上,房间里散发出一阵恶臭味,眼睛寻找臭味发生的地方。鞋子无意中触碰到了地板上的油渍,脚下一滑,吓了一跳,赶紧坐好。看到桌角边吃完没扔的方便面,一阵子反胃。

这是人住的吗?简直是垃圾制造场所,表舅妈自从离婚后,就一个人住这里了,日子过得不怎样。

“大外甥女呀,你妈妈说你来这里是为了找男人,我帮你留意一下,临界点老伯的侄子单着呢,挺适合你的,我给你打个电话叫出来约会!”表舅妈把手中的白开水放下,推开她的身体,在她不知所措的情况下从沙发上找出了iphone4一通潮汕话深情并茂抖动着身体,还散发出奸笑。

她那副样子,好像旧社会的老鸨遇到艳丽的人。

这表舅妈是不是更年期提前发作?她介绍的人能靠谱吗?洪丹洁怀疑地看着她,在她笑着靠近时,恨不得长了翅膀飞了。

“喝水!”表舅妈抱着一个抱枕,坐在她对面,呵呵地看着她,示意她喝水。

她端起杯子,凑近嘴边,闻到一股浓重的蒜味,顿时一阵反胃。

“表舅妈,你介绍的那个人,他大概什么时候到?”为了给表舅妈一个面子,她只想见那个男人一眼,就离开。

她的急切让表舅妈心中激起了一阵大笑,看得她鸡皮疙瘩直起。

坐立不安的时候,最好是能转移注意力,她看了很久,都没能逃过表舅妈认真的眼神,多次想躲开,又不知道去哪里好。

事实证明,第一眼判断很重要。当洪丹洁对面坐着个流口水的傻子时,她疑惑地看着表舅妈。眼神写着哀怨,这样的人,你都好意思介绍给大外甥女?

“哎呀,你妈妈说你比较强势,表舅妈替你找了个不怎么强势的,你只要照顾好他,一切都好说了!”表舅妈开怀一笑,“天作之合啊!”

她又不是老妈子,干嘛要找个儿子养着?天作之合?亏表舅妈说得出口,亲戚也不带这样坑人的吧。

又是一场注定失败的相亲。洪丹洁心里已经哭了好多次了,她要求不高,合适的男人怎么那么难找呢?

陈女士要是知道她的亲戚介绍的人是这个样子,估计也绝望了。

“表舅妈,我还有事,以后再拜访!”洪丹洁操起手中的包包,赶紧冲到门口,打开房门,飞一般出去。表舅妈呀表舅妈,你自己都嫁不出去,还想给别人介绍对象。我无福消受啊。

快速地跑出小区,冲到站台上追着那辆车跑了一阵子,最后重新回来搭乘另外的车。

离宿舍还有一段距离,她干脆走回去。突然旁边冒出一个人说了一句,“不接传单不尊重人!”吓了她一跳,她停下来接过来,还没看上一眼,就被那个男推销员扯着胳膊往前走,“前边有化妆品赠送,我带你去!”

贪图小便宜吃大亏!脑海中闪现这样的话,大力地挣脱开他的魔掌,飞一般地往前。

这才刚走出来,又有几个人围上她。

“小姐,只需轻轻一刀,还你靓丽皮肤,男人见了立马回头,回头率百分百……”

小姐,出门不怕车撞,走路不怕头上掉砖头,回家不怕煤气爆炸,买了人生意外险,包你人生顺畅……

“小姐,新款上市,只要688……”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她是满脸的黑线,她非常深刻地体会问路的那些人为什么那么讨厌别人上前了,原来是有原因的。

为了利益,他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心情顿时差到极点。

心情不好,她就在喜欢打电话给陈女士寻求温馨。“妈!”她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见着了,见着了,表舅妈很好!介绍了,介绍了,结果?结果黄了!妈,我要求不高,是你的要求太低了。啊?什么舅?妈,哎呀,你别说了,我要奔溃了,行,我正努力找呢!”挂断电话,她大吐了一口气。一个亲戚都够厉害了,还要见其他亲戚?算了,她还想多活几年呢,饶了她吧!她决定再也不听妈妈的话。

近两年,每一天,她都能收到亲人发过来的问候,无非是问她有没有找到男人。相亲多次,见到男人,一点感觉都没有,都麻木了!不带这样轰炸式地质问的。有一天,她忍无可忍,回了一段标准性的话:如果找我是为了询问我是否还单身的话。是,我还单身。如果问我为什么单,我不知道。如果你说我挑剔,那我真的无辜了。人品没问题,没做过坏事,各种会,就差没像妖精一样修炼了。至于我为什么单,请抬头问老天爷去。

可见她有多讨厌被人问是否脱单。找不到男人就找不到,还能怎么着,这世界又不是她一个人找不到。

在外边逛了一小会,太多的情侣相拥而过,看着心酸,导致身心疲惫。她决定回去好好休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