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特种总裁的艰难爱情

第8章 你逃不掉的

特种总裁的艰难爱情 晨席阳 2195 2014-01-07 20:33:18

  他在18013房间刷了一下卡,门开了。

“进去休息一下,把脚泡泡。一会儿我让人送饭上来!”他放下鞋子和房卡就离开了。

于朵朵傻傻的在房间里愣着,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想干什么?

王璐每天八卦的新闻,思雨?何总?廖总?米琪?还有什么刘晓倩等等?难道她们就是这样成了老板的各种绯闻女友?成了员工们的八卦材料?还有汪成峰的未婚妻米琪,汪成峰到底要干嘛?

服务生推着餐车,按响了门铃,吓了于朵朵一个机灵。

“小姐,您的午餐,请您慢用!”

真浪费,她一个人能吃完这么多吗?是当她为猪呢?还是认为她这样的没吃过这五星级饭店的饭呢?

看着一堆美味,可她却没心思吃。门铃又响了。

“谁啊?”于朵朵语气比那天早上诅咒汪成峰还要凶呢!

门口笑盈盈的端庄女子,不是穆兰还是谁?

“穆总?”

“怎么?不欢迎?”穆兰毫不客气地就进了人家的房间。

看着一脸无辜的人,穆兰故意道:“吆,这么多得美味佳肴,还让于大美女如此表情,这好像有点矫情了吧?”

额,于朵朵想骂人了,矫情,于朵朵用得着泛着贱得掉渣的矫情吗?

穆兰自顾自的吃着,道:“朵朵,我知道你想什么呢?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成峰哥他没别的意思,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还没见过他为了哪个女人会如此失态。”

见她没任何动静,穆兰拉过朵朵做到旁边道:“他已经很不容易了,以他现在的这个身份,很多事情他都身不由己。你虽来公司时间不长,但你直接或间接的也听到了一些事情对吧?像三鼎这样的企业八卦是少不了的,更何况有些事本来就是事实吗?所以你自己一定要权衡利弊,别让自己太过尴尬,你说呢?人有时熊掌和鱼都想得,但那是不可能的!”

穆兰和朵朵说了一些牛头不对马尾,又无关痛痒的知心的话就离开了房间。

于朵朵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睡意全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她什么时候想要跟他有关系了?可这穆兰话里话外,都是她朵朵不是了?她是不是希望于朵朵离开呢?

爱情的滋味她于朵朵尝的够够的了,她什么时候有过这个心思了?更何况她跟汪成峰这种人人向往的商界年轻才俊,是八竿子都打不着,她这是工作是生活又不是演电视剧呢!还这么离奇复杂!

八年的恋爱可谓是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结果是除了让朋友嘲笑她傻帽外就是父母的不理解。更接受不了的使她自己,竟然伤得遍体鳞伤了,她还死心不改,期盼奇迹出现。到底是放不下八年来有那个人的习惯?还是放不下他,是因为他是她的初恋?还是不甘心什么?答案太多,但有一点是绝对的真实,她很爱很爱他……赵明涛。这个名字就像是刻在了她的脑海里,不,是刻在了心里无法擦掉,使劲一擦会很疼很疼。于朵朵你就一没出息的货,你活该!

明涛他肯定有事瞒着她,否则,他为什么给她连个多余的解释都没有呢?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座城市?她不相信那只是巧合,只要给她一个能让她死心的理由也行呀!

至从离开他所在的那个城市,朵朵独自去了很多地方。待时间最长的是赵明涛的家乡。一个美丽的小镇,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小镇,那是她梦想要和他安度晚年的地方。在哪里,她偷偷看到了他的家人和他小时候生长的地方。这个为爱情而活的女孩还是不得不离开那里,因为那里没有她的梦了,就连最后一点梦也被夏菲菲替代了,夏菲菲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人如其名,赵明涛的新婚妻子,大家公认的军嫂,朵朵曾经的梦被她圆了!

痴痴的一笑,好久都没哭了,给谁哭呢?长长的睫毛一闪,两滴大大的水珠滴在了雪白的床单上,晕开了一块潮湿的印迹。

门铃又响,门口的他两手悠闲的插在裤子口袋里,考究的服装,配上久经商场或是那种豪门的贵气吧,有点咄咄逼人的感觉。

“汪总,有事吗?”

“没有,就是上来看看。”说着已经不请自进,绕过朵朵,跟这里的主人似的坐在沙发上,自己倒茶喝了。

“过来坐,我又不吃人。”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就发现了于朵朵刚刚哭过的。他瞄了一眼床上的水印就更加确定了。

哎一声长叹,“我是不是让你很难过?”

真正让朵朵难过的人不是他,他也太自作多情了。

于朵朵不是个笨姑娘,她只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她只想有份工作在这座城市里生活,别无他求。至于赵明涛只能是自欺欺人的想想而已。至于鬼使神差的来到这座城市,只是因为这里是赵明涛老家的省城,也是他曾上过军校的地方。如果上天真要绝她所有的路,那么只有离开这里,永不踏足。

“汪总,那天我不是有意骂您的。”她说到最后声音小的连她自己都听不清了。

“就因为这样,所以看见我就像躲魔兽一样?”汪成峰的语气虽有点冷,但面带微微的笑容之色。

“不是的。”

“那是什么?”

“您不用给我赔裙子的,回头我还是还给您吧?”于朵朵此刻没怎么拘谨,只是脸和耳朵有点微微的潮红。

“不喜欢就扔到垃圾筒好了,我又不能穿,要那干嘛?”

于朵朵穿着一双比自己脚大一半的白色拖鞋,站在汪成峰对面。汪成峰眼睑一低,将她提到旁边的沙发上,挨着他坐着。于朵朵躲开他的手,向后移了好远,坐在沙发的尽头。

“于朵朵,你逃不了的,至从你进入我视线的那一刻起!”他说的如此斩钉,好像要咬碎她似的。于朵朵扭头看向落地窗外。

“你休息吧!一会儿下宴会厅干活,下午要是不好好配合我,可别怪我当着公司那么多人的面做出什么更加疯狂的事情!”

于朵朵怒目圆瞪地望着这个让她如此陌生的人。汪成峰已起身,他刻意向前倾着身子,让于朵朵看清他这张独一无二的脸。

“汪总,如果您非要把我逼得走投无路的话,那我现在就辞职。”于朵朵仰着下巴斩钉截铁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汪成峰眸子一冷,一字一句道:“可以,那你就辞职让我看看,那份聘用合约书你以为是儿戏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