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此喜欢你

第五十七章 (青年节演出)

如此喜欢你 溟落 2214 2013-10-07 23:15:12

  宁语看着今天的日历,呵呵,青年节么……今天会举行演出。而且还是哥哥的演出。听说还有其他的惊喜。宁语笑笑,不禁有些期待。

“在做什么?”宫希墨刚沐浴好,正擦拭着自己的头发,看见那小妮子坐在沙发上盯着什么看着,竟然还隐隐的发笑。这小妮子,这么开心么!想想这几天的相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虽然这个家伙总是防着他,却还是防不过他得别有用心啊!可还是有些可惜,这小妮子,只准他抱着她睡,一刻也不准胡来。也不知道她有时候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竟然每一次在他有坏想法的时候就把他给踹下床。他算是学乖了。如果不是她愿意,他是靠近不了她的。

“忘记了么?今天哥哥的演出,青年节!”宁语扬扬手中的日历,看着宫希墨一脸甜笑着。有好多天没有看见哥哥了,这段时间的她真的是忙死了,都没有时间回去学校。宫希墨这厮倒是逍遥自在着,又不回去学校上课,又不练习。她以为他会回到赛场上,毕竟他得心里还是想的。可是男人,要面子活受罪。

宫希墨的脸瞬间僵下来。今天就是青年节了么?一个月这么快就到了么?他可以反悔么?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是前所未有的快乐。这几天相处下来,他收获了太多的幸福。他不是圣人,也不是伟人。他只想多奢求一点这样的幸福,只想和她在一起,如果可以,他什么都不要想,不要去在乎……

“宁语,我们今天不去行么!我们去约会吧,这些天你都忙……”

“墨,你说什么胡话,今天是哥哥的演出,我怎么能不捧场。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约会不是吗?”宁语淡笑了一下,完全没有发现宫希墨的异常,转回头继续看着日历,脸上扬起深深地笑意。放下日历,转身往宫希墨身边去……

“快点,快点……我帮你吹头发。我们早点赶过去!好期待啊!”宁语把宫希墨按到椅子上,随即拿起吹风认真地为他吹头发。这厮的发质真好,比她一个女人的头发都好,吹着吹着,宁语不禁有些嫉妒了。

宫希墨看着镜子里认真地宁语,他深深地看着她,想要把她深深地印在记忆里。深深地,就算是闭上眼睛,他也能描绘她各种笑脸。宁语,真的还有机会么?过了今天,我们真的还有机会么?明明是我自己的选择,为什么,为什么要走出这一步却是这么的难,这么的痛。

宫希墨不禁伸出手,静静的描绘着宁语的面孔,眼睛,额头,鼻子,嘴,耳朵,发丝……一点一点,深深地刻进自己的心里。镜子里的画面竟是这么的唯美,这么的和谐。就像是新婚的夫妻,妻子正在给丈夫吹着头发,是那么的细心,那么的温柔。可是,宁语,我,还能做你的丈夫么?

“怎么了?看入神啦?镜子里有什么好看的,本尊不就在这里……”刚刚说完,身子就猛地前倾,宁语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宫希墨深深地吻住。

这突如其来的吻竟让宁语感到不安。之前她就觉得自己的幸福似乎来得太快了,如今,此时,这样的感觉竟是这样的强烈。宫希墨的吻,是那么的深情,那么的霸道,那么的不舍。这深深缠绵的吻,在背后到底藏着什么。墨,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许久许久,久到宁语都忘记了时间。放开她得时候,他急忙背过身,说道:“我们得赶快,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尽管他非常的快速,但宁语还是看见了,看见他那眼里心痛的眼泪。到底为什么?墨,你为何?心,有些窒息,痛得难耐:“墨,你是不是……”

“没有,别想了!我就是太喜欢你,看着你就觉得满足。好了,我们赶紧换衣服。你该不会要穿着睡衣去吧!”宫希墨快速的转移话题调侃的说道,不过这小妮子的睡衣还真是可爱,就像她本尊一样。要放手,真的好舍不得……

“呀!对喔,得赶快!不然来不及了!墨,你也快点啊!”随即宁语惊慌失措的奔回自己的房间,寻找着自己合适的衣物,拿着衣物却又顿了下来。墨,真的没什么吗?你不和我说,是为了我吗?

“坐好了,出发了!”宫希墨示意宁语栓好安全带,车子,快速的发动,驶向另一方。

“哇,好多人,墨,你看,哥哥的魅力真好……”

“哇!墨……看,是墨王子……哇,墨,墨,墨……”所有的花痴在带领人的宣言中变成了口号。她们眼中的欣喜难以抑制,虽然他的身边跟着个碍眼的家伙,不过她们都自动忽略了。

宫希墨早已经习惯这样的场合,看了看手足无措的宁语,随即紧了紧手,示意她没事。拉着她往前座走去,那里,希银早已经等在那边了。

“哥,迟到罗!待会可得罚你请我们吃饭!”希银有些调皮的说道,以前的她就像是个熟女,而现在的她,就是一个俏皮的精灵。看着妹妹调皮的摸样,宫希墨的心里又有些许安慰。宁语,如果伤了你,至少希银已经赢回了她得笑容。

“希银,宁语交给你了,你可得照顾好她。”

“放心吧!不会对你的小娘子怎样!”希银打趣到。而一旁的宁语已经羞红了脸,到现在,她还是没有适应这样露骨的话。

“宁语,宁语,这儿,这儿……”韩云•穆看见宁语急忙和她招手。已经好多天没有看见她了,怪想的。今天她倒是过来了。

“我先过去一下,不陪你们了!”宁语开心的向他们说道随即转身往韩云•穆那边跑去。她却忘记了问宫希墨去哪里,明明今天没有他的活动……不然在后面,她也不会那么震惊,那么难以置信,那么伤心欲绝……

“宁语,你这个家伙,当了国家运动员就忘记我们啦,电话也不打一个,也不会来看我们!”宁语一过来田溟就拉着她开始数落。宁语只是笑着,这样被朋友挂心的感觉真好。

“所以说,女人无情无义啊!”云菲也在一旁附和着,不过这话听着怎么怪怪的。

四个人嬉笑打闹着,等着今晚的演出。宁语也完全忘记了去寻宫希墨,希银也不知道何时落座在前排。人还真多,连白燃他们也来了。看来今晚也还有热闹了。

陌芸坐在她们的身后,静静的看着她们,嘴角扬起一股冷嘲的笑意。宁语,你还能笑多久,还能笑多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