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此喜欢你

第五十九章 (意外中的意外)

如此喜欢你 溟落 2708 2013-10-09 22:42:00

  在一阵无言的感动中,台上,又开始了热辣的表演。

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竟然是街舞。猛地又带动了全场的热情,所有的人都跟着节奏,亦是点头,亦是拍掌,好不热闹。

“接下来,是我们的飞鹰学院的墨王子,据安排的要求……墨王子会在今日,宣布他心里最爱的那个人……两个人的感情可是一番甜蜜的开始哟!下面这首歌曲,就由宫希墨带给他心爱的人……《唯一》”

“哇!!!呵呵,是你家的墨哟,要给你表白啊!”云菲一脸开心的调侃到,看着好友有些羞涩的脸,她得心也跟着高兴。毕竟好友的感情归宿嘛!

“唯一啊,偶baby,你就是我的唯一……哈哈,某人,要幸福死了吧!”田溟也一脸打趣到。这歌曲虽然有些不合,但也是表露感情的一首歌曲。能为某一个唱唯一,那么,那样的心还用得着确定吗?

“幸福的小妞啊,羡慕!”韩云•穆也开着玩笑,这样明白的表露自己的心迹,宫希墨还是第一次做吧!上一次校庆舞会可没有今天这样隆重,而且好多媒体都有到场,这不是向全世界宣布吗?如此的幸福还真是羡煞旁人。

希银皱了皱眉,不知道哥哥这是唱得哪一出。这样大张旗鼓的宣扬,是要把宁语至于何地?他不知道这样会把她推向风口浪尖吗?还是要给那个奶奶看到?呵,给她看到,那么她会就这么简单的放过宁语吗?希银不禁担心,这样的感觉很不好,而且太反常了。

宁语有些诧异的望着台上,脸上又出现一点红晕。宫希墨这是要做什么?虽然疑惑却还是甜滋滋的。又听到朋友那么说,心里越发觉得害羞。这样明目张胆的还是第一次。

陌芸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表情,无知的家伙。待会的好戏看下去,不知道会不会哭坏眼睛。

宫希墨一袭黑色的另类不规则宽松的长袖T恤,有些嘻哈风格,却又看起来那么魅惑……没有过多的装饰,没有过多的修饰,就那么,有些简单的,另类的,却又无比魅惑的……台下,尖叫声一片……

他的目光转落至宁语的身上,看着那小妮子有些害羞的坐在下面,心里划过一丝心疼。宁语,如果你知道,这首歌曲,是离别的,结束我们之间一切的,最后一首歌曲,那么,你还会爱我吗?宫希墨,你个混蛋,你怎么可以如此奢求,你都要抛弃她了,还要她来爱你吗?你还想要伤她吗?

宁语抬头,看向宫希墨,忽然间就被他深深地吸引,移不开视线了。他是那么耀眼,那么的迷人,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像是有无边的金光,灼伤了她得眼,让她看不真切。这样的宫希墨,感觉好遥远……就算她努力地伸手,却还是无法触摸到他。宁语,你到底是怎么了,他明明就是你的男朋友,他明明就在你身边,他明明就那么爱你,为什么你还是感觉到遥远,感觉到梦幻,感到那般的不真实?

对上他的目光,她看见了,看见他眼中的伤痛,他眼中的不舍,愧疚和深情。再一次,宁语的心很不安,像是要失去什么一般……心,好痛。不行,她不要这种感觉,她不要他站在那里,她不要他站在她触不及的地方,她得心会痛,会灼伤,会难过。她猛地起身,转身向后台跑去。

看着那个心慌的人儿,宫希墨心里无比的伤痛,可是他却无能为力。宁语,对不起!已经来不及了。

“宫希墨,宫希墨……你下来,下来……我求你,我求你下来……宫希墨,我不要听歌,我不要唯一,我不要你站在那里……宫希墨,求你,求你,下来……”宁语在后台看着台上的他,她想换回他,想抓住他,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那些保全全部都围住自己,自己却无力挣脱。眼泪瞬间无法控制,看着台上的他,看着他转向她,深情的对着她唱那首唯一……她得心那么痛,她不要,不要他唱这首唯一,她不要……

“宫希墨,你混蛋,你给我下来!下来,求你……宫希墨,我求你……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求你,下来……”宁语撕心揭底的喊道,那声音,像是已经破碎的瓷娃娃一般,无法缝补了,灼伤了宫希墨的心。

“这首歌,送给……我的未婚妻……阮微音。”话刚落音,宫希墨觉得自己的力气像是被谁抽走了一般,那般的无力。可是他却不能倒下,连哭的权利都没有,因为他知道,她在背后看着,他的奶奶,那位至高权力的人,她操控着他的一切。

阮微音一身粉色长裙,看起来甚是迷人。她得嘴角扬起一股得意的笑意,然后从另一边踏上台,走近宫希墨,亲密的挽住他的手。

“不……宫希墨……不……墨,你不能这么残忍……宫希墨,我求你,求你下来!宫希墨,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宁语撕心的狂喊,她想要他听到,她知道,他能听到。她不要他离开,他不要他的视线停留在阮微音身上,他说过,他喜欢,他们要好好的在一起,他说的,一切都是他说的,可是眼下,却要她接受这般残忍的事实。

宫希墨的身子明显一怔,他知道,他知道那小妮子是爱他的,而且深爱深爱!他想转身,他想回去她得身边,他想要什么都不顾,他只要和她在一起,就是是逃亡也好,私奔也好,他不要被牵制。

“别忘了,奶奶在看着呢!”阮微音细声的提醒到,脸上露出满意的笑意。他爱她又如何,他没有办法,他没有办法不管,没有办法丢下所以和她在一起。宁语,你认命吧!我已经说过,你不会是他的妻子。

希银的眼里扫过一阵阴霾,看着台上,她的心忽然变得冰冷。冷冷地起身转去后台。

“怎么会这样,那么宁语怎么办?宫希墨,这个混蛋,要把宁语至于何地?”田溟生气的握紧了拳头,看着台上风光的两个人,那么宁语,宁语知道了该怎么办……

“还愣着做什么,去后台啊!”韩云•穆急忙催促到,看着愣着的田溟,她又气又急。男人,到底把女人当为何物?今天可是有媒体在场……

“妈的,男人真贱!”云菲第一次爆脏话,竟然是为了宁语。看着台上亲昵的两个人,她气结,急忙跟上韩云•穆的脚步。

“我就说嘛,宁语算什么啊!那样的女人也配和墨王子站在一起,真是笑话。她不过是个玩偶罢了!”下面的议论声一片,多半尽是欢呼。尽管墨王子还是有女友,但只是比那个宁语强。王子,身边就应该站着公主。

陌芸笑了,看着这出戏,真心的笑了。宁语,痛吧!哈哈,就算是我不折磨你,自然有人替我折磨你,你的世界,本来就应该崩溃的。

宁语崩溃的看着台上,她没有力气冲上台去了,眼泪已经流尽,她也没有体力和那些保全挣扎。无力的,滑落,坐在地上。她没有力气了,一点也没有了。心,一点一点的,碎了。再也补不回来了。

“宁语……”

“宁语……”

“宁语……”

希银她们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宁语无力的闭上眼睛然后瘫倒在地。她们的心跟着她一样难受。哥,你怎么这么狠心?你忘记了吗?忘记我被林尊伤得时候了吗?那种伤,久久无法复原……

林尊本来已经坐上车要离去的,节目完结了,他留在这里,结束的时候就难以脱身了。可是看着网络里的转播,他的脸瞬间变得阴沉。宫希墨,即使你是希银的哥哥,你也不能伤害宁语。

“调头,调头,快,回现场……”

宫希墨看着后台的人儿被希银她们扶走,他的心好痛,痛到无法呼吸了,他却不能,不能再走近她了。奶奶,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吗?一直都知道你狠,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的狠,这一次,被你伤害的心没有办法复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