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此喜欢你

第五十一章 (宿醉)

如此喜欢你 溟落 2031 2013-09-13 23:34:15

  宁语安静的坐在房间的木椅上,静静的看着床上的宫希墨。心里忽然间平静了好多。一晚上的折腾并没有让她有困意。此刻的她,完全睡不着。天已经开始泛白,已经六点了!

墨,在我相信你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才好。因为我的心太脆弱,承受不起你给的那些伤痛。如果真的那么做了,那我也不知道我们还有多少机会了。

静静的起身来到厨房,看着冰箱里的食材,想想昨晚的自己。好像太狼狈了。还饿了一晚的肚子,呵呵,宁语,也不知道你这种等待值不值得。

取出那些食材,宁语熬了一锅粥,看着热气腾腾的粥,宁语笑了。宫希墨,真希望我们的恋情一直都想此刻的粥一样粘稠,一样热气腾腾。

回到房间,宫希墨还没有醒。宁语就那么静静的趴在他的床边,看着他。墨,你知道吗?你长得真的很好看,只是这样的你,让我真的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喜欢你的人那么多,我真的能坦然面对吗?比我优秀的女孩更多,我真的有信心让你一直守护我吗?墨,你告诉我,我到底在害怕什么?为什么我的心会如此的不安,如此的恐慌?

宫希墨皱皱眉,抬手摸上自己的脑袋,头好痛!有些痛苦的睁开眼,侧头……这小妮子,守了我一夜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昨晚是阮微音送我回来的?宁语,真是辛苦你了。轻轻的低头,在她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他轻轻的下床,抱起她放到床上,宁语,如果每天都能这样,醒来第一眼便看见你,这样的感觉真好。

宫希墨穿好外套来到客厅,看着眼前的身影,宫希墨不禁皱眉。

“你怎么来了?”

“醒了?头还痛吗?我买了醒酒药,你喝了吧!对了,我还给你带了早餐……”阮微音并不介意宫希墨冷漠的口吻,自顾自的把早餐摆在桌子上,她也知道,屋里还有一个人,不过她不会在乎。宫希墨是她的,一直是。

“请你把钥匙还给我,这里是我的公寓,我不喜欢有人随便进入!”宫希墨并不领情,这里是他私人公寓,除了希银和宁语,谁都不可以自由出入。

“给你又能怎样,管理员那里还有备份,我不是一样可以进入?”阮微音可不信,那个管理员可以拒绝给她钥匙?她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呵,这样的管理员,也不配在这里上班,连自己的职责都做不好!那么,照你如此说来,我的这个地方只要有钱的人都可以进入了?”宫希墨紧紧的盯着阮微音,危险的气息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

阮微音不禁有些害怕的退了退,说实话,她还是不太敢在宫希墨的头上为所欲为,毕竟他生气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只是她不服输的性子不会允许她就这样放弃。她不相信没有跨越的爱情。爱情要门当户对才不会有分歧。更何况她们家可以给他们家族带来更大的利益和帮助。只是他得心,好像都不在乎这些东西。

“现在,立刻请你出去!”宫希墨指着门口,他不希望宁语醒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昨晚已经是个破例了!他知道昨晚宁语一定伤心极了。只是她还是没有丢下他,这算不算是一种感动,

“好,我出去!不过墨,不管你如何做都改变不了我是你女伴的事实!在家族面前,你还需要我为你挡屏呢!还有,如果不想让她受伤,我希望你尽快和她段清关系。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先走了,早餐和解酒药记得吃!”说完阮微音提起自己的包包往门外走去。宫希墨,得到你是迟早的事,我不会急的。

宫希墨看着桌上的这些物品,气恼的把它们扫落在地。宫希墨,你怎么这么没用,难道保护宁语只能用这种方式吗?这样,你会伤她有多深你知不知道。到时候,我和她,就没有可能在一起了,你明白吗?

宫希墨,你不能这样做,一定要想个好的法子才行,要让奶奶的威胁起不到分毫的作用。

“墨?你酒还没有醒吗?怎么砸东西呢?”宁语被巨大的噪音吵醒,她冲到客厅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宁语皱眉。是宿醉吗?

“宁语,吵醒你了?对不起。”宫希墨见宁语的模样有些自责,他到底在做什么,发脾气吗?只是为什么要让宁语来受罪,见她疲惫的面容宫希墨心里一紧。一把把她拉进怀里,有些心疼又有些自责的抱着她。

“墨,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见到墨的反常宁语有些慌乱了,是自己做得不好吗?

“没,没有!宁语,对不起,刚刚阮微音来了!还有昨晚的事,也对不起。你相信我吗?我这么做都是有原因的,我现在没有办法向你解释,可是我保证,我会一直爱你,一直爱你。宁语,我想许给你一个未来,宁语,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都相信我,好吗?”像是在害怕什么,宫希墨急于得到宁语的保证,他也不明白自己在害怕什么,害怕失去她吗?

“墨,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宁语被他这么一说,更慌了,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才可以帮到他,此时的她,已经顾不得他和阮微音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没有!宁语,我只是害怕,宁语,我们两个一定要相信对方,我们可以,可以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宫希墨紧紧的说到。

“恩,墨,我答应你!只是,墨,我们可以先吃饭吗?我很饿了!我熬了粥。”宁语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转移话题,可能是不想看见宫希墨如此难过吧!不过她也真饿了。

“恩。”

“那,墨,你先坐一会,我先把地收拾一下……”

“我来吧!你去盛饭。”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宁语,谢谢你,谢谢你的谅解,谢谢你的体贴,也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真的很谢谢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