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此喜欢你

第三十三章 (凶手)

如此喜欢你 溟落 2149 2011-11-15 23:30:47

  在医院的日子,宁语要多无聊有多无聊,她不懂,明明说自己是喝醉了,为什么还要在医院关着!真是有够郁闷的。不过还好,哥哥和宫希墨都一直陪着她,让她不至于太孤单。田溟她们也来看过她好几次,她每次想问她那天晚上喝醉有没有做什么蠢事,不过都被宫希墨那讨厌的家伙给打断了。在这两天,宁语奇怪的是,都没见希银姐来,她到底在忙什么呀!哥哥也在这儿,难道她还不愿意过来吗?不过宁语也不想去想那么多,呆在医院的日子就看电视打发时间呗。

出院这一天,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宁语看见希银,一高兴,猛的扑上去。

“希银姐,我想死你了,这么多天,你都不来看我!”宁语有些调皮的挂在希银的身上,像是快黏皮糖,黏在上面了。

“你呀!以后得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动不动就到医院住了,难道医院是你家!”希银也好笑的看着她,或许有些宠溺吧!

“喂,见到你希银姐就忘了我们啦!好歹我们也天天往医院跑呀!”田溟不满的吃醋到!

“我哪有,你们对我很好,怎么敢忘!”宁语赶紧赔笑的说道,不然回到寝室还不知道她们要怎么折磨她呢。

宫希墨温柔的看着她,她撒娇的一面很可爱,以前都是对她哥哥撒娇,不过现在可以在朋友面前自然的做自己,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

“好了,我们先回学校吧!站在这医院门口,还真有些……还有,可别忘了,我可是公众人物。”林尊还是有些顾忌,他怕会给宁语带来伤害。

“好啦!我们先回吧!”韩云。穆笑笑,一行人都上了自己的车,宁语看看宫希墨,又看看哥哥,马上跑到哥哥的车上,抱住哥哥。

“哥,我们一起吧!”宁语撒娇道。

“宁语……”宫希墨有些失望,不过看见她那么开心也就笑笑,看着他们开车离去,他也急忙跟上。

“希银!怎么样,这事!”宫希墨最关心的还是那个伤害宁语的人,上一次是傅雯,这一次,不知道会是谁。

“我已经查到,那个女人你很熟,而且你们是一起长大的!也是奶奶认定的儿媳人选。”希银这样说,已经够明显了。

“没想到是她?她回来了?”宫希墨讥笑,不管是谁,都不可以伤害宁语。其实他和她也没有接触多少,不就是国中的同学,对于家世来说,两家是世家,有生意上的来往,奶奶很喜欢她。可是他对她却没什么映像,因为他这个人不会关心和自己无关的事!后来她去了日本,更是忘记了她的存在。她的占有心很强,只要是她认定的,不论是什么她都会把它弄到。

“是,就是那天回来的!不过宁语的事,是傅雯传到她耳里的,傅雯有些争对宁语,她想借她的手让宁语离开。可是我真不明白,傅雯这女人是真笨还是假笨,就算是借她之手推开宁语,你的女友也轮不到她,如果是要推开林尊身边,她就更加错了!林尊是宁语哥哥,又那么宠她,怎么样也不会因为她而讨厌自己的妹妹。”希银冷笑,她真的是没有见过这么笨的女人。

“好,我知道了,希银,我拜托你,多注意一下宁语周边,我想想伤害她的不只是她一个!你帮我多注意她的安全。”宫希墨。

“放心吧!肯定会的,她是林尊的妹妹呀,又是我哥哥喜欢的人,我一定会好好的看好她,让她毫发无损。”希银笑笑。对于自己的哥哥,她是很了解的,他们两兄妹都一样,对外人都是冷冷的,甚至是对奶奶,因为奶奶……希银摇摇头,不想去想。

宫希墨见他离开,他走进浴室!她是吗!伤害宁语他不会让她好过。

“洗完了!我来看看你,看来你过得不错!”高挑的女孩站在他的面前微笑的看着他。

“你怎么进来的!”宫希墨冷冷道,他上身没有穿衣,下身也只围了一根浴巾而已,不过他倒不在乎这些,拿起衣服套上,扯过毛巾为自己擦拭头发。

“你说这里?很简单呀!校方不是有钥匙吗!怎么,看见我不高兴吗?”她挑眉坐了下来。多年不见,他还是那么冷漠。不过却越显成熟,越显帅气,也更有男人味。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宫希墨的眼眸变得没有温度,冷冷的,周边的温度也顿将三尺。

“为什么?这个你不会不懂吧!你是我的,谁也不可以!”她冷冷的宣布着,她爱的人,任何人都不可以靠近,更何况还是他亲自宣布她是他女友。

“哼!你的?我也告诉你,她是我的,不准你碰她!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这件事,我希望到此为止,看在奶奶的面上,我不想和你计较!不过,绝对不能再有下一次!”宫希墨。

“看来你还是对我动了恻隐之心,不管是为奶奶,还是为我,都是好事……至少你承认了我的存在。”她坐到他旁边,手放到他胸膛,指尖在上面游走,脸上笑得一脸暧昧。

宫希墨用力的抓住她的手腕,她吃痛一声,想要抽出手,可是宫希墨力气太大,她抽不出。“我警告你!不准碰她!”厌恶的甩开她的手,他起身,一言不发。

“我偏要!你是我的,接近你的人,我都要让她们知道怎样死心,让她们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可以配你!”她不怯,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定不可以软弱。

“阮微音,你给我听好!”宫希墨凑近她,眼神变得犀利。不过阮微音可不怕,迎上他的眼眸。

宫希墨伸手紧抓住她的肩,慢慢的施力。

“宫希墨,你弄疼我了,放开!”阮微音本能的挣扎,这个宫希墨,力道越来越重,以前他虽然对她冷冷的,但是他好像对每个人都是冷冷的。可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对她。

“不准你伤害她!”宫希墨猛的放手,不在看她。“恕我不送。”

“宫希墨,你是我的,永远都是!”阮微音不管自己的双肩是否淤青,对着他吼道。随即转身离开。宫希墨,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会让奶奶来定夺我们的婚事,你是逃不掉的。“哎呦!该死,下手这么重。”阮微音低咒。

阮微音,我不会放过你!这次的帐,我记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