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此喜欢你

十六 能不能坚强

如此喜欢你 溟落 2966 2011-09-08 19:47:58

  “宁语,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们了,早上起来找不到你,最后还是宫少爷找到在天台的你,你知道吗?那时候你烧得不得了,我还以为你挂了呢?”田溟担心道,还好没有事,清醒了。

“对不起,害你们担心了!”宁语抱歉的看着这三个朋友,她来到这里,好像变得非常脆弱,动不动就进医院。还害得她们担心她。

“不要说对不起了,你不饿吗?吃点东西吧!”左菲拿来了食物递给她,宁语微笑的接过说了声谢谢。

“宁语,对于那件事你不要太自责了,我想你哥哥是不会怪你的!”韩云。穆想起刚才的宁语在梦中说的那些话,其实那也不是她的错。

宁语正准备送入口的食物就这样顿了下来!眼神突然变得暗淡:“你们出去吧!我想静一静!”侧过头不再看她们。

“那我们先回去了,有事call我们,费用也不要担心,我们已经交了!”左菲说完就和她们一起退了出去。

宁语的眼泪就这样滑落,滴湿了枕头。希银姐也没有来,她是伤了她的心吧!宫希墨,我也伤了你么?可是我该怎么做,对哥哥的亏欠,我要怎么去弥补,是不是这一辈子,我都会背着这个包袱过。

“呵!怎么这么冷清呀!呵呵,真高兴,没想到那么护着你的希银也不管你了!”傅雯一脸的幸灾乐祸,看着病床上的人儿。

“你来干什么?”宁语见到来人,也不客气的回话,对于这个总是针对她的女人,她没有必要对她客气。

“我?当然是来看你的笑话了,你以为我会来看你呀!”傅雯一脸的讥笑,这个女人,凭什么,凭什么可以得到她未婚夫的拥抱。

“你已经看到了,可以走了!”宁语不想看见她的嘴脸,下着逐客令。

“呵!宁语,你还这以为你是小姐呢?还不就是贱人一个,勾引男人的狐狸精,勾引不了宫希墨,却去勾引我的未婚夫,你胆子不小嘛!”傅雯凑进她仇恨的看着她,虽然杨希银是宫希墨的正牌女友,她和宫希墨也发展不到那里去,可是林尊可是和她有婚约的人,虽然没有宫希墨那么完美,可是也是万里挑一的好男人,配她,也值了。

宁语突然觉得可笑,人家希银姐和林尊相爱,就算你是未婚妻,怕是也插不进去,何必自取其辱,不过她好像不知道希银和宫希墨的关系,不只是她,除了希银,宫希墨和她,其他的人好像都不知道。

“你笑什么?”傅雯看着她失笑的表情忽然变得很恼怒,感觉她自己就像一个小丑,在取悦台下的观众。

“没有什么,呵呵,傅雯,我确实不懂,你为什么处处争对我,既然你有未婚夫,为什么我和宫希墨的事你还要插上一脚,如果说我是贱人,那你不就是想做脚踏两条船的贱女人么?”宁语可笑的看着她,虽然她不是什么狠角色,但是也不会容忍别人欺负她。

“我贱女人?你是不想活了,不管我要做什么样的人,对林尊也好,对宫希墨也好,至少我配,你呢?一个没有教养的乡下村姑。”傅雯恶狠狠的瞪着她,这个女人,上次体育课的帐还没有和她算呢,现在还敢惹她。

“你这就是在表现你的教养么?呵呵,看来没有家教的人是你耶!”宁语反语讥笑道。

“谁在说我的女儿?”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盛气凌人的走进病房,傅雯一见是自己的母亲,急忙粘了上去:“妈,你怎么来了!”

“我就是来看看对我傅世未来女婿也敢下手的贱女人是生的什么摸样,哟!不就是长的有点水灵的小妖精吗?怎么敢和我傅世作对。”妇人一脸的盛气凌人和鄙视,再看看那个手,护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像是护着什么一样。

“这位夫人,请你说话客气点!”宁语看着对方是长辈,也就没有出言顶撞,现在的她是满身伤痕,可不能让自己再受伤了!

“贱女人,怎么和我妈说话呢?”傅雯飞的就是一个耳光飞过去,打在宁语脸上5个鲜红的手指印。

宁语捂住脸,恨恨的看着她!她终于知道傅雯为什么会这么骄纵跋扈,一切都是因为她有一个蛮横的妈妈。自己的女儿做这种事,竟然还一脸赞许的看着她!

“宁语,我的要求不多,你给我消失在飞鹰,不只是我恨你,飞鹰的所有名媛都恨你,不过,你触动了我的未婚夫,我就会让你走的干干净净。”傅雯毫不留情的说道。

“不可能!”宁语倔强的喊道,不只是为了宫希墨,就是为了那种埋藏在心里已久的的亲切,那种她一直不愿去想却又一直期盼的感觉,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她不会就那么放手。

“那好!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绑出飞鹰,最好是丢得远远的。”贵妇人一脸鄙夷的喊道,顿时门后进来一群人。

“我是当事人,呵呵,你有问过我的决定吗?”林尊一脸的鄙视,对于傅世他是不屑的,要不是他妈妈一头热的给他定下这门婚事,他才不会和傅雯这样的人画上勾!

“她是我护着的人,你也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吧!”杨希银一脸冷笑的看着傅雯这对母女,这两个人真是可笑!她们以为可以赶走她的人么?傅雯母女也不惊慌,一个是未婚夫,呵呵,那可是他不对在先,一个是没有什么家世的杨希银,呵呵,不就是有个宫希墨嘛?不过好像宫希墨没有出现,后面那三个就是就是和宁语一个寝室的,论家世权势都够不成威胁。

“呵!林尊你还好意思说,你做了对不起傅雯的事,这笔账我会找你母亲问个明白,不过这个小姐,你不就是宫希墨的未婚妻么?我们说话,你有什么权利!”傅母一脸的无畏!转头又瞪着那三个家世都排在她家之下的人,不过那三个可也是不闪她。

宁语看到有这么多人为自己出头,唯独没有宫希墨,心里不禁一阵失落,不过有林尊在这里,心里不禁又感到亲切了,好像那种哥哥又回来啦的感觉。有一种感动,眼泪就这样再眼眶里打转。

“是么?看来傅家是没有把我们宫家放在眼泪呀!连我的未婚妻也敢出言训她!”这时候宫希墨那厮才从门外进来,除了傅雯母女,其他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我妈妈说了你的未婚妻是我们不对,不过林尊,这是你对不起我,你至少要给我一个交代!”傅雯可是不怕事的死得说道,要知道,她还有伯母那一面护镜。林尊的妈妈可是很喜欢她的。

“呵!给你一个交代,那好,我给你交代,从现在起,希银就是我的女朋友,宁语就是我的妹妹,你还要什么交代吗?傅小姐!”林尊看着傅家母女脸上变换的色彩,还真是爽耶!至于他母亲,当初是因为他没有反对才给他定下,如今他不同意,他的母亲也不会有任和意义。

病房里的人,除了宫家姐妹和林尊,其他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们,带着疑惑,而某些人却是带着恼怒。

韩云。穆她们是不明白宫希墨的未婚妻怎么变成林尊的女朋友了,而宁语则是看着林尊,他说他是她的哥哥,为什么会这样说,他不可能会是宁枫的,他已经死了,死了。

“要知道,宁语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你们还有什么权利对付她!”宫希墨冷笑,这次惊讶的只有傅雯母女和宁语了!

“你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吗?你们疯了,都疯了,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吧!宁语,你到底有什么能耐让这三个人都如此帮你!”傅雯发疯一样的去揪床上的宁语,把她拉扯到地上,几个人立忙围了过去。

“滚,”宫希墨一把推开傅雯,小心翼翼的把宁语抱到病床上!宁语就这样看着他,心跳是如此的快……

“啪!”林尊一个耳光扇到傅雯脸上,看的傅雯母亲盛是心疼,马上护在身后。“林尊!我会在你母亲那里要一个交代的!”说完护着傅雯离开了。

“你怎么样!”宫希墨

“语儿,你没事吧!”林尊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叫她,只感觉亲切。

“宁语,没事吧!”杨希银

“宁语,还好吧!”这是田溟她们三个!而宁语却怔怔的望着林尊……

“你刚刚叫我什么?”宁语急忙拉住林尊的手,迫切的问道。

“额……语儿……”林尊也不知道为什么宁语会这么激动,看着盯着他的那几个人和宫希墨那杀人的目光,还是再喊了一面。

“呜呜呜……哥……”宁语猛的抱住他痛快的哭了出来,这个称呼只有哥哥叫过……只有他才会这么叫她。

宫希墨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叫其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