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此喜欢你

第11章 两个人的误会

如此喜欢你 溟落 1978 2014-01-07 20:18:03

  所有的人都渐渐散开了,包括田溟都已经回寝室了,宁语坐在外面,等待着里面的三人。天已经黑了,他们从下午两点就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过,宁语甚至也坐的无聊了,不过她要等到林尊,因为她要知道她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

渐渐地宁语都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宁语是被冷醒的。她往钢琴室里面看去,只有林尊一个人,她急忙跑去打开钢琴室的门。

那个,他们呢?宁语疑惑的问道。走了!林尊冷冷的说道,转身走向讲台上的钢琴,坐了下来。

宁语走进钢琴室轻轻的关上房门,讲台上的那个人是这么的熟悉……琴声响起,那指尖流露出的伤心难过,落寞都让宁语一阵心痛,她走进他,坐到离他最近的地方,静静的听他弹唱。

一曲末,林尊转过头坏坏的看着她:怎么,是不是你也喜欢我,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

鄂……没……没有,你想多了。宁语惊慌的摆摆手,得了,做他的女朋友,那她不死翘翘才怪呢?

没有?那你一脸色迷迷的看着我干嘛!你现在不是在等待我注意你么?林尊坏坏的笑,这个女孩,为什么心里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定要把这感觉压下去。

你……你胡说,谁在等你注意,我是……是听你弹得好,不小心被吸引了!宁语侧过脸掩饰着,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觉得他很亲近,很熟悉,很喜欢和他呆在一起的感觉。

喔?你从我进来就一直等在外面,你不是等我那是在等……宫希墨?林尊看着她,嘴角浮出一丝丝冷笑。也对,这个学校还有一个风云人物。

不,不是,我没有等他!其实宁语也不懂,她想她自己到底是在等谁,如果是宫希墨,那为什么见他走了她却还是要留在这儿,如果是等他,可是他和她也不过一面之缘。现在她自己都弄不清了。

林尊听了这话嘴角浮出一丝真挚的笑意,其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要不要我教你弹钢琴。林尊看着这个可爱又漂亮的女孩,她不似其她的女孩那样,她有着天使般纯洁的眼睛,或许就是那双眼睛让他有种想要教她的冲动,那种感觉,好像已经很久了。

宁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木讷的点了头,像是着了魔一般,走向讲台,坐到他的旁边。

林尊温柔的对她笑笑,把她的手放到琴键上,自己的手放到宁语的手背上,开始游走在琴键之间,优美的旋律从指尖流出,这一刻仿佛成了一副美丽和谐的画。

宁语侧头看向他,他离她这么近,她仿佛能感受到他的温度及心跳,现在的他是这么的陶醉,这么的迷人,而那种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清晰。可是为什么她都想不起来。

林尊也闻着她的发丝,感觉是那么的清香,没有一点世俗的气息,没有更多的修饰,这不就是自己一直寻找的感觉么!心里最渴望的那种感觉,难怪,他对她会像对她那么温柔,不过一想到她,心里又泛出丝丝疼痛和难过,都那么久了,他还是无法忘记。对她还是那么在意。

钢琴室里除了流动出来的音乐就没有其他的杂音,两人默契的弹着曲子,感受着对方身上相同的熟悉感。或许是两人都在逃避什么,都没有想起那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醒来的时候宁语是趴在钢琴上的,身上多了一件黑色的外衣,这衣服上,有那种她熟悉的味道,很依赖的味道。宁语环视着教室,她竟然在这里呆了一夜,对于别人来说或许这是正常的,可是对于她这个乖乖女来说,这样的事还是头一遭。抱着衣服跑出钢琴室……

就这样定定的站在走道里,看着宫希墨那难过的眼神,那伤心的表情,那憔悴的眼眸,他该不会是一夜守在这里吧!不知怎么,宁语很难受,有一种很心痛的感觉,好像就不能呼吸了!她的眼眸就这样模糊,跑到他面前抱住他,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现在的她除了对不起就不知道再说什么了,她除了难受就是愧疚。

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至少告诉我一声也好呀!宫希墨喃喃自语道,没有伸手回抱她,就这样木木的站着,任由她抱着,任由她的眼泪寖进他的胸膛。他从来没有想过恋爱会是这么心痛的一件事,就好像心就要跳出来了一样。他第一次交付的心就这样被人踩伤。

对不起,对不起,电话,电话……宁语摸出电话,对不起,我不知道电话没有电了!宁语哭着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和他在一起,如果你是喜欢他的,我会让你们在一起的,可是为什么让我担心了一整个晚上。宫希墨伤心地吼道,有什么比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钢琴室里睡在一起还要难过。外面贴出来的照片他还不相信,直到这一刻,她手上的衣服,她从钢琴室出来,才证明了,她昨晚确实和他在一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再为我担心!宁语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她和他……只是有种熟悉的感觉让她们牵连在一起。

我们,分手吧!宫希墨淡淡地说道,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宁语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直到他转身离去。她猛地蹲到地上,嚎啕大哭。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张手绢出现在她的面前,抬头……杨希银的面容出现在她的面前。

天台上,两人站在边缘看着楼下的风景,没有谁开口说话。

你是喜欢我哥的吧!杨希银率先开了口,木木的说道。望着天边的一线,心里的难过一层又一层,她不知道她是在为谁难过,是她哥哥宫希墨还是在为她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