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此喜欢你

第4章 被款待

如此喜欢你 溟落 2100 2014-01-07 20:18:02

  宁语第一次步入自己的宿舍,她讶的嘴都合不下来,这是宿舍么?简直就是花园,和宫希墨一样,是一栋别墅,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也可以住入这种高档级的。

进去了才知道,虽然和那斯是一样的,可是却不是一个人住!看着眼前一群正在化妆的女孩,那眼里的不屑……宁语笑着点了一下头,寻找到自己的房间,门“吱”的一声开了,“嘭”一盆水倾泻而下,宁语被淋了个全湿!回过头看着那些笑的正欢的千金小姐,宁语无语的走了进去。

“讶!”这哪是一个房间……墙上贴满了贱人,不要脸等字样,地上到处都喷着乳白色的牙膏!写着各种难堪的字眼,被褥也像是刚洗完澡一样,湿嗒嗒的,书桌上到处铺满了白色的面粉,衣柜里倒着很多的墨汁!宁语紧咬这嘴唇,她一定要让她们对她改变,也要让她们知道,闯进那里本身就是个误会!宁语放下自己的行李,认命的打扫起来!

“走,我们参加交际会去,这里,就留给她慢慢收拾好了!”韩云。穆幸灾乐祸的说道!

“喂,你把这栋别墅打扫一下!不要以为可以住免费得!我们可都是出了钱得!”左菲公主式的命令到!

“认真一点啊!不然回来有你好看!”田溟恶狠狠的威胁道,“哼!我们走!”三人骄傲地转身离开了别墅,忽听车子发动的声音,渐渐的感到车子远去!

宁语环扫一下,还不是一般的大耶!认命好了……宁语换下湿衣服,认真的干了起来。

宁语高兴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奋战了两个小时,终于不负我望,嘿嘿!甜美的一笑,她坐到沙发上审视自己的结果!这栋别墅很漂亮,还好只有一层,不然,还真要奋战大半个晚上,房子空高很高,吊着很多漂亮的饰品和水晶灯,客厅贴满了很多漂亮的画报,其中最惹眼的还是宫希墨的画报,就这样静静的看,其实宫希墨那厮真的长得很好看,可是经过今天的事后,宁语那兴奋的小心脏再也跳动不起来了!窗外吊着很多的彩灯,印着那些美丽的花儿,宁语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房间分的很清楚,厨房,浴室,化妆室,宁语不懂,明明有化妆室为何还要在客厅里画,而房间很好分辨,每个门上都贴着房间主人的海报,其实那几个女孩挺漂亮的,宁语没有海报,把自己那照的很甜的那张照片小心翼翼的贴到门上!呵,这就是属于她的房间了!

宁语收拾好自己的衣物,走进浴室……

“哇!她还蛮听话的,看,我们的客厅可从来没有这样干净过!”田溟惊叹到,要是她,才不愿意去收拾呢!

“哼!她就是一个乡下的,会做家务有什么了不起,你可别忘了,她昨晚可是勾引我们的王子来着!”韩云。穆一脸不屑的说道。

“对,你可不能被她感动了去!她现在是在讨好我们,你懂不懂!”左菲也给田溟提着醒。

“恩。”田溟赞同的点点头,走到宁语房间门口,“她睡了吗?”推开房门,“没有人呢!”田溟疑惑道,这么晚了,她该不会又去找墨王子了吧!哼!贱女人。

“在浴室呢!”左菲看到田溟的表情也知道她再猜测什么。

“呵呵!我有个好方法……”韩云。穆又生出整人的招数,她走到浴室门口,轻手轻脚的……动手关上了热水闸。

三人很快就若无其事的坐到沙发上,磕着瓜子,看着小说,“嘭”三人回头,看着手足无措的宁语围着浴巾,头上还带着泡沫的她。“那个……停水了!”宁语怯怯地说道。

“喔,那个我们经常遇到,洗冷水就好了……”左菲看似好心的说道,现在虽说不是大冬天,可毕竟也是十月份,这冷水一洗,怎么着也得感冒吧!

“冷水?”宁语打了一个激灵,“不可以烧热水吗?”宁语想到,要是自己洗冷水,怎么着也得感冒,弄不好还要打点滴,她总不能一来就把自己弄生病吧!

“烧热水?我们又不在这里吃饭什么的,哪里来的容器让你烧水。”田溟冷嘲热讽的说道。

“可这样会生病的!”宁语看着这个天,弄不好今晚还会下雨,她这要一洗,准生病。

“那你就这样擦干好了!”韩云。穆吃着零食漫不经心的说道。

宁语撇撇嘴,没有说话,转身回到浴室,自己的身子已经洗得差不多了,就是这个泡沫头……就算帕子再怎么擦,也擦不干吧!她只好拧开自来水的水龙头。

躺在床上,宁语的喷嚏一直大个不停,她卷缩在自己的床上!用衣物把自己包裹得紧一些,被子被她们打湿了,她只好取一些自己较厚的衣物把自己裹起来……

老师拿着点名册,“宁语,宁语……宁语去哪里了。”老师气急败坏的喊道,环视教师一周,都没有人,这个宁语,胆子还真是大耶!她的课也敢不来上,她以为她自己是谁呀,不就是一个乡下来的丫头吧,该不会也把自己当大小姐看待吧!

宫希墨在趴着假寐的头在听到老师的话时抬了起来,看向宁语的座位,没有人,他的视线和杨希银的视线相对,示意她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杨希银点头,起身离开。

老师面露难堪,这个杨希银也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要不是有宫希墨罩着,能有这么大牌么,不过看在到是宫希墨的人,老师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打电话叫来导班。

林导班了解了一下情况,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上课,她才起步来到宁语的住宿,这时她看到杨希银急切的抱着宁语冲出大门,这杨希银练过武术就是不一样,抱着个女人也可以健步如飞,不过,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刚刚好像看到宁语苍白的脸,好像处于昏睡状态,她急忙跟上去。

“她怎么了?”导班看着杨希银把宁语放到副驾驶,急忙跟了上去问到。

“她好像在发烧,昏迷了!”杨希银简单的说了一下,就急忙坐上车,开车绝尘而去,导班本想说什么也来不及了,看着车子远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