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39章 不肯原谅 酒楼寻衅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297 2013-08-12 08:00:06

    “好吧,既然这样,依落没有什么好问的,依落告退了。”说完轻施一礼准备退出书房,在即将迈出房门的时候,依落转过身来,“太子殿下,你知道吗?师傅将毕生修为注入灵珠为的是保你平安,而当你使用这灵珠的一刻,就是师傅命绝之时,他已经等不到你原谅他了。”说完头也不回的随着下人离开了书房。

死了?听到依落这么说,夜曦绝心中突然空荡荡的,没错,自己是恨他抛弃母妃还害她成了人们口中的妖邪,可是毕竟他是自己的外公,而且他的死是因为自己使用了灵珠?可是这老头给他灵珠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只说危机关头可以使用,既可以起死回生,也可以修为大增,原来他是将他的命交在了自己手中吗?

想到这儿夜曦绝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虽然恨他,但是知道他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心中还是有种凄凉油然而生。

  来到厢房,下人恭敬的退了出去。依落刚一进门就被一团白色的东西差点扑倒在地。

“你终于回来了!”当然只能是蓝羽。

依落将蓝羽从自己身上拽下来,“你想吓死我啊?”

  “丫头你知道我多担心嘛,我没办法只好回去找花老板娘。你知道吗,她是太子夜曦绝的人,你知道太子是谁吗?就是绝少爷啊!”蓝羽连珠炮似的不停的说着。

  “嗯,我知道了。你暴露了自己?”依落想既然夜曦绝能找到自己,证明蓝羽一定是寻到些蛛丝马迹,但是如果要告诉蓝羽,就必然会暴露身份。

  “嗯,但是人家担心你啊。”蓝羽耷拉着耳朵,“夜曦绝太讨厌了,他用结界把我禁在这个房间,不许我出去!”

  “那你刚刚怎么出来的?”

  “不知道,你已开门我就觉得禁制解除了,可能是那小子觉得不用关着我了吧。对了,你要不要紧啊,是那个夜曦墨抓了你吗?我认得那个掌柜的。”蓝羽想到这里又兴奋的问,依落大概跟他讲了下经过,蓝羽羡慕的说,“哇,原来那个夜曦绝还挺厉害的。不过丫头你不是要找他吗?你跟他说了吗?”

  “嗯,不过他还是很恨师傅。”依落有点替师傅不值得,虽然她知道师傅是心甘情愿的。

“唉,你们人真是复杂,一码归一码,虽然你师傅是负了她外婆和娘,但是呢也算为了他丢了性命,其实应该是扯平了的啊。”蓝羽嘀咕着。

扯平了吗?这个世界上的事哪有那么简单呢?依落摇了摇头,“睡吧,今天也折腾一天了我也累了。”

  第二天一早,太子府下人前来敲门,“依落小姐,请问您起了吗?”

  “进来吧。”依落刚刚梳洗完毕。

  “依落小姐,太子吩咐如果您起来了就随花侍卫回去吧。”下人毕恭毕敬的禀告依落。看来他果然还没原谅师傅,也不想见到自己,更别说让自己帮他,不过还好依落没有发现夜曦绝有明显的走火入魔的趋势,她哪儿知道上次月圆之夜在元法寺遇到的就是夜曦绝。

  “好的,有劳前面带路。”依落抱起蓝羽跟着下人去找花语,下人将她引至太子书房门口,“依落姑娘,请稍等,花侍卫正在与太子商谈。”

  “好,你去忙吧,我在这里等她就好。”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书房门开了,花语走了出来,“依落妹妹你等久了吧,走,咱们现在就回去吧。”花语亲切的拉着依落的手。

  正准备离开,依落看到夜曦绝出来了,于是径直走到他面前,“我不管你是否原谅师傅,那是你的事,但是我奉师傅之命来治疗你,不过我看不出你有何不妥,想必是师傅多虑了。不过如果你需要我会暂时留在郢都,毕竟是师傅的夙愿,如果你觉得不需要只要派人跟我说一声,我自会离开。”说完转身离开。

花语看着依落刚刚对太子说的话不明就里,但是也不好问只得快步跟了上去,留下夜曦绝一个人站在书房门口,冷风吹过阵阵寒意泛起。

  自从离开太子府,夜曦绝再也没有出现过,倒是夜曦澈偶尔会来找依落玩,他倒是很当依落是朋友,依落也就不跟他客气,并没有因为他是王爷而疏远或恭敬。这一日依落突然很想吃火锅,阿源本打算为她在房内置办,她拒绝了她告诉阿源自己想去二楼空的那个雅间去坐坐,大不了今日第十间雅间不接待客人就是。

  不过依落不太想吃荤腻的东西,所以自己特意去厨房挑了几样菌菇做了一个三鲜菌菇锅底,辅以青菜、鱼丸、萝卜,这天寒地冻的吃点暖暖身子也好。挑完让厨子准备好送到雅间,依落就回去雅间等着,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依落心中纳闷,这些菜肴并不难准备啊,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哼!本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个我们要了!”一个尖锐的女声。

依落皱了下眉,推门就看到一个红衣女子手持长鞭叉腰拦住伙计,而伙计手中端的正是自己先前要厨子准备的菜肴。

  “这位小姐,对不起,这个菜已经有客人点了,而且不在菜单上。如果您要,小的再给你重新准备一份可好?”天下英雄的伙计也算见过市面知道如何应对。

  “哼,凭什么我要等!今天我还真要了!你可知道这房中客人不是你得罪的起的!”

  这刁蛮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镇远将军府的苏婉儿,依落认得她,而此时苏婉儿也看到了依落,“咦,这个丑丫头怎么在这里,你们的雅间不是只招待贵宾的吗?”依落对这个狂吠不止的千金小姐很是无奈,“给她吧,再去备一份就是。”

  “是,依落小姐。”伙计见依落发话,自然如同大赦,正要端着菜进九号雅间,苏婉儿鞭子一甩打在伙计手上,伙计手一抖火锅汤底撒了一地。依落不爽的皱起眉头,这苏婉儿嚣张也就算了,居然在自己面前伤人,而且明明自己已经礼让三分了。

  正要发作从雅间又走出一个人来,一个年轻女子,貌若天仙,白衣胜雪弱不禁风的样子,“婉儿妹妹,算了既然人家不愿意款待咱们,你又何必动怒呢?”

  这时从哪儿来了个脑残的主儿,明明是这苏婉儿无理取闹在先,又成了不愿款待了,“小姐此话不知怎讲?这位小姐要,我便给她就是了,你何必咄咄逼人呢?”依落很是不爽白衣女子的态度。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听说这天下英雄的九间贵宾房是给包下来的贵宾的吧,而这第十间不过是临时款待。这位小姐你既然没有能力包下雅间,那么有好的菜品当然是先给贵客选了。”白衣女子全无悔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