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37章 二人联手 张远护主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334 2013-08-10 08:00:06

    三人正要离去,谁知从四面八方纷纷杀出二、三十个黑衣人,这些黑衣人全部都是青阶的高手。夜曦绝脸色大变,要知道青阶高手虽然有,但是加上今天大闹东临郡主车辇的还有这二、三十个,一群青阶高手可就非同寻常了,莫非这些人是墨处心积虑准备的?

  “主子,你先带着依落丫头走,我先挡住他们。”祥叔护主心切,全然不顾自己根本不可能是这群高手的对手。

  “不必,本太子倒要看看是谁敢在北齐郢都撒野。”说完将依落托付给祥叔,随后凝聚修为至右手,只见他手中迅速形成一个黑色的带着幽蓝色光芒的球,这个球随着夜曦绝注入神识的不断增加越来越大,这些黑衣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夜曦绝耍什么把戏,但是主子有命,只要夜曦绝进入别苑,就让他有来无回,想到这里黑衣人纷纷扑向夜曦绝。

夜曦绝右手一挥,黑球直接从正面砸向首当其冲的两个黑衣人,瞬间的功夫他们就被炸的血肉模糊支离破碎,而黑球落地的地方出现一个巨大的坑。黑衣人面面相觑,但是丝毫没有要退下的意思,他们又要发起第二波进攻。

夜曦绝袖口一挥,一阵劲风化作风镖直扑黑衣人的面门,隐藏在暗处的夜曦墨心中一动,想不到他除了是个战斗型的修炼者,居然可以操控元素,看来自己真的低估了他的实力。

  虽然夜曦绝可以抵得住黑衣人的进攻,黑衣人死伤过半,但是这几十个黑衣人要想消灭殆尽也绝非易事,夜曦绝心中十分焦急,继续拖下去如果来了更多高手,恐怕就很难成功脱身了。就在此时,依落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这里是哪儿?”

  “丫头,你醒了!”祥叔一看依落转醒,大喜过望,这丫头醒来就一定有办法,她能退了三千饿狼,想来也一定有法子对付这些黑衣人。

  “祥叔?你怎么会在这里?”依落记得自己被黑衣人打晕,当时听他们说要对付太子和东临郡主,结果醒来就到了这里。

“丫头,先别说那么多,你被抓到这,主子和我收到蓝羽的通知来这里救你,现在主子正在跟这些青阶高手纠缠,你可有法子?”祥叔担心夜曦绝再继续下去,修为会受损。

依落顺着祥叔指的方向看过去,绝少爷一袭紫衣,操控着元素力量击杀黑衣人,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嗜血的阿修罗。不好,依落心中大惊,他修为仿佛受到禁制,如果再强行使用,只会导致经脉受损,看来自己要出手帮他速速解决战斗。

  “绝少爷,接着!”依落抬手抛出一个药瓶,“把药粉随风撒到他们身上!”

  夜曦绝早就注意到依落已经醒来,也算放下心。他接过依落抛出的药瓶,黑衣人以为药瓶内装的应该是毒药,所以在夜曦绝洒出的时候纷纷屏息凝神,避免吸入药粉,岂料就当药粉接触到他们的一瞬间,所有的黑衣人捂着自己的脸撕心裂肺的大喊。

  “啊!”

  “救命啊!”

  夜曦绝定睛一看,黑衣人的面纱早已被腐蚀殆尽,而脸上也掉下腐蚀的肉,惨不忍睹。他看了看手中的药瓶,还好自己的手上没有沾到,而此刻暗处的夜曦墨心中大骇!这一批虽然是自己暗卫中的一部分,但是也都是青阶高手,居然就这样被依落丫头的一瓶药制服?看来胜负已分,然而此时断然不能跟她站在对立面,想到这夜曦墨飞身从蔷芜院正门飞身掠入。

“大胆,你们竟敢行刺皇兄!”说完折扇一递,隐藏在折扇中的毒镖精准无误的射入黑衣人的咽喉,刚刚还在满地打滚的黑衣人瞬间毙命。

夜曦绝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心想看来这次他又打算为自己开脱了。

  “大哥,你没事吧?墨来迟了,让大哥受惊了。”夜曦墨恭敬的施了一礼。

  “我看不是来迟吧,这雅筑蠡园可是墨的别苑,不止这些刺杀本太子的暗卫,还有上午惊扰如烟郡主的暗卫,你怎么解释?”夜曦绝冷冷的说。

太子!依落听到夜曦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大惊,原来绝少爷就是太子!那么墨少爷、澈少爷岂不就是王爷,想到这依落终于将之前的事串了起来,怪不得他们如此大手笔买下天下英雄的贵宾身份,怪不得他们的身份看上去非富即贵。

只是为何自己开始让墨少爷帮忙寻找太子时,他隐瞒真相呢?

  “来人,带上来!”夜曦墨轻轻一挥手,莫离押着五花大绑的掌柜张远走了进来。

  “大哥,此人是前醉风楼现在的左岸餐厅的掌柜张远,自从知道你与如烟郡主遇袭我就开始暗中彻查,发现是他冒用本王的名义命人做出大逆不道的事儿。我特意将他抓来,请大哥惩治。”依落听墨少爷这么说,仔细一想,原来自己在后巷看到的黑衣人首领就是张远,难怪那个时候觉得声音有些耳熟。

  “不知是他冒用你的名义,还是遵从你的命令呢?”夜曦绝看了眼张远。

  “哼!夜曦绝,你杀我妻儿,你我之仇不共戴天!王爷,是属下给您惹麻烦了,当年我妻儿在元法寺祈福,只因我儿子他年少玩虐欲轻薄太子府的人,夜曦绝就活活打死了他,我妻子受不了打击自尽而忘,此仇我记住了整整五年!”说到这张远声泪俱下,“王爷,是属下让您蒙受不白之冤,您的大恩大德,属下没齿难忘,来世再报!”说完一口咬断舌头自尽而亡。

  依落不禁颤抖了下,听到张远所说,虽然是他儿子的不是,可是中年丧子失妻之仇最终不得报,而他也不得善终,想来也实在是可怜,而他忠心为主以死明志更是让依落相信此事与墨少爷无关。

  “哼,想不到他还真是忠心,宁死也要保住你。”

  “大哥,我真的不知道张远丧子之仇是因你而起,他也没跟我说,当时我只知道他回去办理妻儿的后事去了。如果知道他对大哥有恨,我是断然不会留他在身边的。”夜曦墨急切的解释到,而夜曦绝依然一脸冷意,他又岂会相信?

  不过在依落看来夜曦绝未免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墨王爷都解释了你又何必咄咄逼人呢?”

  一听依落这么说,夜曦绝心中对墨的厌恶又增加了几分,连这丫头都帮他说好话,“你不要忘了,是他的人虏来你,把你关在地牢的。”

  “可是我信他说的,如果真的是他的意思,他没必要把我关在自己的别苑内,这不是反而洗脱不了嫌疑么?”依落不满夜曦绝那么武断反驳到,“不过,我有个问题,为何我当初让你帮我找机会见太子,你一直拖着,也不告诉我他就是太子呢?”依落盯着夜曦墨,希望他给自己一个解释,而夜曦绝一愣,这丫头要找自己干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