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38章 回太子府 道明真相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258 2013-08-11 08:00:07

    “嗯,我明白你会不信我,但是当时凭你能创造出天穹大陆独一无二的菜品,能一口气拿出十颗紫灵丹,我实在不知道你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如果你是友还好,万一你是敌人,跟张远一样是找大哥寻仇,我又岂能告诉你大哥的身份呢?原打算观察一阵,加上最近东临郡主前来结姻所以耽误了。”夜曦墨言辞恳切,依落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感觉他不像是撒谎。

  “好吧,我信你。”依落转身冲着夜曦绝施了一礼,“绝少爷,哦不,应该是太子殿下,此事毕竟是因依落而起,而且也没有绝对的证据证明是墨王爷所为,不如暂时先搁下。而且我实在是有点累了,不知道我们能否先行回去?”夜曦绝看了眼依落,这丫头说的对,现在只要墨矢口否认,自己也没办法,总不能真的死无对证的情况下抓了墨,“好,祥叔,回城。”

  他们一出来,夜曦澈和风花雪月就迎了上来。

  “丫头,你没事吧?”夜曦澈关心的问。

  “澈王爷有心了,依落无碍。”依落倒没多想,不过既然知道他是王爷,总不能当作不知,不过夜曦澈倒是一愣,看来她已经知道自己和大哥的身份了。

  “那个,我不是有意瞒你的……”

  “你误会了,我不是怪你瞒我,本来你们的身份就很特殊,为了安全考虑是有必要的,只是我总不能再叫你澈少爷吧?”依落轻轻一笑,夜曦澈这才放下心来。

  “都别说了,我们先回去。”夜曦绝一声令下,刚刚追风、逐月已将马匹牵来。

  “丫头你跟我共乘一骑吧。”夜曦澈拉着依落就准备上马。

  “澈,这丫头身子还很虚弱,你疏于骑马很久了,还是我带着她吧。”说完将依落抱起放在马背上,依落很是无语,自己什么时候很虚弱了,不过这个时候想想以后还要跟夜曦绝打交道,也就不争辩什么了,倒是澈王爷一脸的闷闷不乐,也不好说什么。

  这一路几个人快马加鞭,依落痛苦不堪,这完全不比莫离驾马车啊,颠得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而且每次颠簸自己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撞到夜曦绝,虽然依落已经尽量控制坐稳坐直,可是还是没办法避免,尤其是感觉到夜曦绝的呼吸在自己耳边时就不由得一阵脸红,心绪不宁。

  几人回城时已近子时,来到太子府门前夜曦绝说,“澈,你先回去吧,今日太晚了,这丫头就暂且留宿太子府,明日我在让人送她回去。”

  “大哥,我可不可以也留下?”夜曦澈眼巴巴的问,好不容易救出依落,自己都没跟她说上几句话。

  “不行,你堂堂一个王爷,整日不回王府成何体统。”夜曦绝冷下脸来,夜曦澈见大哥生气了只得灰溜溜的回去,临行前不忘嘱咐依落好好休息。眼见夜曦澈离开,依落正要转过身,就听身后夜曦绝冷冷的说,“人都走了,还看那么久。”

  “嗯?”依落有些莫名其妙,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意味不明呢?

  在祥叔的示意下,依落跟随着夜曦绝、风花雪月进了书房。

  “花语,今夜你和依落都住在太子府,明天再送她回去。”

  “是,属下遵命。”

  依落看着花语,刚刚出别苑的时候就看到了她,想来她也是太子的眼线了,想到这儿依落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这么说之前让自己招待太子、打听夜曦墨的事情,看来她是有意的了。不过转念一想,皇家中人培养几个心腹又算得上什么稀奇的事儿?何况花语的确一向对自己照顾有加,也就释怀了,她冲花语笑了笑,“有劳姐姐了。”

  花语到没想到依落知道自己的身份依然会称自己为姐姐,颇有些受宠若惊,“依落妹妹客气了,这些是我应该做的。”

  “好了,你们都先下去吧。”夜曦绝示意祥叔和风花雪月离开。

  “你留下。”他对着依落说。

  几人退出书房后关上门,夜曦绝端起茶杯,“坐吧,你知道我为什么留下你吗?”

  “太子殿下的心思,又岂是依落能擅自揣度的?还望太子殿下明示。”依落不知道夜曦绝到底想要说什么,所以干脆以不变应万变。

  “你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刚刚墨说你在找本太子,又是为何?”夜曦绝尖锐的眼神盯着依落,似乎要看穿她一样。

  依落轻轻一笑,坐在他下手边的位置上,“太子殿下,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其实您想知道的是我为何来此,为何寻你对吗?”夜曦绝不动声色的看着依落,想知道她怎么解释。

  “敢问太子殿下,你可知道落英怪医?”

  “这个本太子知道,江湖传言他隐居在西部蛮荒之地,有起死回生的医术,不过性情古怪,老了之后就退隐江湖,拒绝行医。”夜曦绝不知道为何依落提到了落英怪医,本来这次是打听到他的下落,才让祥叔带着澈去的,岂料落英怪医没遇到,倒是被依落治好了澈。

  “那再敢问太子殿下可曾收过一颗远古灵珠?”依落直直的盯着夜曦绝。

  “这,有什么关系?”夜曦绝听到依落提到灵珠不由得心中一动,要知道当时知道那老头将灵珠给了自己的事儿的绝无第三人,他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妥。

  依落想起了师傅,忍不住叹了口气,“给太子殿下灵珠的就是落英怪医,也就是太子殿下的外公。”

  “本太子凭什么信你?”夜曦绝不会轻易相信依落的话,尤其是他觉得依落背景复杂。

  “太子殿下,请集中神识感应下,我体内有师傅注入的印记,自然可以证明。”夜曦绝将信将疑的看着她,但是还是抬起手附在依落光洁的额头上,依落轻轻闭上眼睛放松,夜曦绝集中注意寻找依落体内的印记,果然这印记的确是来自老头的神识,看来她说的是真的。

  原来那个老头就是传说的落英怪医,但是想到他对自己母妃的伤害心中又泛起恨意,拂袖坐了回去,“你跟那老头有什么关系!”看着夜曦绝满脸的仇恨,依落轻轻摇了摇头,师傅啊,你真是糊涂白白送了性命,“落英怪医是我的师傅。”听了她的话,夜曦绝也算是明白为何依落可以帮澈修补神识,帮自己压制魔性,炼制丹药了。

  “莫非是那老头让你来的?本太子说过,绝不会跟他走,更不会原谅他!”夜曦绝狠绝的对依落说。看得出他真的很恨师傅,不过依落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

  “太子殿下,依落只想问一个问题,那颗灵珠现在何处?”

  “本太子恐怕并不一定要告诉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