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36章 蓝羽求助 潜入别苑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277 2013-08-09 15:17:29

    “澈,你先稍安勿躁,那丫头是在左岸后巷不见的,而左岸又是墨的地方……”夜曦绝沉吟到,“花语,你去将蓝羽带来。祥叔,你速速召集追风、逐月、飘雪前来。”

  “是!”祥叔和花语领命离去。

  “大哥,有什么办法吗?我们不能坐在这里等啊,万一那丫头有危险……”

  “澈,你冷静一点,不管抓她的是什么人,但是此人一定是知道那丫头有些能耐,只要有利用价值,就不会伤害她。”

  听到夜曦绝这么说,夜曦澈总算稍微平复了些。很快风花雪月都集合在太子府书房内,花语还带来了蓝羽,当蓝羽看到自己进了太子府的时候,下巴都快要掉地了,当他看到夜曦绝就是太子的时候心中暗骂那丫头真笨,找了那么久的人就在身边都不知道。

“那丫头现在被人抓走了,我想你跟我们一样着急,如果你希望他平安,最好能帮我们想办法找到她。”夜曦绝看着蓝羽的眼睛,认真的对他说。其他人虽然对夜曦绝的举动不解但是也不敢质疑。

蓝羽想了想,自己在逃走的时候听到黑衣人说把依落待到什么城郊别苑的地下室,再次回到后巷的时候,似乎察觉到为首的黑衣人留下的气息,感觉在哪儿见过,在哪儿见过呢!蓝羽记得团团转直跺脚。一旁夜曦绝早就知道蓝羽是神兽,所以才会跟他说话,此时静静等待蓝羽自己想一想,而其他人看着蓝羽自己转圈,更是觉得莫名其妙。

  啊!对了,这气息是左岸的掌柜张远!等等,这左岸老板是墨少爷的人,那城郊别苑岂不是就是说雅筑蠡园,虽然他没去过,但是之前依落跟他讲过曾经在那里见过墨少爷和张掌柜!

不对啊,想到这,蓝羽又疑惑了,这夜曦绝是太子,夜曦澈是王爷,那墨少爷不也是个王爷吗?他们不是一家人吗?为什么墨王爷抓了蓝羽,而太子这么紧张呢?越想越头疼,蓝羽耷拉着耳朵很是无力,他不知道该相信谁,虽然是神兽,可是对于人的诡计蓝羽的确并不了解。

  看出了蓝羽经历了一番挣扎,夜曦绝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你放心,只要你告诉我那丫头现在何处我就会去救她,我断然不会像墨一样害她的。”夜曦绝似乎在暗示什么,而听在其他人耳朵里就仿佛是他知道了是夜曦墨做的一样,其实他只是觉得蓝羽会疑惑许是因为不确定自己是敌是友,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熟识或身边的人抓了依落,那这个人只能是墨。

  听到夜曦绝如此一说,蓝羽想了想,反正依落已经被抓,最不济的情况自己信错了人,她就再被抓一次,不过反正她也要找夜曦绝,当然如果依落知道蓝羽是这样的逻辑估计要气晕过去了,于是他冲着夜曦绝轻轻的说了四个字:雅筑蠡园。

  夜曦绝还好早就知道,但是夜曦澈、祥叔和风花雪月可是吓得不轻,敢情这个家伙会说话啊,不是只有神兽才会说话吗?天呐,那个丫头身边的宠物居然是只神兽!

  “喂!你要救依落就快点。”蓝羽反正已经没了伪装,干脆就大声说起话来,不过他一开口倒是提醒了众人。

  “大哥,雅筑蠡园是二哥的城郊别苑,难道真的是二哥做的?”夜曦澈虽然知道夜曦墨为人阴险,但是没想到他居然直接掳走了依落。

  “不管是不是他,先去看看。你,先在书房待着,等我带那丫头回来再来找你。”夜曦绝对着蓝羽说了句话后随手划了几下,然后就带着众人快马赶往雅筑蠡园。而蓝羽再想出来就一步都动不得,“死夜曦绝!臭夜曦绝!居然施结界!等我觉醒了看我不一口火烧了你这太子府!”

  一行七人快马加鞭,不到半个时辰就赶到了雅筑蠡园附近,他们将马匹拴在远处,随后飞掠至雅筑蠡园外的大树上。

  “主子,这雅筑蠡园内机关暗藏,而且还有潜伏着很多暗卫,只怕我们几个一旦接近就会被发现。”追风低声对夜曦绝说。的确他们四人的修为远在主子、王爷和祥叔之下,是很容易暴露。

  “澈,你和他们在这守着准备接应,我和祥叔进去就好。”

  “大哥,我跟你们一起进去。”夜曦澈想到依落有危险就无法忍着等在外面。

  “不行。里面很危险,而且你的修为的确不够,听我的。”夜曦绝不希望澈这个时候冒险,反而会打草惊蛇,夜曦澈只好作罢。

  夜曦绝和祥叔几个飞身略至后院的屋顶,顺着屋顶的假山藏匿下来,正准备四下寻找依落,这个时候走过两个婢女。

  “你说为什么那个姑娘前几次来主子都奉若上宾,这次就给关到地牢里了呢?”

  “谁说不是呢,我看啊,肯定是那个姑娘得罪了主子,得罪了主子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快别说了,被主子听到你就连命都没有了。”另一个丫头连忙噤声,四下看了下好在没人听到。夜曦绝点头示意,祥叔一掌击昏了一个丫头,控制住另一个。

  “别喊,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你们说的姑娘是谁?”夜曦绝此刻如死神一样降临,吓得婢女全身哆嗦。

  “奴……奴……婢不知道,只是……知道主子叫她做依落姑娘……”

  “地牢在哪儿?”

  “在……在蔷芜院的后面,有口石井……”祥叔抬手打晕了这个婢女,二人迅速顺着婢女所说的方向赶去。来到蔷芜院果然看到一口没有水的石井,夜曦绝四下看了看,发现石井的一块内壁上有一个小的凸起,轻轻一按,石井顶部向右移开,果然是地下室。

  “祥叔,你守在这儿,我下去。”

  “是,主子。”深知主子的修为,所以祥叔并不担心。

  夜曦绝顺着台阶走下了地牢,地牢里一股霉味阴暗潮湿,好在墙壁上有蜡烛灯仍亮着,下了台阶顺着一条窄路走了没多久,夜曦绝就看到一个铁门,里面的草堆上躺着一个白衣少女,正是依落!夜曦绝三下五除二拧断了铁锁,开门进去发现依落仍然昏迷不醒,伸手探了下鼻息正常,想来是被黑衣人下了药。他轻轻抱起依落,因为依落很瘦小,所以在他怀里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她紧闭双眼,没有了平时的那一丝狡黠,夜曦绝突然有种不习惯的感觉。知道继续留在这里随时都会暴露,夜曦绝抱起依落迅速离开地牢与祥叔汇合。

  祥叔见主子已经救出了依落丫头,立刻准备接过来,谁知却被夜曦绝一个眼神制止,祥叔想起了上次在元法寺树林,逐月也差点因为抱着这个丫头而被主子吃了,看来主子对这丫头还挺上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