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26章 出手相助 回到酒楼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263 2013-08-03 00:00:12

    “你不用担心,我是路过这里,听到声音才过来的。你先不要吸取周遭的元素,不然会随时走火入魔的。”依落担心的对他说到,这时她才发现此人长发披散在背后没有束起,而且竟是一头紫发!

  池中之人没有转身,知道来人没有恶意,压制着痛苦说,“你快走!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依落叹了口气,自己都这样了,还威胁人,“我走?我走了你就会死的,我过来帮你,但是你最好不要反抗,不然会很危险。”说完大步向温泉走去,走到跟前,依落见池中男子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就从身上拿出紧急针药包,这个是依落为了应变备在身上的,“你别乱动,凝神摒气,我会帮你疏通几处大穴的经脉,但是过程中会有点痛苦。”

  紫发男子犹豫了下,然后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依落吸了口气,拔出银针迅速的插在男子脑后、背后的几处大穴,因为依落深知这个男子经脉错乱,想一次治愈不太可能,只好一点一点来。她将银针准确插好之后,缓缓的施力将针几乎没**道。此时男子痛苦的“嗯”了一声,依落心中不由得赞叹,要知道这种痛苦正常人会直接晕过去,看来这个男子果然颇有些忍耐力。依落从身上拿出一粒药丸,素手一伸从他的肩头递给他,“喏,你先把这个吃了,然后试试缓慢的运用神识,流向这几个封住的穴道。”男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按照依落的吩咐照做。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依落看到男子的上半身几处经脉已开始恢复正常,她抬手迅速的拔下银针,然后对着男子说,“你的神识太乱,要想修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我劝你下次不要贸然在修炼的时候急于吸收周围的元素,不然只要你的全身经脉没有打通,都有可能走火入魔,我今日只能帮你暂时修补一部分,如果你愿意可以来天下英雄找我,但是大概需要半年的时间,而且最好每次能够在你走火入魔的时候施针服药。”依落站起身来,揉了揉麻木的双腿,就在这时突然勃颈后一阵疼痛昏了过去。

  “主子,属下来迟,请主子赎罪!”四人恭敬的站在池边,正是祥叔、追风、逐月和飘雪,而逐月正揽着倒在怀中的依落,显然刚刚依落的昏迷也是他造成的。

  池中男子站起身来,接过祥叔递上的长衫穿上转过身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子夜曦绝。而此时的夜曦绝双眸和一头长发均是紫色,月光下显得非常诡异阴冷。看到依落躺在逐月怀中,夜曦绝心中隐隐有一丝不舒服,他走到逐月面前,逐月觉得主子好像是来自地狱的阿修罗,似乎要把自己给吃了,夜曦绝从逐月手中接过依落抱入怀中,他这才呼了一口气,大有摆脱了一个烫手山药的感觉。

  “主子,您没事儿吧?”祥叔小心翼翼的问。

  “嗯,无妨,这个丫头果然有些能耐,有了她的帮助,本太子的几处大穴经脉已经修复。”夜曦绝冷冷的说。

  “主子,刚刚她说还要半年才能完全修复,您每月十五月圆之时就会走火入魔,如果半年真的可以,那以后主子就不用再受魔火焚心之苦了。”飘雪激动的对夜曦绝说。

  “嗯,此事稍后再议。逐月,你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不是让你跟着这个丫头么?”夜曦绝看向逐月。

  “主子,是这样的,之前依落姑娘在街上遭遇恶霸,暗中有人相助,属下嘱咐暗卫跟着,自己赶回跟主子禀报,正好遇到澈王爷,听说主子今天一早就感到不适,所以跟祥叔一起赶来。”

  “哦,有人跟着她?”夜曦绝看了眼怀里的依落,这小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自己已经听花语禀告了墨找她的目的,不过看来墨的主意绝不是新菜品这么简单,“可知对方是何人?”

  “请主子恕罪,虽然对方的修为跟属下差不多,但是很擅长隐藏,属下没有能够发现他。”逐月小心翼翼的回答,他知道主子不喜欢无用的人。

  “下次不要让我听到这句话,否则你可以去领罚了。”

  “是,多谢主子。”逐月拍了拍胸口,冲着飘雪挤了挤眼睛,飘雪白了他一眼。

  “主子,依落姑娘您打算如何处置?”祥叔谨慎的问到。

  “逐月你先送他回花语那里,回头告诉花语让她跟这丫头说是元法寺的和尚发现她昏迷,送她回去的,不要跟她多说。”夜曦绝沉思了一会吩咐到。

  “是,属下遵命。”

此时夜曦绝的双眸和发色也渐渐恢复正常。看着逐月带走依落,而自己怀中空荡荡的,夜曦绝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一丝失落。

这时祥叔走上前来,忧心忡忡的对夜曦绝说,“主子,接到消息说,墨王爷已经开始行动了,而这次他打算在桃花节联合东临,据说东临新国君已经同意将妹妹借着桃花节的机会,嫁给墨王爷,如果此事为真,恐怕太后会更加支持墨王爷,想那东临物盛人丰,实力强大,万一墨王爷结盟东临,您的计划就会毁于一旦啊。”

  “放心,我自有打算,只要墨娶不到东临郡主,自然就别想与东临结盟。祥叔,我们现在回府,你去叫澈立刻来太子府。”夜曦绝说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祥叔、追风、飘雪三人也迅速离去。

  依落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子时,她睁开双眼看到自己正躺在听风居,不由得坐起身来,揉了揉酸麻的后颈。这时蓝羽见依落醒过来高兴的蹦到她身上,“丫头,你醒了啊,你出去玩怎么不带我呢?”

  “我怎么回来的?”依落记得自己救了一个紫发的怪异男子,但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记得后来的事情了。正在这时花语推门而入,一看到依落醒来,急忙说,“妹妹快躺下,你刚刚醒来,要多休息。”

  “姐姐,我怎么回来的?我记得我之前在元法寺。”依落满脸狐疑。

  “哎呀,妹妹,你还说呢,下次出门我叫阿源跟着你吧,是元法寺的师傅送你回来的,他们说看到你晕倒在后山的树林里。”花语嗔怪的跟依落说。依落越想越觉得奇怪,但是也理不出头绪,那个男子是谁?自己是怎么昏迷的?看来下次自己有必要再去一次元法寺了。

  花语见依落没有说话,将参汤递给她,“妹妹,你也累了一天了,喝了这碗参汤,早些休息吧。”看着依落不住的揉着脖颈,花语心中暗骂,这个该死的逐月,下手那么狠,不知道依落没有修为傍身么,下次见到一定不饶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