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12章 初入郢都 出手救人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284 2013-07-28 11:44:26

    郢都的街道布局方方正正,共分东、南、西三个门,皇宫坐北向南矗立在最北的高地背依雪山。几乎每个街道路口都有四个方向,依落随意四处逛了逛,越往中心走越繁华,酒肆茶楼烟花柳巷,虽然地处寒冷之地,但即使日暮时分行人也依然络绎不绝,有赶路的,有摆摊的,还有些书生模样的男子结伴同游,品诗作赋。

  依落正抱着蓝羽向前走,突然听到前面街口一座酒楼下传来一片吵杂声。

  “怎么办!我们家少爷吃了你家的东西就口吐白沫,还说不是你们下毒!我告诉你们,我们少爷可是王员外的独子,万一有点什么,拆了你的店也赔不起!”

  依落走近看到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正在扶着一个倒地的男子破口大骂,那男子面色惨白,嘴角还带着白沫。顺着小厮叫嚷的方向看去,依落不由得心中赞叹“好美!”

  只见酒楼门口站着一个女子,约莫二十来岁,双手环抱胸前,粉红玫瑰色身上衣,下罩烟蓝散花裙,鬓发低垂斜插金步摇,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摄人心魂。女子轻启朱唇,“这位客人,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拈花阁经营正当生意,在郢都也算是有头有脸,你家公子自己身体不好,又怎能怪我这里的酒菜,大家给评评理,是不是?”

  人群中的男人们见如花似玉的老板娘这么说,立刻纷纷迎合着说,“是啊,花老板娘怎么可能下毒。”

  “就是就是,我们天天在这里吃也没有事儿。”

  “对对对。”

依落心中暗笑,这群男人真是如苍蝇一般,不过话又说回来,地上的男子的确并非中毒,大概是在母亲腹中的时候落下的病根,看来这小厮并不是经常跟着他,因为照理说这个王少爷应该不止一次发病了。

毕竟医者父母心,想到这儿依落拨开人群,“我说这位小兄弟,你跟着这个王少爷没有多久吧?”

  小厮一怔,不知道这个相貌平平的姑娘是谁,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依落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王少爷身边,从包裹中掏出自己的针药包,拿出一根银针,迅速准确插入倒地男子的印堂穴,小厮大惊急忙欲扑上前阻拦,结果不知怎的腿一软就跪倒在地。

  依落没有回头但轻轻一笑,她怎会不知道这一路都有人跟着自己,不过既然来人没有恶意且愿意帮自己,应该是祥叔派来的人,所以依落也就随他去了。

  “你家少爷这是宿疾,打娘胎就有,而且看情形不止一次发病,不过你放心,我会救醒他的。”说完依落又拿出一小包蓝色粉末倒入王少爷口中,并捻了捻印堂穴的银针。

  就在这时人群外传来一声,“让开让开,王员外来了。”说话之间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急忙从一方轿子中下来,虽然寒意浓重,但看得出他非常着急,额头沁出许多汗水,王员外体态微微发福,但是面目非常和善,看来也应该是个善人。

  “煜文!煜文!快,王管家,快拿救心丸来!”他奔至王少爷身旁立刻吩咐随后跟来的王管家。依落轻轻抬手,“员外不必着急,我已替少爷施针过穴,加上秘制的药方,稍后少爷就会醒来。”

  “你?你是……”看到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小姑娘这么说,王员外有些许诧异,不过就在这时,王少爷“嗯”了一声缓缓睁开双眼,他看了看周围,“爹?您怎么来了?”

  “煜文,你感觉怎么样?刚刚爹听人说你在拈花阁吃饭,结果就突然昏了过去,就赶紧带着救心丸来。你也是的,怎么出门不带药呢?”王员外看到儿子转醒总算安心。

  “爹,没事,都怪我忘了跟家福说,他刚刚来咱家不久也不知道,还好有爹您给我送来药。”听到王少爷这么说,先前那个小厮顿时愣住,知道自己错怪了拈花阁。

“不是爹给你送的药,是这个小姑娘救了你。”王员外伸手一指,王少爷才发现依落,看着依落小小的年纪,显然他不太确信。依落伸手从他印堂穴上拔下了银针,“不用谢我,举手之劳,不过你要想根治,仍需再施针两次,如果你信得过,明、后两日我在这拈花阁等你,自然会替你根治顽疾。”

王少爷父子互相对望了一眼,这病打从煜文出生就有,访遍名医都没有办法,后来还是一个东临的老御医给了个方子说是可以暂时压制,但是因为是娘胎落下的病根,都说煜文的命不会太长,可是这个小姑娘竟然说可以根治,而且她的的确确救醒了煜文。

  想到这儿王员外立刻对依落说,“姑娘,大恩大德王某必当重谢,既然你有把握医好煜文的病,可否移步跟老夫回府,老夫好设宴款待,也方便医病。”   “不必,明日中午你们再来拈花阁即可。”说完依落头也不回的径直朝拈花阁走来,眼见一场纷争就被这个小丫头如此轻松的解决了,花老板娘自然对依落另眼相看,她迎着依落走了上来,“妹妹,多亏你姐姐才没有被人诬陷,你啊就住在我这里,想住多久住多久,不要钱!”

  依落冲她笑了笑,看得出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而且师傅留下的钱银也没剩多少,加上自己对这个地方并不了解,眼前的女子身为酒楼的老板娘肯定消息灵通,说不定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想要的。

  “那依落就多谢老板娘了。”

  “来来来,阿源,快给妹妹安排上好的厢房,阿财快去叫厨房备菜,烫壶好酒,我要陪妹妹好好喝一杯。”花老板娘热心的张罗着,依落也不跟她客气,在她的安排下随阿源回到厢房先放下东西休息。

  拈花阁总共有3层,一层是酒楼大堂,正对门靠里的位置有一个约三十平米的台子,估计是用来表演用的,所有的桌椅都是上好的梨花木。顺着楼梯向上,二层大概是十来间雅间,都可以看到舞台,再往上三层则是十间上好的厢房,听阿源说有的其中有一间是老板娘的,还有一间天字号的长期被人包下来但是从没见过客人。

  阿源引着依落来到一间厢房外,门侧写着“听风居”三个字,“这位小姐,您就住这儿,老板娘就住您旁边的花语居,离着比较近,这都是我们老板娘吩咐的。您先休息下,小的先告退了,稍后准备好膳食再来请您。”言毕这才恭敬的离开。

  依落推开听风居的门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居然还是个套间,正对门的是一个宽敞的厅,窗户开向街边,可以看到下面的街景,许是怕酒楼内吵,所以没有朝着酒楼内的窗户,关上门倒也还算清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