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13章 重装计划 风花雪月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236 2013-07-28 11:44:26

    依落将包裹放在桌上来到窗前,傍晚的郢都依然灯火通明,不时传来贩卖的吆喝声。这时一直在睡觉的蓝羽突然醒了,“咦?这是在哪儿?”

  依落捏着他的耳朵,“这里是屠宰场,我准备把你卖了,换钱花啊。”

  蓝羽不屑的看了一眼依落,“哟,这个地方还挺富丽堂皇的。”他蹦达几步来到里间,“哇好大的床,好软的被子!我哪儿都不去了,我要在这儿睡觉!”说完跳上去就不再理依落,很快又睡了。

  依落对蓝羽非常无奈,除了睡觉就是睡觉,难怪他一直没办法觉醒,他压根没有为这个事儿伤神过,不过转念又一想,对于一个修炼万年的神兽来说,这点的确似乎不算什么,也就不再跟他纠结。

  “砰砰砰。”门外传来敲门声,是阿源的声音,“小姐,老板娘请您下楼用膳。“

  “来了。”依落开门跟随阿源来到二楼拐角的一间雅间。

  “哟,妹妹来了,快来快来,我备了些酒菜,这天寒地冻的赶紧来吃点暖和暖和。”花老板娘立马热情的拉起依落,依落跟着她一起盘膝坐在桌旁。其实依落一直觉得如果闭上眼不去看,一定会觉得花老板娘的言行举止简直就是个三十岁的半老徐娘,总是一副深谙世事的感觉。但是毕竟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要打理这么大的酒楼倒也确实不易。

  “谢谢老板娘。”

  “哎哟,妹妹你帮我了个那么大的忙,谢什么!还有,不许跟我客气,姐姐我闺名花语,如果你不介意就叫我一声花姐姐。还不知道妹妹叫什么名字啊?”花语一边问一边用刀切了一块肉放在依落面前的碗内。

  “我叫江依落,花姐姐可以叫我依落。”依落拿起筷子加了块肉放在嘴里,咀嚼了几下,不由得皱起眉头。花语没有错过依落的表情,“怎么了?依落妹妹,莫非这菜不合口味?”

  “哦,不是。花姐姐,请问北齐吃肉都是这么煮熟了吃的么?”上次跟澈少爷在驿站吃到还以为是因为偏远没有厨子,怎知这看上去华丽的拈花阁,除了杯盏盘碟光鲜亮丽些之外,肉的口感也是一样的难吃。

  花语听了依落的话明显一愣,“我们这里的确都是这么吃的啊,姐姐这拈花阁可是选用最上等的牛羊肉啊。莫非依落妹妹觉得有何不妥?”

  依落放下筷子看了眼花语,“花姐姐,你介意不介意我说实话?”

  “哟,妹妹瞧你这话说的,你肯说姐姐当然肯听了。”

  “敢问姐姐这拈花阁在郢都的酒楼中口碑如何?”

  “这个嘛,虽然不是第一但是也算得上前三,加上姐姐待客总算不薄,城里的达官贵人也算给几分薄面姐姐。”

  “那姐姐,如果妹妹让你歇业几日重新装修,保证再次开业这拈花阁将在北齐大放异彩你可相信?”依落试探性的问,其实说实话拈花阁好与坏,与依落无关,不过依落想在郢都找个长期落脚的地方,加上如果能够吸引达官贵人,对以后接近夜曦绝说不定也有帮助,所以她想为拈花阁做点什么来赢得花语的心。

  花语也算是阅历丰富,这个小姑娘轻轻松松就治好了王少爷的宿疾,虽然貌不惊人但是透露出的冷静超出常人,加上她带着的那只类似兔子又似狐狸的东西,虽然不能知道什么,但是花语知道那绝对不是简单的宠物。

  想到这儿,花语面上恢复了之前的笑,“妹妹,不是姐姐不相信你,只不过这店真正的主子不是姐姐,等姐姐明儿个问问,如果主子同意,姐姐再跟你商量如何?”

  “好,姐姐快人快语,依落自然没有问题,不过姐姐我还有个条件。”

  “妹妹请说。”

  “重装期间所有的事情必须我说了算,而且我要免费长年包下听风居。”

  “好,如果主子同意重新装修,这些自然没有问题。”

  谈过正事儿二人又闲聊了一阵,无非就是问问身世,鉴于跟花语并不熟,依落就按照之前跟澈少爷所说的搪塞了下,因为旅途劳累,吃完饭依落谢绝了花语带她去走走的邀请,回房沐浴休息去了。

  当晚夜深人静时拈花阁一个黑夜人迅速掠过墙头,朝着城东太子府方向飞奔而去。

  太子府书房内,夜曦绝正在灯下看着书。

  “主子,花语回来了。”屋外祥叔轻声禀报。

  “好,召集风花雪月密室见我。”夜曦绝合上书思索了一阵,过了一会儿才站起身来。他来到书柜前拧开一尊翡翠蟾蜍雕像,书柜缓缓右移,原来这后面竟另有乾坤,夜曦绝闪身沿着地道走入密室。

  当他到达密室的时候,祥叔及风花雪月四人已经等待在此,显然这个密室不止一个入口。风花雪月是夜曦绝手下四大高手,追风、花语、飘雪、逐月。夜曦绝从小就招募自己的心腹,而这四人也跟了他至少十几年,追风是四人当中修为最高的,为人沉稳老道,与祥叔一起负责重要的事物及夜曦绝的安全,花语是夜曦绝安插在拈花阁的密探,负责搜罗情报,飘雪擅长易容除,逐月年龄虽然是四人当中最小的,但头脑灵活时常出其不意的完成任务,这四人对夜曦绝可谓死心塌地,忠心护主。

  见到夜曦绝四人齐刷刷单膝下跪,“参见主子!”

  “起来吧,”夜曦绝端起茶杯呷了一口,“逐月,那个江依落现在何处?”

  见到夜曦绝问自己,逐月忍不住眉飞色舞的讲起依落如何救了一个有宿疾的公子,全然不顾一旁不停给自己使眼色的追风。夜曦绝知道他的性格,也不加阻止而是静静听他说完。

  “花语,这么说她现在人在拈花阁?”夜曦绝看了眼花语,虽然花语平时看上去嬉笑多言,但其实她本身非常的谨言慎行,她人前的模样不过是为了完成任务,了解各方消息罢了。

  “是,主子。”说到这花语不由得顿了下,夜曦绝是何等聪明?又岂会看不出她有话要说。

  “怎么?莫非有什么事儿?”

  “主子,这依落姑娘目前属下是安排在拈香阁了,不过她向属下要求说重新装修拈花阁,并且保证可以超过郢都第一酒楼醉风楼,属下不知此事应该如何处置,特来禀报。”

  “哦?她这么有把握?”

  “是,她吃过拈香阁的饭菜,说难以下咽,所以才提出这个要求,不过她说将来要给她在拈香阁留一间永久免费的房间,并且所有的装修、菜式需要她来做主。”看到主子没有否决的意思,花语试探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