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11章 兄弟情深 澈王心意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147 2013-07-28 11:44:26

    自从收到祥叔的飞鸽传书,夜曦绝就一直心绪难平,要知道整个天穹大陆尚无医者可补神识,此次派祥叔带着澈去也不过是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能找到落英怪医,谁料居然真的修补好了澈破碎十年的神识,莫非这个女子就是落英怪医,可是据传闻怪医是个男子而且算算出道的年龄恐怕已经六十多岁,又岂会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到底是谁?

  正在夜曦绝失神的时候,门口侍卫通报,“禀太子,澈王爷已经回来,现已到太子府外。”听闻此言夜曦绝立刻起身离开书房。

  这个弟弟虽然跟自己是同父异母,但是小时候被人欺负总是有他帮自己,而如今自己位高权重,唯一的心愿就是帮他修补好神识,好让他继续修炼,虽然澈嘴上不说,但是他知道当别人提起这个王爷总是一脸惋惜同情,澈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放下。

  “大哥!我回来了”还没出庭院,夜曦绝就听到澈的声音。看着略有些消瘦的澈,他走上前一把揽住他的肩膀,“回来就好!大哥都听说了,快让大哥看看是不是真的已经好了。”夜曦绝边说边迫不及待集中注意力,感知澈体内的神识。

  果然,不仅没有破损,而且澈的修为明显提升的非常迅速,相信自己手下风花雪月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夜曦绝激动的再次搂住澈,十年了,整整十年,自己的弟弟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夜曦澈知道大哥心疼自己,任由他搂着,过了许久,夜曦绝放开澈说,“走,今晚大哥给你接风洗尘!”正要拉着澈进前厅,侍卫来报,“禀太子,墨王爷听说澈王爷回来,命人通知说今夜希望请太子和澈王爷过府小聚。”

  夜曦澈皱了下眉,自己与二哥感情向来不那么好,看不惯二哥一副算计的样子,如今自己刚刚回来他就接到风声未免太快了吧。

  “告诉他,本太子今夜与澈有事相谈,不见客。”夜曦绝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就拉着澈离开。回到前厅,夜曦绝让人带澈去沐浴更衣,随后召来祥叔大概了解了整个经过。

  “也就是说你们遇到的这个女子没有任何修为,但是擅长医术制毒?而且接近你们没有任何企图?”夜曦绝有点不太相信。

  “禀主子,的确如此,起初属下也以为她刻意接近澈王爷,但是后来发现她根本就不在乎,而且在驿站侍卫说漏了,她应该知道我们的身份不简单,但她也并未说破,后来自己离开了。”祥叔一五一十的向夜曦绝汇报。

  “如果如你所说,修补神识,制毒见血封喉,这个女子可是天穹大陆第一人了,现在她人在何处?”

  “澈王爷本想带她回来,但是属下担心所以稍微阻拦了下,这个女子很聪明知道属下不想她跟着,就自己走了,不过属下已经派逐月跟着她,一来可以保护她,毕竟一个女子没有修为怕是会有危险,二来可以看看她在哪儿落脚,将来说不定可以为主子所用。”

  听了祥叔的话,夜曦绝点了点头,“做得好,祥叔此行也多亏有你照顾澈,你先下去好好休息,至于那个女子稍后我自有安排。”

  夜曦绝听了祥叔的话,又陷入了沉思,这个女子不知是敌是友,如若是友对自己的复仇大计可谓是大有帮助,她能帮澈修补神识,就算不能完全医好自己的怪病,相信也可以确保自己不会在大仇未报前出事。但是如果是敌,或者为敌所用,恐怕就不得不除之。

  “大哥,饿死我了,咱们赶紧用膳吧。”刚刚沐浴完的澈王爷冲进书房,他换了一身月白色的长袍,长发用碧玉簪束起,腰间一块龙纹玉,俨然一个贵公子模样。

  夜曦绝笑着说“澈,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随后就对下人吩咐备膳。兄弟二人盘膝坐在桌前,旁边的双龙青铜炉中炭火十足,整个房间感受不到一丝寒意,夜曦绝也拿出了太子府珍藏很久的陈酿,兄弟俩开怀畅饮。

  酒过三巡,夜曦澈终于按耐不住,“大哥,我想把那个丫头接回澈王府。”

  “哦?听祥叔说那丫头相貌平平,澈,怎么你也开始对小家碧玉感兴趣了么?”夜曦绝意味不明的看着澈。

  “大哥,你想哪儿去了,我是觉得那个丫头一个人怪可怜的,我当她是朋友,而且她帮了我那么大一个忙,有恩于我,其实我知道是大哥不让祥叔带她回来的。”夜曦澈满面通红的辩解,不过一想到那个丫头那张朴素的脸,他突然很想念她。

  “这样吧,大哥先派人观察下,如果确定此人非敌是友,自然会随你心意。毕竟我们还是要行事谨慎。”夜曦绝看到澈急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心情大好。

  “嗯。”夜曦澈毕竟也不是小孩子,还是知道轻重缓急,“大哥,我不在的时候,二哥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太后呢?”

  “他派了人追踪你们,不过还没等紫衣暗卫出手,他们就死在了迷雾森林。而太后那边暂时没什么动静,只是父皇有阵子没有上朝,我去看过一次,御医们也说不出所以然,只是知道他每日精神不振。”夜曦绝想到太后双眸不由得一紧,这个女人迟早有一天自己会让她生不如死。

  夜曦澈看到大哥的眼神,知道他又想起了他母妃的死,这些年大哥从来都放不下,这也是为什么父皇虽然不得不迫于民意和臣子的压力立他为太子,却又疏远他的原因。他拍了拍大哥的肩膀举起酒杯,二人当夜喝到天明。

  自从跟祥叔他们分开,依落就带着蓝羽朝着郢都方向走,日落前终于看到了郢都城南门。依落心想这一路多亏有澈少爷送的贝珠和御寒衣物,不如怕是自己肯定会被冻死的。青灰色的城墙高约三丈有余,朱红色的城楼在夕阳的照射下分外萧杀,城门外十丈宽的护城河水汹涌流淌,将郢都与外界隔离形成天堑,虽然尚是深秋但是看上去却也让人不寒而栗。

  依落抱着蓝羽径直穿过城门,城门旁站着一排士兵,但是并没有阻拦,想是这里的治安尚算不错。其实依落不知道逐月已经提前跟城门外的侍卫打过招呼,不然以依落这种生面孔还带着蓝羽,不被盘查就奇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