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9章 最初心动,抵达驿站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230 2016-05-09 17:40:09

  “丫头,醒醒!”

是谁?谁在叫自己,依落感觉自己在黑暗中寻找了很久,她努力挣扎着睁开双眼,正好对上澈少爷一双妖孽般的双眸。

“远点。”依落无力的说。

“啊?”澈少爷一脸迷茫。

“我是说你离我远点,晃得我眼晕”,依落在澈少爷的搀扶下坐起来,掀起马车的窗帘,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雪山,看来这里应该就是祥叔说的盘龙雪山了。

“我为什么会昏过去?”依落结果澈少爷递过来的水袋,浅浅的抿了一口,这时蓝羽也跳进依落怀里。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么?我们遇到一个修为强大的神秘人,我和祥叔被压制住了,而他跟你说完话就走了,然后你就晕倒了。”澈少爷边说边盯着依落,似乎想从她眼神中看出点什么。

“走了?走了是什么意思?”依落只记得最后那个人好像对自己说他叫苍言,那个人是谁?想到这里依落看了看蓝羽,蓝羽眨眨眼睛,表示完全一无所知。也是,这家伙当时陷入沉睡,怎么可能知道。

“少爷,过了盘龙雪山,预计明日就可以进入北齐边境了。”祥叔回头对马车内的二人说。说实话,祥叔这些年什么都见过,但是自从遇到依落后,很多事情都太难解释,已经飞鸽传书给主子了,看来要加快行程。

依落回了回神,问“这么快就到雪山了?”

“快!哎呀我的小祖宗我们都走了十天了,你这一昏迷就是十天啊,而且看不出任何问题,我们正愁不知道怎么办呢!”澈少爷一脸担心。

“你真的没有感觉有什么不舒服吧?”

依落闭上眼睛感觉似乎没有什么异样,不过隐约中依落总觉得那个叫苍言的家伙还会回来,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不过既然目前没有什么危险,而且已他的本事如果要加害自己,想来也防不胜防,所以干脆不去想了。

“澈少爷,到了北齐之后,离北齐的郢都还有多远?”

“郢都?你要去郢都吗?那跟我们一起吧,刚好我们也是去都城的。到了边境,我们就可以换快马车,然后大约二日就可以到达了。”

依落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澈少爷,修补神识的药丸你可吃完了?感觉如何?”听到依落的问话,马车外的祥叔不由得心绪一动,这十日少爷按时服药,其实及至第四日的时候就已经完全修补好神识,剩下的药丸让少爷修为大增,修为从黄阶直升青阶。不知道主子知道这件事儿,该有多高兴,主子从小就对很多人、事漠不关心,唯有对他好的少爷例外,这次主子深陷修炼险境也坚持要自己陪同少爷寻访落英怪医,如果知道少爷已经好了该有多高兴啊!

“好了好了!全好了!丫头,你真的是仙女下凡啊!”澈少爷一听依落问起,叽叽喳喳的又开始讲个不停。

“哦,你是说脸朝下下凡的仙女吧?”

“啊?”澈少爷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依落忍不住笑着用手指戳了下他的脑袋。

“笨!你不是说我不是美女么?那不是美女的仙女岂不是下凡的时候姿势不对,脸先着地了么?”说完依落自己也笑了。

澈少爷怔怔的看着笑的很开心的依落,脑门上刚刚被依落戳过的地方尚留有余香,是淡淡的药香,他又是一阵失神。依落眼看这个家伙又不知道为什么痴呆了,所幸不再理他,抱着蓝羽靠着靠枕调理气息。

第二天,三人一兽终于走出了雪山,而蓝羽也似乎开始慢慢恢复体力,依落特意给他检查了下,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许是这万年神兽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不正常吧。

出了雪山后依落就抓狂了,本以为雪山后怎么也会有些山明水秀的迹象,谁知雪山后是一片白茫茫的看不到头的雪的世界,“哎,我说,北齐一年四季都是这个样子么?”

“是啊,我们这里很美很干净的,白雪一年四季覆盖,不会有酷热哦,雪天里烫一壶热酒,吃些肉,生活都美好得不得了!”澈少爷激动的眉飞色舞的跟依落解释。依落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鬼天气,要在这里住一辈子还不如杀了她,赶紧找到夜曦绝,帮他调理好修为,自己要尽快回到落英谷,她好怀念落英谷四季如春的环境。

“阿嚏!”依落突然打了个喷嚏,虽然马车里有暖炉可是看到这一望无际的白茫茫的雪地,依落忍不住打从心里寒了起来,澈少爷一看依落似乎感染了伤寒,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匣子,递给她,“来,丫头,把这个放进怀里就不会冷了。”

依落疑惑的接过匣子,打开一看是一颗散发着橙色光的珠子,大概巴掌大小,整个珠子流光溢彩,散发着温热的气息。

“这是什么?”

“丫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个是我大哥为了帮我御寒,特意将修为封印在贝珠内,这一路取暖就靠它了!”澈少爷提起哥哥就一脸得意,依落甚至怀疑他有恋兄情节。

“给我了你怎么办?”依落扬了扬手中的匣子。

“笨蛋,本少爷我自从神识被你修补好之后,修为大增,早就不怕什么寒冷了,这个珠子送你啦!”听闻此话,依落也没跟他客气,而且自己的确很冷,于是从包裹中取出一个小荷包将贝珠装入其中,放进怀里,然后将匣子还给澈少爷。

澈少爷不解的看着她,依落笑了笑,“难道你要我像你一样把一个木盒子放在胸口啊,不嫌憋得慌,真笨!”

听到依落这么说,澈少爷恍然大悟,摸着自己的脑袋尴尬的笑了,依落突然觉得其实他也没有那么矫情,本质上其实还是个孩子,其实依落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而已。

大概走了半日多,他们来到一个雪地中的驿站,这时依落才发现原来这一路其实都是官道,不过因为白雪覆盖无法看到路旁的标记。见到马车驶来驿站的侍卫立马站正,“刘将军,您可回来了!我们立刻给您备马,前日我们收到飞鸽传书,说您预计这两日会回来,我们已经备好了快马。”侍卫没有发现后面还有外人,很激动的跟祥叔汇报着,祥叔使了个眼色示意他。

依落知道祥叔不想自己知道些什么,于是将头别向一边,独自走到驿站门口的一处牌子下站定,心下了然既然这侍卫叫祥叔做将军,想必澈少爷身份定不一般,非富即贵。不过此时依落无心关注他们,看着牌子上刻着的印记出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