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1章 山谷奇遇,依落长成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200 2016-05-09 17:40:08

  清晨,一片清脆的鸟鸣声穿透安静了一夜的山谷,山谷中又充满了生机,黛青色的山峦连绵不绝,远处更高的山顶上覆盖着皑皑的白雪,潺潺的溪水蜿蜒流淌,溪边的草地在初升的阳光下闪着晶莹的露珠,草地上长满奇形怪状的花,鲜红、鹅黄、粉白、深紫、浅蓝,整个山谷宛若人间仙境,媲美世外桃源!

“噗”一张抹得跟花猫似的娃娃脸从树丛中伸出来,乌黑警觉的眼睛四周看了下确认没有危险后轻盈的跳出小树丛,拍了拍手上的泥土,整了整腰间磨得锋利的牛腿骨,然后双手背后,信步朝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

约莫走到中午,小娃娃终于忍不住停下来休息,心中不禁埋怨这五岁孩童的身子,真是太没用了。在小河边仔细的洗了洗脸,看得出这小娃娃极其不喜欢污浊,但谁让这山谷里一到晚上就危机四伏,总要隐藏好自己睡在树顶呢!

“哈哈哈哈哈”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苍老笑声由远及近,只见一个白影从小河对岸迅速掠过,飞身落在小娃娃身后。小娃娃心知不好,这荒无人烟的山谷突然来人,不知是敌是友,定了定神慢慢的转过身来,手心已然悄悄握住腰间别着的牛腿骨。

“咦?你这小娃娃,可知擅闯我的落英谷可是要被我拿来炼药的!”

小娃娃仔细看了看来人,此人看面相年纪将近六十,但不知何故发须却已洁白胜雪,目光如炬,声如洪钟,小娃娃也算是阅人无数,又岂会看不出这老头其实没有恶意。

“我还以为你要吃了我呢,原来只是炼药啊!”小娃娃瓮声瓮气的说。

老头心中暗暗赞许,这个孩子真不错,要知道这落英谷白天看来虽然很美,但夜晚猛兽妖邪时常出没,就算是稍有修为的成人都不一定能活下来,看这娃娃一身污浊邋遢想是在这里带了不少日子,关键是一个孩童居然如此有头脑,处变不惊,看来自己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想到这老头不由得仔细打量这小娃娃,这一看不要紧,老头更是心中赞许!原来是个女娃娃,冰雕玉琢的小脸洗净之后白里透红,乌黑的眼睛带着点随意、戏谑,手里玩弄着一个尖锐的牛骨,相信倘若这个女娃娃将来长大,必然也是倾国倾城之貌。不过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小小的女娃,给人的感觉就好似三、四十岁般透着精明老到,而且还有点危险的感觉。

想到这老头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喂,女娃娃,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

“依落,我叫江依落!至于我为什么在这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这里!”

“好!果然有个性,你就是老头我的关门弟子了,你可以愿意?”

听闻此话,依落乖巧的单膝跪地,没有一丝犹豫,“拜见师傅!”

“哈哈哈!我落英怪医后继有人啦!”牵起依落的手,怪医带着她飞过小河,如来时一样,很快就消失在山谷深处。

“喂,老头,起床吃饭了。”

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女将大盘子放在院子中央的石桌上,朝小木屋喊了一声,然后坐下揭开盖子,一股浓郁的桂花的香味,和着酒香立刻弥漫的满院子都是,少女心中默数:一、二……

果然三还没数完,老头立刻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哎呀,丫头,你这桂花酒酿鸡真的是越来越好吃了,老头我可就指着这个过活了!”话音刚落,老头就要伸手拿鸡腿,少女啪一筷子敲在老头手上。

“不行!洗手,亏你还是个医者,不懂得病从口入啊!”

老头嘀嘀咕咕颇为无奈的抽回手,一步三回头极不情愿的去洗手。

这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十年前流落在落英谷的依落。她此刻静静的坐在院子里,这个落英小筑是师傅落英怪医自己造的,听师傅说他在这里已经待了二十多年,很少出去,至于为什么他从来只字未提,而依落也懒得去问。

自从十年前偶遇师傅,他经常说要教依落修炼,她却不肯,她只想做个平凡的普通人;老头拗不过她,就每天抓着依落学医制毒,好在她对各种草药医术都比较感兴趣,进步神速十岁时就超过了落英怪医,有事儿没事儿还会拿落英怪医来试药。至于学制毒则纯粹是为了防身,虽然这山谷猛兽妖邪很多,但是落英小筑附近因为依落洒下的药粉,从来没有脏物敢轻易涉足。

十年的时间过的很快,尤其是对依落而言,再世为人就莫名奇妙的来到这个荒无人烟的山谷,而且还成了一个小孩子,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有大把的时间让依落修复内心的伤。

“丫头,我来啦来啦!”老头大喊着冲出来,生怕依落趁自己洗手的时候偷吃,冲到桌边毫不客气的抓起一只鸡腿,刚准备放入口中,却停了下来看着依落。

“丫头你真的不吃啊?”

依落笑着摇了摇头,于是老头放心的大口开始啃着鸡腿,边吃变含混不清的说着好吃。看着师傅吃的像个孩子,依落颇为无奈,轻轻的将桌上的碗往前推了推“喏,这还有酒。”

一听到的酒,老头双眼放光,可低头一看就瘪了瘪嘴,这蓝色的是什么玩意儿?闻闻的确有酒味,可是哪儿有酒是蓝色的,老头连忙摇头“不要,不要,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你是不是又在里面放了毒?我可不要上当了,上次你放了点日夜绵,差点没害死老头我。”

“喂,你真的不喝,这里可没有毒药哦,而且反正你百毒不侵,再说上次只是不小心掉进酒里的,你也不过就多睡了几天而已。”依落端起碗,轻轻的晃了晃然后抿了一口,闭上眼睛很陶醉的样子,也不在理他。

老头看了看,觉得好似没有危险,立刻抢过碗来,大口喝了一口,这酒味道很浅,初入口就跟搀着烈酒的水一样,可是一入喉咙,味道突然绽放开来,浓郁的酒味混合着薄荷的味道,沁凉中不失绵厚的酒香,咽下去的瞬间苦涩、辛辣、清甜……五味混杂,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许久,老头抬起头来,默默的看着闭眼小憩的依落。其实这个徒弟其实他从来都不知道来自哪儿,是什么人,但是性格很合老头的意,不曲意逢迎,不拐弯抹角,善良却又爱憎分明。

“丫头,这酒叫什么?”

“无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