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异世医女

第10章 难以下咽,分道扬镳

异世医女 浮香粉末 2129 2016-05-09 17:40:10

  澈少爷走了过来,“丫头,你看什么呢?一会要继续赶路了,进去休息会吧。”

依落盯着冰蓝色的火焰印记,回头问到,“这个是什么?”

“哦,这个啊,是我们北齐的徽记,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徽记,北齐的是冰焰。走吧,去喝杯热茶顺便我让他们给你备了厚衣服,你这身估计还没去到郢都,就冻死了。”澈少爷示意依落跟他一起进入驿站。

这个驿站并不大,除了进门的前厅只有两间供休息的客房和一个侍卫们平时休息的大房间,依落跟着澈少爷他们进去,侍卫已经准备好热酒、牛肉和热茶。

“丫头,你去换身厚点的衣物吧。”澈少爷异常温柔的对依落说,侍卫们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从来没听说阅女无数的澈少爷会对一个相貌平平的丫头如此温柔。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侍卫颇有眼色的对依落说,“小姐这边请。”依落跟着侍卫来到左边一间厢房门口,侍卫恭敬的请依落进去后关门退出。依落打量着这间厢房,许是很少有人来,房间有股久未住人的味道,但是还是很干净。依落看到桌上放着一套女装,浅粉色的上好锦缎,紫色蝴蝶盘扣,大概比划了下大小,看来这套衣服是有人特意给自己准备的,依落也不客气转身走到床边换上,及至镜前依落转身看了看,镜子里的小人儿看起来非常的瘦弱,一张朴素的不能再朴素的脸,唯独眼睛闪闪发亮,依落显然很满意这件衣服。

回到前厅,澈少爷一看到依落,惊讶的说,“丫头,果然人靠衣装啊,这么一打扮你居然都变成了一个北齐小美女了!”依落没有理会他,反正也习惯了他的调侃,盘腿坐在桌前的另一个空位上,这里的桌子很矮,每个桌子旁边有一个垫子,依落按照祥叔的样子坐了下来。

“丫头,吃点东西吧,一会我们还要接着赶路。”祥叔难得和蔼的对依落说话,其实也是因为这一路如果没有依落,他们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加上依落修补好了少爷的神识,无论如何祥叔都是很尊敬这个小姑娘,看到她孤身一人就更加怜惜。

“谢谢祥叔。”依落端起侍卫为自己准备的热茶,捧在手中暖了暖手,随后用筷子加起一块牛肉放入口中,吃到嘴里顿时就失望了,真的难吃,又腥又硬,好好的一块牛肉怎么就给煮成了这个样子,淡而无味真是浪费食材啊,看了眼澈少爷和祥叔,居然吃的津津有味。不过想到可能这边陲之地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厨子,加上侍卫们也是特意款待,依落也没有很矫情,吃了几块补充体力。至于蓝羽刚一进驿站就找了个暖和的地方自己睡着了,想来他应该也不会喜欢吃,依落就没有叫他。

休整完毕后,他们继续驾着侍卫刚刚换过马的车继续赶路。

谁也没有发现,他们走后不久,一个侍卫打扮的人悄悄走到驿站外放飞了一只信鸽,看着他们的背影冷笑了一下。

途中他们有经过几次驿站,换过马车,第三日中午时分,依落突然感受到前方有一波人朝他们的方向走来,这群人的修为虽然不及祥叔,但是也不算弱。依落看了眼祥叔,他眯起双眼看了看远处的旗帜,看祥叔完全不担心,想来他们是认识的。

澈少爷显然也发现了,他兴奋的问祥叔,“是大哥派人来接我们了么?”

祥叔点了点头,然后赶着马车,径直向来人走去。及至眼前,依落看到这群人都一身暗紫色劲装打扮,年龄大约都在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基本上每个都面容端正。为首的一人见到祥叔立刻抱拳行了一礼,“祥叔,我们奉命前来迎接。”

祥叔将他带到一旁似乎说着什么,澈少爷则兴奋的跟依落说,“等下我们回到郢都,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依落笑而不语的看着他。

不一会祥叔和为首的青年侍卫走了过来,“少爷,您先和追风一起回去吧,主子正在等您。依落丫头稍后我会安顿。”

“丫头不可以和我们一起走么?”澈少爷眉毛皱了起来。

看出了澈少爷的不满,祥叔耐心的解释到,“主子急着见您,稍后我会安顿好依落丫头的。”依落看出祥叔并不想自己跟澈少爷一起,于是笑着说,“我跟着你去干嘛啊?我还有自己的事情呢。”澈少爷见依落这么说,只得同意并再三叮嘱祥叔安顿好依落后要告诉他,“丫头,我还要带你去吃好吃的呢,记得哦!”

依落冲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快走,待澈少爷离开后,依落转身对祥叔说“祥叔,您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么?”

祥叔为难的看着依落,“丫头,你替我们家少爷修补神识,我们非常感激,也知道自会报答,但是少爷为人单纯,我们担心他会受到伤害……”

“祥叔,你放心,我帮他不过是因为你们带我来到北齐,这些报酬足以。我对他也没什么心思念头,你大可不必如此。前面不远就是郢都,依落可以自己前往,感谢一路照顾。”依落转身从车上拿下包裹,抱起蓝羽头也不回的离开。其实她并没有生气,只是既然人家显然不欢迎自己,又何必要多事。本想借助他们找到夜曦绝,不过如果人家都不方便自己又何必要跟着,何况她相信自己还是有的是办法可以找到夜曦绝的。

看着依落渐行渐远,祥叔叹了口气,主子交代过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过这丫头不知道还有多少让人惊叹的本领,也不能就此断了联系。他吩咐旁边的一个华服侍卫,“逐月,你跟着她,暗中保护,如有需要可以出手,看她在哪儿落脚,千万不要跟丢了。”

“属下遵命!”逐月立刻飞身跟上依落,祥叔驾车追赶澈少爷他们去了。

太子府内,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倚坐在书桌前,此人一身紫色蟒袍,脸庞如刀切一般线条棱角分明,在古铜色皮肤的映衬下俊朗非凡,双眸不带一丝温度,仿佛看不到底的深渊,一身的王者之气。不是别人,此人正是北齐太子夜曦绝。他手中把玩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遇神秘女子神识已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