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云烟王妃

商君2

云烟王妃 清溪云林 2054 2012-10-08 18:00:50

  回至宇清殿,见云烟正倚在窗前发呆,眼神迷惘,不知落于窗外萧爽的秋梧桐,亦或是澄净的天空。红箐将花囊注满了水,错错落落的插了满满一花囊,边插着,边将在林子里遇到菊晶讲了出来:“小姐,她有意的,这件事恐怕不会这么就完了。”

“无妨,该来的总归要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云烟不以为意。才两天而已,就按捺不住了?

话音未落,便有太监回禀:“王爷驾到!”云烟听了,刚刚起身,轩王已偕同商君走了进来。

经了洞房一次,轩王对云烟鬼一样的相貌似乎已免疫了,视而不见的,坐了下来。商君亦轻坐于一旁。

云烟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许久,不见轩王出声。正不耐烦时,慢悠悠品着茶的轩王方吩咐,“起吧。”说罢只端着茶盏,头也不抬,淡淡的语气不带一丝波动情绪,“烟妃可还住得惯?”

“回王爷,住得惯。”云烟亦同样简淡。

“可要回萧府?”

“听凭王爷吩咐。”

正然说着,菊晶突然闯了进来,“小姐——”,一展眼,见了轩王在,便有些怯怯的,欲言又止。

轩王看了一眼,“何事?”

“奴婢一早起便在梧桐林收采晨露,不想刚刚失手打碎了盛珠的壶子,”菊晶急急道:“小姐每日必得新鲜晨露煎药,不可中断,是以特来回禀。。。。。。请罪。”

“怎么这么不小心?”话似训责,但轩王语气淡淡,并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奴婢原是加着小心的,不想这位姑娘忽然走来,”菊晶看了一眼红箐,“一惊之下,失手打破了。”

“是么?”轩王不置可否。

云烟示意,“红箐,你说!”

“回小姐,奴婢同竹玉采花回来,至梧桐林,正走着,不想突然飞来一瓷壶,奴婢闪身躲过,那壶碰到奴婢身后树上。摔碎了。”

“那可是君妃娘娘收采露珠来煎药用的水壶!”云烟加重了语气。

红箐忙跪下,“奴婢知罪。只是奴婢若不躲,定会被砸的头破血流——那只壶直向着奴婢头飞过来的——伤了奴婢事小,恐怕要沾脏了那壶的。况且,来势甚急,真砸晕了奴婢再掉到地上,定会摔碎。奴婢身后不远处是一大片草地,奴婢想着若落在草地上,或许无事,不想正砸在了树干上——都是奴婢的错,请小姐降罪。”

轩王看着主仆俩一唱一和,主子规规矩矩义正词严,虽不无讽刺却也挑不出毛病来。要么真的是中规中矩,要么吗——?任怎么看着也不像个规规矩矩的。丫头可真是伶俐的太过了。有其主必有其仆,调教的也算还好。“既然知罪,从轻发落,”轩王带着惯有的冷淡语气,“来人,拉下去,责八十板子。”

“慢着!”云烟忙止劝,“王爷,错自然在红箐,也该责罚,只是,今日是臣妾三朝回门之日,为取圆满祥和,红箐、竹玉两个陪嫁丫头自该陪着臣妾的。王爷责打了她,若传出去,恐怕于君妃娘娘名声有损,不知情的,不说是红箐犯错该罚,倒像是君妃娘娘有意的跟臣妾过不去一般。”

轩王冷笑:“烟妃似乎多虑了。”传出去,传到皇上耳里,休了商君?

“臣妾只是就事论事,未作他想,”云烟的语意如一无波寒潭,平静而又冷冽:“臣妾知王爷与君妃情深意笃,若非圣意,本不会来打扰两位。只是,没办法,既然来了,少不得要招人厌烦。不过,王爷但请放心,虽是圣意难违,但臣妾绝无意王妃一位。也自知容颜丑陋,不堪侍奉王爷,臣妾父亲当日也说得明白,王爷随时可一纸休书,休了臣妾,臣妾毫无怨言。”

轩王淡淡一笑,“烟妃到坦白?”

云烟扫了一眼一袭白裳,素净清丽的商君,亦微笑:“实话而已。臣妾真心祝愿王爷、君妃百年好合、情比金坚。臣妾不过是个局外人,绝不会去冒犯君妃。”

“不冒犯?今日是三朝回门?”轩王语气轻淡。

“臣妾无须回萧府,王爷尽可陪着君妃娘娘。”云烟平静道,“成婚之日是迫不得已,此后,王爷待我与别两位侧妃一般就好。”

“如此说来,这宇清殿烟妃大概也不想住了!”

“是。高堂大殿,臣妾倒住不惯。王爷随便吩咐个院落给臣妾即可。”

轩王扫过云烟平静无澜的面庞,转首问商君,“君儿今日药中断可有妨碍?”

商君面无表情,“无妨。王爷不必责罚那丫头了。”

轩王再一打量云烟,似乎有意探寻,但终带了不耐烦的神色,“悠然居甚是幽静闲适,与烟妃住倒相宜,明日便搬去吧!”说了,携了商君出去。

“是。谢王爷。”云烟敛首轻拜。

眼见轩王去得无影,红箐方长吁了口气,轻拂了胸口,“倒真吓了我一跳!张口就是八十大板!”

“小姐,你说得倒明白!”竹玉端了茶来。

云烟接过茶,喝了口,“不明白不行!也是实话,我们与他们两个不相干,过几日安静日子,等着休书而已。”

“但愿!——怕是难呦!”红箐叹气。

竹玉微蹙眉,“小姐你注意到没有,君妃见了你的模样,一点儿诧异全无!”

“是,她对我的妆貌,似乎了然。”

“可懂得这种易容术的,世上统共没几个人?她会懂?”红箐略带疑问。

“是没几个。她也许就是这几个中之一。”云烟轻言,“说起来,我还有两位师叔师伯呢?”

“那以后就麻烦了”,红箐撇嘴,“她若真是师祖传人,以后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防不胜防。她在轩王眼里,位置可不一般。”

“是不一般。只要我们与她起了冲突,错都在我们。轩王为主,倒霉的都是我们。”经今天一事。竹玉也看得明明白白。

“没必要去招惹。但也不要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云烟冷漠道,“经了刚刚一番,商君未必再找我们麻烦。与我们过不去,毕竟与她也没什么好处。只是,人心难测,当心些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