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云烟王妃

无忧2

云烟王妃 清溪云林 2405 2012-10-02 11:32:07

  “好啊!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你和姐慢慢聊。”说完,亭之居然真的站了起来,同云飞走向院外。出了院门,远远立于茎叶茂密的常青藤下,隐身遥望。亭内云烟、上官行二人只是静静地各吃各的,并不搭话。

沉默了一会儿,云飞轻声道:“姐同行大哥,应该早就相识。若只是姐每年探亲时相处的那几日,应该不会熟识到如此。或许,在外,他们是同在一处的?”

“看来是。即使不在一处,也一定有着很深的关系。这样也好,彼此互相有个照应。”亭之若有所思:“只是,看他们这个情形,倒真是像姐说的,只是朋友。有些可惜,两个人很般配的!”

“强求不得,顺其自然吧。只是奇怪,他们到底身在何处,这样神秘,守口如瓶。姐和行大哥的功夫,定远在我们之上。我暗中试探过,连着红箐、竹玉两个小丫头,比我们也差不了多少。可见他们背后势力的强大。”

“是够强大。”亭之冷笑,“到了那种地方,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们都有耳闻的,只要出得起银子,绝情医谷可是救人杀人都做的。一年前,医谷四大杀手血洗峰林山庄。一夜之间,山庄上下几百口人死于非命,连孩子都不放过,赫赫有名的天下第二庄从此从江湖上消失,有几人不知?无忧公子,无情公子,黑白双姝,还真不知是何方神圣呢!”

“姐——应该不会的,”云飞略有隐忧。虽说着不会,语气却并不肯定。黑姝?白姝?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会不会?我们只是不愿面对罢了。”

停了一会儿,二人走开。

听着二人走远,云烟方问道:“师傅有吩咐?”

“没有。”

“何时做了轩王侍卫?”

“一年前。”上官行漫不经心地答着,似在想着什么。

云烟再不说话,只看着他。

半晌,上官行方回过神来,迎着云烟略带探询的目光,微微一愣,旋即笑了:“一年前,有刺客刺杀轩王,我大哥替轩王挡了一掌,虽不太严重,也得慢慢调养些日子,我便顶替大哥做了轩王贴身侍卫。”

“轩王常被刺杀?”云烟想起昨日枫林一幕。

“我只知道这一次,还有昨日枫林的行刺。倒还多亏你解了围。”

“你们怎么在那里?查出是何人指使的?”

“轩王去会一位故人。何人指使?无非是夺皇位的几个皇子,不是这个就是那个!”

“皇上不过问?”

“皇上作壁上观。更何况,他最宠爱的两个儿子本事大得很,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被人取了性命。”

当今皇上,共十一位皇子。大皇子漠瑾为中宫皇后所出,十岁时即被立为太子。五皇子漠尘、七皇子漠轩最得皇上宠爱,被封为辰王、轩王。是十多位皇子中,仅仅两位被封为王的皇子。皇上虽未露出废太子,令其取而代之的意思,但对这两个皇子的宠爱程度,远远超过了太子。因此,二人明着虽得奉承巴结无数,暗里,也成了众矢之的。

然而,既然是深为宠爱,对其安危又不甚上心,这确是有点让人费解。云烟想着,“师傅命你去的轩王府?”若无师傅吩咐,上官行想必也到不了轩王身边。

“是,师傅严令,宁可我丢了性命,也要护凌漠轩周全。”上官行仿佛说着旁人的事情,与他无关一样。

“哦?”云烟意外,舍命居然仅仅是护他周全。舍的,可是上官行的命呢!

亲耳听到这句话由一手带大自己的师傅口中道出,即便通脱如上官行,大概也难无所谓吧?现下他倒是一脸的平淡,显不出任何情绪。

看出了云烟脸上露着的一丝关切,上官行笑了笑:“没什么。不过是博命,哪里都一样。”

云烟哑然。没错,身份是杀手,即使在医谷,也是杀人为业。也许因着傲人的功夫、手段,胜算多些大些,但终不是没有对手的,不定哪次,就命归黄泉了。

如普通人一般平和安定地活着,于他们是想也不要想了。

也许,这就是他们的命吧。因着一次死里逃生,换来的却是终生的任人摆布、不由自主的命运。只是,如此,存在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云烟默想着,难掩伤感。

见云烟如此,上官行眼底掠过一丝怜惜之意,稍纵即逝。遂轻摇折扇,笑向云烟:“怎么如此多愁善感?若被亭之看见,说不定以为是我欺负了你!”

云烟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头转向别处。

上官行却凑了上来,笑意不减:“云烟,不如,真的嫁给我如何?

云烟回过头,看他一脸的玩笑之意,不过眼眸深处,似有着一丝认真。便也旋即回他一脸的笑:“怎么想到要娶我?”

看着云烟虽是灿烂但却明显不怀好意的笑脸,上官行不由将前倾的身子往后一退,悻悻道:“从来好心没好报。嫁了我有什么不好?夫君如我这般摸样,看着也还算顺眼吧?”

“喔?”云烟挑了挑眉,故意认真地看着他。

“若不顺眼,我可以保证,婚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等哪一日你遇到了心仪之人,我会即时休书一封,还你自由之身。”上官行慨然许诺。

“你有这般好心?”

“当然!不过,为公平起见,我自然也不必对你守什么忠贞,你找你的我遇我的。我们各不相干。”几句话说得一本正经,一副就事论事的模样。

“这个主意听起来倒不错!你还有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云烟不动声色。

“有啊!你也可以嫁给无情。婚后,如果你不情愿,相信他也会同你井水不犯河水。然后,等你哪一日遇到了心仪。。。。。。”上官行神态安然地说着。

云烟闭上眼睛,不再答理他,脑子却飞速转着。上官行不会平白无故地如此说。惟一的可能就是——这次师傅允许自己在家久住,并未派任何任务,上官行急着让自己出嫁,嫁他或是无情,那么惟一的可能就是,师傅作主把自己许给了别人,一个并不合适,自己却不得不嫁的人。这个人是谁?上官行显然详知此人,深知不妥,所以才出此下策。

只是,不妥,又能如何?反抗,有用?

半晌,云烟睁开眼,看向上官行,神色认真:“大师兄。。。。。。,你没忘了吧?”

师傅最为疼顾的大师兄无炎,五年前,因违反师命,从医谷消失,至今不知生死。

上官行不由神色黯然:“我们可以去求师傅,师傅未必一定不答应。”

“你也知道,师师傅不会答应!到时,不过多了一个凭空消失的我,你,或者是无情。即使我们我所谓,上官叔叔、婶子,你大哥妹妹,你不在意?我爹娘,二叔二婶,云飞、亭之,我也不管了?两府的大大小小,多少条人命?”

“你想太多了,师傅未必那么狠。”上官行轻叹。

“是未必,我也不得不防,”云烟一顿,“既然是师傅安排,反抗不得,我也只好听从了。左不过,是搭上我一条命而已,也没什么好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