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云烟王妃

第1章 解救

云烟王妃 清溪云林 1893 2013-08-03 04:44:18

  天启承元二十四年。

落叶萧萧,西风乍凉。

京都北郊清朗的秋晨中,三匹坐骑自十里长亭旁的驿道上远远的绝尘而来,顷刻便到了眼前。一行三人,看样子均不过十五六岁年纪,一主二仆的打扮,中间的青年公子,头戴月白公子巾,上嵌一浅莹莹淡粉美玉,身着月白衣衫,脚下薄底白缎靴。坐骑雪骢马一色纯白,似一团雪玉。整个人神情清冷,眉目泠然,潇洒出尘犹如闲云野鹤。身边两个小童,一个一色银红、一个一袭浅绿衣衫,面容也甚是伶俐清秀。

三人来至亭前带住马,抬头仰望。亭子雕漆镌镂,四檐高啄,十分宽敞,虽有些破旧,仍不失其古香古色。亭额上“古亭”两个苍劲古朴的大字赫然入目。

望了许久,公子不自觉苦笑一下:“终于回家了。这次可在家久住。”

“是哟,长亭别离苦,几人知?我们可是来来回回的每年历一次呢!不过好在这次再不用了。不知怎么,看见这古亭,就犹如见了家一般呢……家就在不远了。”银红的僮仆嬉笑着接言,欢快、脆脆的声音充满了活力。

“真的呢,公子。”浅绿的小童亦跟着笑,“看这里似乎就能看到家一样……”正欲往下说,一阵“叮铛”的兵刃相接声自远处传了来。声音不大,三人凝神静听,隐隐约约的若有若无。

驿道旁疏疏朗朗的遍植杨柳,间杂桃杏,再往前是无边的枫林,一直延伸到林木茂密峰峦叠翠的远山脚下,那声音,便是从山脚下的枫林深处传来的。

“是打斗声,公子?”

离家这么近了,实在不想惹麻烦。公子略一沉吟,不过,既遇上了,“去看看……”

三人带马循声行去。

枫林深处,一片开阔地带,正打得昏天暗地,血溅草丛,尸横遍野。一方百余众的黑衣人,看得出,个个是一等一的高手,杀红了眼,疯狂地攻击被困于中心的三人。而那三人则成三角方位站势,互相照应,避免了腹背受敌,在众多黑衣杀手的凌厉功势下,运剑如飞,竟也丝毫不见逊色,只是,想要冲出这包围圈,却也并非易事。

远远立于一丛茂密的树林后,白衣公子随意扫示着眼前的激战,当视线落在包围圈内身着一袭青衫的青年男子身上时,微微一愣,是那再熟悉不过的风神俊逸,形态自如的身影。此时却神情严肃,眉头微蹙。不由得笑了,“严肃。于他倒真是难得一见?”看来,今天这个忙,是帮定了。

两个仆僮亦诧异,轻叫道:“公子,是无忧公子?”

公子点点头,吩咐:“红箐、竹玉,同骑一马!”说着已驾马飞了出去,边取出一小撮亮闪闪红珊瑚似的小珠子,手指捻动,朝打斗上方四散飞去,两两相撞,一片红雾带着一股奇香,顿时弥漫开来。打斗霎时停止。

十几名黑衣人先后倒了下去。余下的,皆如木雕泥塑一般,屏息闭气,一动不动。

马匹急弛,奔向被围三人,“上马!”青衫男子一见,想也不想,即刻飞落于公子身后。另外两位,却略有一丝犹疑:此香吸入即倒,若提气纵身,势必吸入。对方尚不知是敌是友,若万一是敌,就惟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公子速一打量他二人:两个男子均不过二十岁样子,看似一主一仆,主子虽是面如冠玉,墨瞳幽深,容貌俊逸清朗无双,但那冷傲中透出几分邪气的神情,足以拒人于千里之外。护从也甚清俊,一幅耿耿赤胆忠心都写在面上。

看罢,亦只冷冷一句:“上马!”这种危险地方,多呆一秒就多一分的凶险,自己可不想为了毫不相干的人白白丧命。

那男子扫了眼公子身后的青衫男子,又看向公子,若有所思,即提身上马。护从紧随其后。

马蹄如飞。黑衣人眼睁睁的看着,一行六人,片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几人过林穿坡,飞奔了好一会儿,公子方带住马,头也不回,朝身后道:“下马!”

那三人已是摇摇晃晃,勉强支持,头上沁出细密汗珠。青衫男子一抱拳,笑道:“多谢公子相助,可否赐给解药?”不用看,也知此时他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面无表情的拿出解药,丢了过去。三人服下。

“下马!”

“这位仁兄,你救人救到底,此处离上京还有二三里,解药虽服下,却还全身麻木,若敌人追来,实难应付。可否再捎一程?到了京城,必有重谢!”

全身麻木?实难应付?他会不知因何发麻,能否应付?此时提起轻功,片刻就进了城了。看他笑得一脸真诚,落落无害……真是无语。这个人,还真是天生的不知忧愁为何物。早知如此,刚刚就不该急着出手相救,等着看他的好戏好了!

“下马!静坐调息片刻,即可恢复。”

“仁兄,片刻功夫,敌人就有可能追到,我三人行动不便,届时必死无疑。能否劳烦仁兄守护片时?在下感激不尽!”

“你们的死活,于我何干!”声音冷漠回答。

“仁……”

公子马鞭扬起,一个大大的弧度,鞭尖朝下,向身后扫去。“哎……”青衫男子身子一歪,掉到地上。

公子头也不回,打马前行。两个小童也跟了上去。

另两名男子默不作声,在旁静观,见如此,也慢慢下马,盘膝静坐,调理气息。那匹马嘶叫一声,寻主人而去。

青衫男子爬了起来,若无其事,一如两人,盘膝静坐,调……理……气……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